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爆發反貧困反壓迫的罷工潮

為推翻獨裁政權,需要在全國各地建立罷工委員會,並作為建立新的革命工人階級政黨的第一步。

Nina Mo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自8月初以來,伊朗全國50多家公司進行大罷工,特別是在石油資源豐富的伊朗南部。這影響了石油、天然氣和石化工業部門,而這些都是伊朗經濟的核心。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抗爭的發展似乎放緩了一段時間,但鬥爭已從街頭對抗轉移到工作場所。這是伊朗新一波獨立工運向前發展所跨出的重大一步。

工人階級的生活條件越來越不穩定和難以忍受。在許多公司中,工資通常被拖欠幾個月。9月,在克爾曼(Kerman)省發生採礦事故中有4名工人死亡。長期以來工人沒能得到必要的防護裝備,導致這類事故經常發生。

許多產業的多數員工都是臨時合約工。當前鬥爭中,有許多是世界數一數二規模的天然氣產業項目中工作的工人,而這些產業也有許多外資涉入。

在伊斯法罕(Isfahan)的一處煉油廠,保安部隊封鎖大門以防止罷工工人出去抗議,但後來這些阻攔可以說是被工人的行動沖垮了。產業工人階級來到鬥爭的舞台,將在往後幾個月和幾年中震撼局勢和深化危機,而威權政府會發現自己深陷這場危機中,尤其這些產業雇主通常與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控制的政府有千絲萬縷的連結。

在最近幾週和幾個月裡,發生了礦工罷工、退休金領取者的抗議、鐵路工人、巴士司機、教師等許多職業工人的罷工,這些鬥士都抱著入獄及遭受酷刑的決心和準備。

自6月中旬以來持續發生的哈夫特特佩(Haft Tappeh)製糖廠工人罷工,是全國欲求採取行動的工人的榜樣。這是伊朗工人階級鬥爭史上最長的一次罷工。他們還要求包括立即支付拖欠工資、解僱腐敗廠主並將公司國有化等訴求。他們更要求恢復遭解僱工人的職位,並延長醫療保險。該製糖廠工人的處境,正是不斷惡化的數百萬伊朗工人處境的縮影。

這場罷工的參與者和主要工會成員一再被捕。如果工人採取下一步行動,像他們宣示的那樣再次佔領工廠,這將意味著鬥爭升級的新階段,並演變為一場與政權的艱困對抗。

伊朗政權尋求中國協助

伊朗政權面對這種危急的局勢,便與中國達成協議求助。中國將在未來25年內到伊朗投資4千億美元,並獲得進入伊朗市場的「特權」,以此作為「戰略夥伴關係」協議的一部分。該協議也規定中國可以從伊朗收購廉價的現貨石油供應,作為給中國的回報。另外,兩國之間的軍事合作也將進一步深化。但是,就連在伊朗資產階級的派系內部,都存在著對這一協議的巨大阻力,這顯示了統治階級內部的分歧正日益加深。

同樣在最近,反對死刑、鎮壓和酷刑的網路聲浪有所增加。2019到2020年抗議活動中,被監禁的抗議者仍面臨著可能被處決的危險。隨著鎮壓的升級,憤怒也會相應而起。伊朗勞工自由工會主席賈法爾(Jafar Azimzadeh)是受迫害和遭逮捕的工人之一。他在8月中旬絕食抗議之後,罷工工人越來越多,施壓開始變大,並要求將他釋放。

最近的罷工和抗議活動比以往更加有協調性。50個獨立工人組織、教師協會、學生協會、出版刊物,以及退休者協會,在8月中旬發表了聯合聲明,表示支持哈夫塔普佩製糖廠工人、赫普柯(Hepco)工廠、石化產業等各部門工人的罷工與抗議:

「將有越來越多的工人和被壓迫的團體參加這些罷工,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為私有化、失控的物價、工人生活惡化,逼迫著我們走向死亡的邊緣(不僅僅是貧困),甚至不支付起碼讓我們苟活的工資等,種種都導致了所有人對當前危機失去耐心。……罷工工人必須能夠組織和團結起來,並不惜一切代價追求組建一個自治的組織。」

不可諱言,大多數職場都不具備哈夫塔普佩製糖廠工人,以及支援他們罷工的城市社群,所具備的戰鬥力。因此,罷工委員會需要在全國範圍內建立和協調起來。這也可能是建立新的獨立革命工人階級政黨的第一步,同時也是建立足以推翻獨裁政權的強大運動的第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