這裡是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 在台灣的網站。

歡迎大家也去到 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這是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前身為工人國際委員會)的新網站。這裡會提供關於全世界議題的定期而優質的社會主義分析、新聞及評論,以及報導ISA在全球的成員組織的行動。

在新網頁發佈的同時,我們亦宣布在我們於2020年1月27 日至2月2日舉行的第十二次世界黨大會中所決議採納的新名字「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

在國際各地,2019年是充滿抗爭與動盪的一年,數以百萬計的群眾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而鬥爭。對於日益惡化的全球資本主義,基層民眾都在尋找一個替代方案。我們有自信地相信失敗的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就是社會主義。

數以百萬計的青年人為氣候正義而上街。法國爆發了自1968年革命以來最長的運輸業罷工,藉此反對退休金改惡。在整個拉丁美洲,總罷工和大型群眾示威迫使政府退讓, 撤回削減公共開支及緊縮樽節政策。而香港青年和工人的英勇抗爭正動搖著中國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北非和中東的工人在短短幾個月間就推翻了獨裁者。女性繼續抗爭反對性別壓迫及暴力,並且也站在許多鬥爭的最前線。

群眾的反抗在玻利維亞、伊朗、香港及智利等地遭到殘暴鎮壓,獨裁者、統治菁英無所不用其極來維持資本主義制度。不過最近抗爭的一個特點,就是抗爭者的堅決程度,抗爭運動可以持續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並且面對殘暴鎮壓依然不屈不撓。

2019年對工人國際委員會來說,經歷了一場激烈的辯論後一批少數派離去。政治上,他們是代表了過去一段時間無視「新興」群眾運動及其他馬克思主義重要議題(如氣候、環保、女性運動、反種族主義)的一股保守趨勢。縱使他們號稱要將重點擺在工人及工會運動,他們實際上也脫離了這些運動。

相對地,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大部分的成員及支部成功地以國際社會主義的綱領介入在上述的鬥爭運動。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在去年9月20至27日的全球氣候罷課運動中,我們在25個國家發起了聯合行動,連結起數以萬計的青年人和工人。

現在活躍於超過30個國家的工人國際委員會多數成員決定更名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ISA是一個革命馬克思主義的國際組織,並會為將來諸多鬥爭進行組織及準備。我們在2019年已經獲得歷史性的豐碩成果。

社會主義崛起

在美國西雅圖,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打敗了全世界最有錢的富豪貝索斯(Jeff Bezos)。我們的市議員——薩旺特(Kshama Sawant)在15美元時薪最低工資運動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並是第一個實現這個訴求的北美主要城市。15美元運動正蔓延到整個北美大陸。在2019年11月的市議會選舉中,大財團花了450萬美元企圖趕走薩旺特,最後他們失敗了。一個透過做家訪和在街頭與民眾討論的大型草根運動勝利了。這個選舉的勝利基礎——就是建立在薩旺特過去為基層工人與租屋族權利戰鬥的紀錄之上。

薩旺特的勝利是美國不斷增長的社會主義浪潮的一部份。青年人認為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加正面。在英國,青年人壓倒性地投票給科爾賓和他的反緊縮政策。桑德斯的支持度也在不斷增長,他那句:「億萬富翁不應該存在」深深地觸動有錢人心中的恐懼。

工人階級為了改變世界一次又一次地鬥爭。雖然曾贏得不少社會改革,但資本家仍然控制地球。在眾多的革命運動中,除了俄國十月革命外,其他都最終失敗或者只贏得部份勝利。其中的區別就是在於是否有一個馬克思主義革命政黨,像俄國的布爾什維克一樣,需要在策略、政治及組織方面都是國際主義的。

1917的俄國十月革命曾是全世界的希望之火,女性、性小眾和所有被壓迫的民族都贏得了平權。其他成果還包括全面的民主權利、工人民主控制社會、縮短工時、公共醫療、房屋及教育。可惜後來因為歐洲革命的失敗令到俄國革命被孤立,最終導致史達林主義獨裁的登台。

我們矢志要建立一股新的社會主義革命力量,幫助工人階級推翻資本主義。今天世界的革命,結合現代科技與通訊,再加上受到教育的工人階級,以史為鑒,將能防止史達林主義的覆轍。全面民主控制的國際計劃經濟將能實現所有人權和平等,滿足所有人的需要,並同時保護地球。

新時代,新名號

我們意識到那些已經退黨的前少數派成員,僭稱了工人國際委員會的名字,然而我們強調這個過去被稱之爲工人國際委員會的組織,現在已經在世界黨大會依照黨章的全部程序,更名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Alternative。

