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出現糧食危機嗎?

工人民主管控世界貿易能防止災損和逐利造成的浪費,並打倒官僚與利用歉收獲利的「蛀蟲」。

車轍 中國勞工論壇

最近,在中國已經沉寂多年的「節約糧食」口號又出現了。在中美對抗,新冠肺炎肆虐,洪災餘波未平的背景下,習近平做出「制止餐飲浪費行為」的指示,各級機關也隨之跟進各種形式主義運動,比如所謂「光盤行動」,比如多個地方政府的「n-1」、「n-2」模式(提倡點菜數量為用餐人數減去1或者2),官媒更是點名批評在網路上表演吃東西的「吃播」是在「浪費食物」。諷刺的是僅僅在兩個月前,官媒猶在吹捧「吃播」能打造完整的商業鏈「刺激經濟」。

糧食危機?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中國的糧食危機,截至8月5日,中國主產區夏糧小麥收購同比減少938.3萬噸,約20%。同時上半年小麥進口量幾乎翻倍。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7月和8月食品價格分別同比上漲13.2%和11.2%。南方最大的大米交易市場的稻穀收購商表示,今年的早稻不允許直接賣給米廠了,只能賣給國家糧庫,這是過去二十年來首次實行這一統購政策。

有不少中國媒體聲稱這只是正常現象,中國並不存在糧食危機,但是民間的還是出現了恐慌情緒。糧食危機的客觀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疫情影響農產品加工、運輸和消費,上半年洪災使得很多農田欠收甚至絕收,中美對抗的貿易戰以及之前多國對於農產品出口的限制。但是糧食危機的深層原因還是在於資本主義本身。

首先,城市化是資本的城市化,而非人的城市化,中國城市,特別是一線城市幾乎佔據所有的資源。2019年中國城市人口平均收入是農村人口的2.66倍,其中資本性收入更是達到了10倍以上,2000年以來,中國農村勞動人口每年流失600萬,當小農經濟受到城市化的衝擊,貧困的農民進城打工,土地拋荒幾乎是必然的現象。

另外資本家為了追逐利潤,中國耕地也正受到各種污染的威脅,從工業非法排放,到除草劑,化肥和塑膠薄膜的殘留,目前全球有20%的耕地退化,而在中國這一比例是40%。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也使得瘟疫肆虐,從去年的豬瘟到今年的肺炎,都是糧食危機的重要因素,資本破壞森林和各種棲息地,野生動物被迫地離人類更近,並帶了來病毒。大規模的集約化的養殖為病毒快速爆發提供了環境,中國東南沿海從福建到廣東幾乎每一個海灣都被密密麻麻的水產養殖場擠滿,五月時三省曾爆發大規模「漁瘟」(魚類傳染病和寄生蟲病),在極高密度養殖的環境下迅速席捲各養殖場,造成魚類水產大批死亡。而抗生素的濫用讓病毒的毒性不斷累積,直到可以威脅人類的生命。事實上,這次的官方的說法會令民眾恐慌,也有宣傳口徑變化太快的原因。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官方關於節約糧食的宣傳就越來越少,乃至最後成為了只在食堂出現的例行標語。

官僚腐敗

中國的糧食政策的問題有另一大源頭,官僚腐敗。2015年的中儲糧貪污案就了引爆輿論,糧倉官員和糧商互為表裡,用舊糧充新糧,甚至在庫糧食都不用動一下——只要帳本上的改動就等於獲利無數。無獨有偶,近年來黑龍江、吉林、江西等地,面對中央巡視組,儲備糧倉接連失火,民眾普遍懷疑這些又是為了掩蓋官員貪污的「被失火」,戲稱「巡視組一來,糧倉就起火」。

2018年爆出新聞,江蘇一所小學8.5元的午餐費中就有5元被各級領導克扣,用參雜澱粉的火腿腸代替純肉——這還是在中國富裕沿海省份的情況,經過巡查,該地市委巡查稱「90%的學校在食材採購中弄虛作假,80%的學校食堂沒有監管」。2019年,中國糧食產量6.64億噸,進口1.06億噸,進口主要原因不是產量不足,而是進口更便宜。但為免谷賤傷農,又不得不作出钜額農業補貼。這又給了官僚上下其手的腐敗空間,將大量無人耕作的農地拋荒,長滿雜草以騙取補貼。

官僚主義的弊病無法用另一個官僚機構來消除,無論有多少巡視組和監察機關,都只是用來平息人民憤怒的表面手段。在這個關頭當局強調節約糧食,怕的是在中美對抗,局勢緊張時發生糧食危機會動搖他們的統治。當糧食政策不再是為了人民福祉而設,任何官方發起的「運動」、「宣傳」,都只是各級官僚的任務和政績甚至錢袋,並且任何儲備、產量、面積資料都很難再反映真實情況。

糧食綱領

工人階級需要有獨立的糧食委員會,監督糧食生產的安全和存庫,把糧食的從生產到消費的各個環節都放在人民可以看到的地方,減少不必要的運輸和保存期間的浪費。此外,只有在公有制的基礎上,即將糧食生產企業全面公有化,並投資在安全和環保的耕作技術和設備之上,避免更多的環境災害,也可以給農民合理平等的收入和生活條件。

公有糧食企業應由工人階級民主管理,管理層人員只能領取工人薪金,並且可以隨時被罷免,以阻止官僚從中腐敗和榨取資源。工人階級可以民主規劃糧食的產量和庫存量,以免利潤制度造成的短缺和漲價。

社會主義者主張停止中美貿易戰,全國以至世界各國的貿易應由工人階級的民主管控,才能促進國際合作的糧食生產和分配,防止一時一地的災害造成嚴重的後果,也防止資本主義各國為競逐市場而爆發衝突。只有打倒資本主義,才能打倒「浪費」有理的邏輯,只有打倒官僚主義,才能打倒糧食上的「蛀蟲」。只有社會主義的民主計劃經濟才能建立可持續的、環境友好的生產體系和能切實滿足人民健康生活需求的分配體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