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推普機」政策引發民眾反抗

中共強推普通話教學,作為「漢化政策」的一部份,以推崇大漢民族主義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中共過往被戲謔地稱為「推普機」的語言政策再次引起關注和反抗。這一次,「推普機」推到了內蒙古。消息指,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的文件要求當地中小學在新學年開始以漢語教授除蒙古語外的課程,這一強行壓制少數民族語言學習權利的官僚手段立即引發了當地蒙古族人的猛烈反彈。

據報導,內蒙古自治區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抗爭活動反對這一措施,有家長拒絕送子女回校開學以抵制中共新的語言教育政策,各地的學校校門前亦有大批早前已送子女回校準備開學的家長得悉事情後圍堵校門,要求接回子女。多個城市有民眾上街遊行,抗議「推普機」政策,但紛紛遭遇鎮壓和出現與警察的肢體衝突。

部分內蒙學生衝破警方路障,離開校園(圖源:香港蘋果日報)

有目擊消息指內蒙部份城市出現了過萬人的遊行,這是自2011年以來當地最大規模的群眾抗爭運動。當時起因是由於兩名蒙古族牧民為了阻止運煤卡車破壞草原,被一漢族卡車司機撞死,引發了成千上萬人上街抗爭。而這次,最少三個內蒙的主要城市通遼、鄂爾多斯及首府呼和浩特都爆發了抗議運動。教師亦參與了罷工罷課,以致9月1日開學日某些學校幾乎無人入學,教室卻空空如也。部分學校扣留學生,阻止他們參與抗爭和拒絕讓家長接走,這導致了在通遼有中學生得悉母親在校外遭鎮壓毆打後悲憤跳樓身亡。然而亦有消息指出,有蒙古族的警察開始拒絕執行鎮壓命令。

中共強推普通話教學,作為「漢化政策」的一部份,以推崇大漢民族主義。早於內蒙、西藏與新疆的所謂「雙語教育」實為「推普」的政策早已存在多時,兩地的少數民族語言教育迅速落到末流的位置,私人開辦的少數民族語言教育班亦近乎絕跡。當局更以嚴厲的指控對付少數民族活動者,如2018年藏人扎西文色呼籲藏人學習藏語和藏族文化後,被當局起訴「煽動分裂國家」罪,判處五年徒刑。

而不止少數民族,漢族的地方方言都受到了官方的打壓,特別是東南省分的地方語言如吳語、上海語、閩語、廣西白話等等都漸漸式微,廣東粵語的教學和使用亦遭受到打擊,而對香港亦以威逼利誘等手段試圖在學校推行「普教中」政策。官方宣傳往往把「說普通話」與「文明」掛勾,相對地把地方方言使用者視之為「落後」和「不文明」。這種「語言沙文主義」的政策即便在漢族聚居省分都引發當地民眾的反感和抗爭,江浙、兩廣在2012和2014都爆發過反對「推普機」教育政策和語言政策的群眾運動。

習近平強硬的民族主義政策也引起黨內反彈,愈來愈多敵對派系認為習近平在新疆和香港製造不必要的麻煩,今次內蒙也是如此。相信反習派系會利用今次內蒙抗爭向習施壓,在十月五中全會前企圖制衡他獨攬的權利,而習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會採取強硬的鎮壓,企圖對群眾和黨內造成震攝效果。

社會主義者支持蒙古族和所有族群的語言、文化和民主權利。我們呼籲各地的活動家、工人和青年聲援這些抗議活動,並譴責國家鎮壓及展現在教育與其他政策上的漢族沙文主義。與此同時,儘管蒙古族群眾的訴求毫無疑問是合理的,蒙古族群眾的抗爭運動都不能局限於自身一個群體內,而是急需建立跨群體的聯合和團結運動,特別是與工人階級的聯合。這是從今天中共鎮壓香港英勇的群眾運動中所取得的教訓。如果群眾運動局限於渴求中共與習近平自身的改良,那任何群眾運動都無法抵抗像習近平政權的殘酷鎮壓。

成功的唯一途徑是將鬥爭擴大到其他地區,在中國各地聯合工人和青年。寄望於國外資本主義政府和政客純粹緣木求魚,因為無論東西方的資本主義政府都不過是受金錢和地緣政治利益驅使。為了讓鬥爭繼續前進,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綱領和計劃,把要求政權停止壓制蒙古語教育與其他的教育政策訴求聯繫起來。要求落實民主權利、停止警察暴力鎮壓、釋放所有示威者、爭取言論自由,建立獨立工會和學生組織的權利等。這些訴求需要與改變經濟制度的綱領結合起來,以爭取建立一個真正的、由各族基層工人選舉產生的社會主義政府,終結億萬富豪和獨裁者的統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