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小編過勞死 網紅政客壓新聞

抗爭才有出路

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今年8月4日,新北市金山區公所「小編」陳嘉緯下班回家洗澡,本打算再回職場剪片卻在浴室猝死。朋友口中積極任事的他只有2.4萬月薪,死亡當月工時超過276小時,加班超過100小時,更長期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大幅超過勞工每月加班上限的54小時(何況這是2017年民進黨政府以「勞工要賺加班費」為藉口修惡勞基法後的標準)。經常10點才回家的陳嘉緯,早已面對慢性致死的環境,反映了政府基層勞動條件正在惡化,遑論民間企業和小公司。

治喪期間市府四度前往陳家,暗示說話「要小心」,意指陳的死是「自己問題」,民代也找上家屬可恥地暗示陳是太胖才死,當家屬希望法醫解剖釐清死因時更被阻撓(使得家屬轉而擲筊決定不解剖),這正是陳起初沒能被判為「過勞死」的重要原因。陳猝死隔天電腦就被格式化、工作使用的LINE群組也被踢出,若非家人收著手機提供調查,最終只能死無對證。直到10月勞保局終於判為「過勞」,這並非由於政府開明,而是當時無數勞工和群眾的同情,才讓官方試圖抹滅的此事重新得到關注,使政府有壓力進行調查。

收買媒體控制輿論

陳嘉緯死後TVBS等媒體隨即報導,影片卻在不到一天內消失,但網民備份立即喚起大量同情和共鳴,才引發後續的媒體深入報導和監察院調查。

諷刺的是,被長官指示第一時間壓掉陳嘉緯相關報導的,恐怕就是與陳職務類似的「新聞聯絡人」、「新媒體小編」或新聞局員工。侯友宜接替朱立倫成為新北市長後,繼續讓區長(例如金山區長廖武輝)和局長為自己搭設「網紅競賽」的舞台。

掏空人力的作秀排場,以及政府基層員工和公關公司員工的血汗,恐怕是侯友宜目前坐擁九成民調支持度的秘密。行政院長蘇貞昌等藍綠白政客已經用著同樣的方式來鞏固自己的支持度,往後肯定更多官僚食髓知味、爭相模仿。

面對基層勞工超時過勞的處境,侯友宜稱陳嘉緯是「認真的員工」,就像先前他動員大量員工加班,只為回應自己臉書上韓國瑜支持者針對核四議題的輿論抨擊。此後他說的是「非常謝謝小編的努力」,這和賴清德任行政院長時稱超時工作為「做功德」並無二致,與政府內部與外包工作項目下的勞動條件改善並無任何關係。

當華而不實的活動掏空人力又累壞基層、當小編日日「跟行程」幾乎耗盡血汗,此時,新北市政府和金山區公所卻竭力掩蓋內部員工死去的新聞,之所以能夠這樣,靠的是「養媒體」:平時用飯局攏絡記者、用美其名為「政策行銷」的採購案年年餵養媒體財團公帑油水。一位新北市政府員工透露,曾多次被迫為特定廠商量身訂做採購案。

僅管政府大量使用低薪約聘制、限制加班費和強迫補休,而製造了大量同工不同酬的情況,但不穩定勞動契約下的勞動者卻仍是孤立的少數,能合法組工會的勞工更是少數中的少數。同時,相對待遇優渥而更有條件抗爭的基層公務員若想變革,也無合法組建工會的權利。

就像許多大老闆和親資政客有意識地利用年齡、性別、全/兼職、本/外勞身份來分化抗爭者,政府內也有滋長基層勞動者分化和歧視的制度,這正是不分藍綠白在中央或地方執政時樂於維持的,以便控制國家機器和壓制「內亂」。釋字第785號釋憲後,雖然公務人員能繞過更官僚的救濟途徑直接訴訟,但過去以「特別權力關係」為藉口剝奪組織工會權的情況仍存,「政府公開法」也未保護揭露醜聞的吹哨者,不受上司職權騷擾。陳嘉瑋這種基層公務員,與侯友宜等親資本主義政客之間的階級利益是互相對立。因此基層政府員工不應淪為規避法律謀財害命的白手套。

「陳嘉瑋」的命運更不應重演在任何人身上,他的家屬應該受到充足的賠償。他的死因應該被經由基層員工、專家學者與家屬所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侯友宜等市府高階長官應該得到嚴厲的懲罰。同時政府必須立即擴編人力改善公部門勞動條件,在不減薪的前題下實現真正的八小時工作制。基層公務員應該全部受正式雇用,且保障組織工會權。

抗爭才有出路

要阻止政府收買媒體控制輿論,必須將所有媒體收歸民主公營。媒體管理層由工人選舉產生,使其運作和編採方向受到工人的監督。高層只領取普通工人的薪金水平,不享有經濟特權。而只有立基於公私部門基層勞動者團結鬥爭,打造戰鬥性全國總工會以及左翼勞工政黨,才能實現這些改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