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葵涌貨櫃碼頭爆發疫症——為利潤而犧牲職安

陳先生認為,他的工作崗位屬於「一人一機」,亦設有消毒用品,故交叉感染機會較低。但他強調,今天工作環境稍有改善,都是因為罷工贏得來的。

奇俠 社會主義行動

葵涌貨櫃碼頭在8月份爆發新冠病毒感染群組,累計合共57宗。感染者大多是碼頭的橋邊理貨員及船上裝卸員。

陳先生(化名)是一名吊機手,在碼頭任職逾20年。他曾參與2013年的碼頭罷工,要求改善工作環境及加薪。7年時間過去,陳先生雖然並不是工作於爆發疫症的碼頭,但他對政府和外判制度都十分氣憤。

「我們老闆分身擁有幾間不同的外判公司。老闆申請政府的抗疫防疫基金,單單一間公司他已可以取得約280萬元資助,但員工沒有分到任何資助,被迫放無薪假。」他怒斥:「我們每月開工應該要26日才足夠生活,但現在平均只能開工10-20日左右。」

缺乏保障

香港港口平均每天可處理約67,000個標準貨櫃,年總吞吐量超過2,000萬個。但在風光的數字背後,工人階級卻在疫症期間面對失業、減薪及缺乏防疫裝備等多重問題。這次染疫的碼頭工人,每更工作時間通常長達24小時,故大多只能在外判商設立的休息室內休息。他們缺乏午飯時間及淋浴設施,而環境惡劣的休息室亦成為疫症的溫床,工人每天處理如此龐大的貨櫃及貨物量,他們理應得到安全的工作環境和合理的工時。這是繼數月前新加坡經歷外勞群組疫症大爆發,而香港本地亦有地盤工群組及外傭感染,這不禁令人反思不論是本地或外地,為何工人階級皆缺乏應有的保障?疫症卻揭露工人在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下一直被漠視存在,而工人只能依靠團結鬥爭才能改善困境。

陳先生認為,他的工作崗位屬於「一人一機」,亦設有消毒用品,故交叉感染機會較低。但他強調,今天工作環境稍有改善,都是因為罷工贏得來的。「仍記得當年都是因工作條件惡劣才參與罷工,現在有進步了,至少每年都有少量加薪、亦換了吊機內的坐墊」。

社會主義行動全力支持工人抗爭,以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這需要由建立職場的工會開始,但最終來說要挑戰香港資本主義政府和資本主義制度才能成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