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閹割通識科 清洗教育界

組織起來抵抗洗腦!

小明/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林鄭月娥發表施政報告,展示政權對教育界實施高壓政策,意圖全面控制教育系統的野心昭然若揭。政權決意整頓通識科,包括更名、刪減一半內容、要求學生前往中國大陸考察等。自去年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抗爭爆發之後,建制陣營一直引導所謂通識科「教壞年輕人」的輿論。爾後通識科只分是否及格,培養學生具批判思考的「獨立專題探究」在政治操作之下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政權要積極建構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加強學生對中共當局憲制文件(即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認識。同時,「國民教育」將會復活,促使學生只能認同中共的立場。

抹殺獨立思考

國外亦有不少對應考科目只作及格與否的評分準則,如芬蘭的大學入學試。然而國外所以採取這一制度是為了鼓勵學生主動汲納更廣泛的科目知識和培養多元的興趣。相對地,香港政府僅對通識科實施這一評分準則,顯然就是為了「不鼓勵」學生進行自我思辨,課業的「及格」與否僅取決於學生是否填寫上政權所認可的「標準答案」和立場。這不僅打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更是完全是閹割了通識教育的重點,只求讓學生成為唯唯諾諾的行屍走肉。

這一趨勢其實早見端倪,近期作為迫害教師和打壓教學自主的爛頭卒的梁振英,自雨傘運動之後,當時他已盤算「整頓通識科」。而今年七八月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中,對中國歷史科要求考生分析「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此說法的題目爭議中,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已表示:「答案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這就證明政權根本不在乎學生的思辨和論述能力,只在意他們的立場是否與政權一致。

政權於通識教育方面的打壓,動機在於試圖將學生反抗意識連根拔起,確保學生作為一個群體服從政權。但事實證明,這些洗腦教育往往只是政權的一廂情願,不管是國民黨白色恐佈治下的台灣,甚至是現在中國內地的學生都爆發了自我組織的抗爭運動。

除此以外,政權對教師的打壓無日無之,繼宣道小學教師事件之後,接續再有多位教師被無理打壓。政權當局肆意指責教師失德,有如中國大陸勞改,要求教師參與所謂有關認識中共當局憲制文件及對社會運動批判的課程。對教師是打壓和恐嚇無疑是政權對教育界「殺雞儆猴」的把戲。

清洗教師

宣道小學教師一事更是公然大興文字獄。政權心知肚明宣道小學教師的言行,根本不可能構成所謂「宣揚港獨」的指控,這是徹徹底底的荒天下之大謬。而政權的行動無疑是向教師及社會傳達一項訊息:中共連僅僅是引導學生思考言論自由和社會議題的教師都不能容忍,以收到恐嚇餘下教師自我審查的效果。

林鄭月娥打算將公務員的宣誓,照辦煮碗複製在教師身上。可見,政權已經視香港的學術自由如無物,整頓教師、修改課綱、曲解課程設立原意已是無可避免。社會主義行動反對一切對教育界的清算,反對閹割通識科及反對推行愛國教育。我們認為,現在政權勢更突顯學運需要堅實的組織起來,因為與政權機器搏鬥是長年累月的事情,但無組織的黑衣人自發行動不能持續下去,在面對鎮壓的情況下出現疲憊和迷失方向。學生青年群眾組織需要由下而上的民主化組織,並選舉產生受群眾監督的領導,為重建鬥爭制訂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