我們在全世界都經歷了許多鬥爭,以爭取更好的工資、反抗種族主義、捍衛民主權利以及抵抗緊縮政策。我們以我們過去鬥爭的歷史紀錄為傲:迫使柴契爾下台的英國反人頭稅運動、1992年比利時4萬人參與的YRE反種族主義遊行、我們於2018年愛爾蘭墮胎權運動勝利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等等。

我們是一個嶄新、成長中的國際組織。我們繼往開來,新的名字反映了我們會堅定而果敢地在青年人、女性及工人中工作,為實現社會主義的未來世界而戰鬥,確保人類尊嚴可以在這地球上綻放。

12 thoughts on “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ISA-TW)

  1. 楊浩宇 says:

    我看了幾篇你們的文章,主要是說香港的。我自己是個大陸人,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看我們的,可能覺得我們被洗腦了吧(笑),我是一個學生,高中生。是一個社會主義的粉絲,我很喜歡你們的寫作風格和主張,這讓我回想起紅色電影中中共早期反對國民黨的故事,能告訴我們你們是怎樣看這段歷史的嗎?順便能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看蘇聯的呢?我個人非常惋惜蘇聯的解體,它的解體代表著全世界資本家的勝利。其實我還是想說香港問題,雖然你們覺得在香港不應該倡議改革,應該直接革命,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要革命,那麽要誰去革呢?學生嗎?商人嗎?還是香港的工人呢?我現在在香港旅遊,在我眼中,香港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地方,這裏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亞洲最大的國際化都市,它的繁華賜予了普通人財富。那麽,如果要發生革命,香港會怎樣呢?會治安迅速惡化,服務業與零售業快速破產,金融業將會遭到巨大衝擊,富人將會加快逃離香港,貧富差距會縮小,這不正是我們想要的嗎?但這真是我們想要的嗎?首先,社會主義革命靠的是誰的力量?靠的是無產階級的力量,靠的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力量,那麽他應該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但不幸的是,香港大部分人都依賴於服務業零售業與金融業。即使是我們說的黃雨傘運動,它的主力軍也不是無產階級,而恰恰是是寄托於資本家們的中產階級,香港的貧富差距在於資本家與中產階級之間,從一開始工農階級就不曾出現在這糾紛當中。所以一直以來運動的主旨是呼籲改革而不是革命,因為這不符合中產階級的利益。運動的根本原因,是中產階級希望獲得更多的政治參與權利,而不是受壓迫的無產階級爭取平等。將革命的希望寄托於中產階級是沒有結果的,況且即使爆發革命,中共也不會向香港妥協,就像人民日報上所發出的社評一樣:香港不是烏克蘭,反對派手上沒有一張真正的牌。即使革命爆發,中共也只需封鎖香港,香港的革命者們就會自己滅亡,因為工農階級的革命中,其實沒有一個身正的農民。即使香港被攪得天翻地覆,中共也沒有理由做出妥協,因為歸根究底,香港的死活,與北京的統治者無關。我對香港的“真民主”前景表示悲觀,其實從一開始這場運動的結果就已經註定了,香港人從始至終都只有兩個選擇,拖延或者接受。

  2. 王大牛 says:

    反对中美帝国主义对台湾的压迫与在台湾内部反对资产阶级及其政府的压迫联系在一起.反对中美帝国主义的斗争采取的是内战形式.不推翻资产阶级在台湾的统治,就无法赢得民族自决权.

  3. 陳韋辰 says:

    面對全球化的衝擊,貧富差距將更加擴大,社會的垂直流動將更加艱難,因此我支持政府加強對自由經濟的控制

  4. 欧振华 says:

    国际社会主义你好,我是中国大陆的学生,希望可以加入你们订阅你们的文章

  5. CG Y says:

    你好,请问怎么加入?面对全球化的冲击,贫富差距将更加扩大,社会的垂直流动将更加艰难!希望可以加入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希望能够尽快找出一条真正的救国救民的道路(即另类的,不同于当今的谁会主义道路)……

  6. 风雅老树 says:

    你好社會主義再度崛起同志们,请问怎么加入?难道不需要大陆人吗?作为一个中国大陆人,深感现今我国所谓社会主义是偏离了轨道的:1.贫富两重天;2.没有民主、自由、人权;3.生产资料过度集中在少数利益集团手中;4.消灭剥削、私有制只是纸上谈兵;5.个人崇拜、专制、强暴、施压无处不在;6.一言堂、一党专政、强势维稳、灾祸不断!
    我已和你们的组织同志,网名tywin W (tywin. ww@gmail.com)进行了一些交流!由于网络因翻墙导致时好时坏、断断续续,由于交流的不顺畅,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别要的误会!在此我对这位组织同志表示歉意!谢谢!
    望我们能一如以往、放眼未来,为在全球建设真正社会主义新政体,都来尽力加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