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退黨潮—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第三勢力」?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報導

自2019年8月起,時代力量黨就對待民進黨的取態發生黨內路線鬥爭而造成分裂。爾後,又於今年爆發該黨主席徐永明涉嫌受賄200萬元新台幣一案,並宣佈退黨,使時力受到更大的打擊。

親綠與否的路線鬥爭

這路線鬥爭的爭執關鍵,乃是在於時代力量黨對待民進黨的取態。民進黨因著收割了群眾中高漲的反中共獨裁情緒、爾後又因在疫症中呼籲「國民團結」中取得相當的政治聲望。時代力量受到這股「團結支持民進黨」的壓力,因此較親綠的派別不滿其當權派對民進黨的批評與監督。退出該黨的一大票人物,從林昶佐到黃捷都傾向於與民進黨合作或至少不要尖銳批評民進黨。

時代力量黨成立之初,仰賴著318運動的知名人物光環和當時國內反國民黨的抗爭情緒而形成。但它從來沒有提出過獨立於民進黨以外的政治綱領,只是作為監督民進黨的台派側翼。面對獲取親綠選民支持的壓力,該黨內形成一股支持民進黨的趨勢。在民進黨第一次全面執政後民望下跌,接連而來的群眾抗爭浪潮,也促使了時代力量黨內形成了一個主張批判民進黨的親資保守來獲取進步性選票支持的集團——而代表這一路線的黃國昌所獲取的社會支持則又強化了這股力量。時力的路線和組織方法也是其失敗的原因。該黨並不從事群眾鬥爭,其運作圍繞著選舉和議會工作而進行。沒有群眾鬥爭的力量,小綠政黨在議會裡要不是向民進黨妥協,就是被排擠。該黨沒有基層黨員組織和民主架構。青年與工人的參與僅限於投票和追隨政治明星,卻不能作為建黨和決策的一員。這種小圈子領導層的政黨在政治情勢複雜時必然陷入分裂。而當權派強力把持決策機構,因此被批判黨內獨裁。

勞工出路

這樣的內部衝突致使先進青年與工人對其發展感到失望與挫折。從綠黨、社民黨到時代力量,這種小資產階級的第三勢力都不能帶來任何出路。 若要能夠建立一個強勁的、足以挑戰所有親資黨派的「第三勢力」,我們所需要的正是一個建基於群眾運動並具有清晰反資本主義左翼綱領、堅實基層組織與黨內民主的工人政黨,才能夠使台灣政局不再被親資政黨獨攬於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