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崩潰

通縮的幽靈

Tony Wilsdon,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2020年第二季度的油價暴跌將進一步加劇全球經濟衰退。

《紐約時報》寫道:「就在幾個月前,美國石油工業還在追求能源獨立的道路上大踏步前進,幾十年來美國第一次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然而這種興奮已經成為了絕望,因為新型冠狀病毒重創了經濟,摧毀了人們對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的需求,汽車停在了車道上,飛機也被送到偏遠的田地和跑道上。」[2020年4月21日]

目前,全球的原油供過於求,過剩供應約為每天3000萬桶。煉油廠和儲罐中心都被注滿了。3億桶的石油漂浮在遠洋油輪上,希望能在某個地方卸貨。這些都是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WTI)價格最近跌至負37美元一桶的直接原因。撰寫本文時,油價約為每桶20美元。

2008年經濟衰退後,儘管對銀行進行了大規模救助,資本主義仍未能改善經濟,這埋下了新一輪大蕭的伏筆。過去18個月裡,世界大部分地區的經濟發展已經在放緩,隨後又因為疫情進一步惡化。據估計,全球40%的人口被建議待在家裡,航空旅行也出現了特別嚴重的崩潰。在此情況下,全球石油消費量從每天1億桶下降到8500萬桶。

石油價格的暴跌

2010年至2014年間,石油平均價格在每桶85美元至110美元之間。2016年,這一價格降至65美元,2017年又降至56美元。自3月10日以來,油價一直低於每桶30美元。這一結果對石油生產商來說無疑是災難性的。例如,在美國,石油生產的盈虧平衡點通常在在每桶48到54美元之間。世界其他地區的許多生產商的收支平衡點要更高。石油生產是按照每桶85至110美元的價格進行安排的。

世界上石油生產能力最強的國家是美國(1400萬桶/天)、沙特阿拉伯(1200萬桶/天)和俄羅斯(1100萬桶/天)。其他石油生產國產能在400萬桶/日或更少。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石油出口國是每天出口1000萬桶的沙特阿拉伯和500萬桶的俄羅斯,而美國的進出口數量如今持平。最近,川普試圖減少全球石油產量以穩定油價,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同意每天減少970萬桶石油產量。然而,這遠遠低於3000萬桶的過剩產量,而且還沒有生效。

石油公司現在正在大幅削減開支。美國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雪佛蘭(Chevron)已開始削減產量和支出。埃克森美孚今年將削減計劃開支30%或100億美元(81億英鎊),而雪佛蘭將削減五分之一,或者40億美元,與去年相比。可以看出該行業的前景黯淡。

石油市場的崩潰將給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的石油生產國帶來特別災難性的後果,這些國家的經濟是建立出口石油上的。伊拉克90%的政府收入來自銷售石油。沙特阿拉伯儘管收支平衡點很低,但他們整個社會是以每桶接近100美元的油價為基礎建立的。墨西哥、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和尼日利亞等國將因國家收入的崩潰而受到打擊。2019年,世界各地爆發了大規模抗議活動,包括許多石油生產國。油價暴跌將導致新的爆炸性事件,包括許多國家在政治上將面臨挑戰。

風雨飄搖的經濟

美國的石油行業如今處境可謂艱難,減產導致了大規模裁員。專家表示,任何低於每桶40美元的價格,對美國石油生產商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同時石油危機也將給經濟的其他領域帶來新的衝擊。

石油行業一直是大量投機性投資的來源。過去18年,華爾街的垃圾債券中發行量最大的正是美國能源公司。能源公司的股票今年已經下跌了60%。根據穆迪的數據,石油生產和勘探公司持有560億美元的債務,會在2020年到2024年之間到期。同樣,石油管道公司也有1230億美元的類似債務。

《紐約時報》報導,「過去十年,華爾街為美國的能源繁榮提供了動力,讓所有公司都可以輕鬆地得到廉價貸款用來擴張。如今,隨着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石油價格出現近十年以上最快的暴跌,這種合作基礎已經支離破碎。[2020年3月20日]」休斯敦大學能源經濟學講師 Ed Hirs 說:「頁岩氣的經營者已經到了極限,病毒剛剛打破了他們的最後一條底線。」

由於旅遊減少、客運需求銳減以及供應鏈中斷,情況不太可能迅速好轉。

石油行業的破產將蔓延到金融市場,金融業界發行垃圾債券,是期望能夠從石油行業獲得鉅額回報。美國的石油工業已經直接和間接僱用了近1000萬人。這將是一個進一步的衝擊,最終導致金融系統被拖累和整個經濟徹底崩潰進入蕭條。

持續不斷的疫情大流行造成了旅遊業和日常客運需求的崩潰。石油產能明顯過剩。由於許多國家依賴石油銷售,石油行業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削減過剩產量。美國的石油公司,尤其是頁岩油生產商正走向破產。但我們可以預期,美國石油行業將圍繞最大的石油生產商進行重組,並在需求趕上供應時再次崛起。

通縮的威脅

油價暴跌抑制了支出,從而導致通貨緊縮,而通縮對經濟構成巨大威脅。例如,2月20日至3月20日,商品價格下跌了37%;金屬和能源價格下跌了55%。經濟專家預測,美國經濟將下降30%,第二季度大多數主要國家經濟將大幅下滑。

此外,巨大的債務泡沫在過去十年中已經形成。目前,全球債務總額達到了253萬億美元的創紀錄水平。隨着破產在整個經濟中蔓延,債務將是打擊資本主義經濟的下一個危機。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德斯蒙德·拉赫曼(Desmond Lachman)寫道:「新冠肺炎疫情引發了其他經濟危機」,其中包括「全球資產價格泡沫破裂……全球信貸緊縮以及資金逃離新興市場經濟體。」

價格下跌、失業工人需求不足、或對未來的擔憂,將挫傷企業投資的積極性。再加上世界經濟中生產過剩和產能過剩這一更廣泛的危機,這可能導致投資者普遍拒絕進行投資支出與承擔任何風險,因為人們認為把錢存在銀行更安全。

《外交政策》撰稿人特雷弗·傑克遜(Trevor Jackson)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通縮鼓勵消費者推遲支出,從而抑制了需求,尤其是在汽車和家電等不常見的大件商品上。在通貨緊縮的環境下,消費者預期價格會下降,所以他們會等待購買。這反過來又造成了一個危險的反饋循環:消費者不購買,生產商就可能會降價,這就證實了消費者的預期,所以他們繼續等待,這又進一步壓低了價格,如此往復,而與此同時沒有人購買任何東西。銷售枯竭,利潤枯竭,企業倒閉。」此外,通貨緊縮將使償還債務變得更加困難,包括貧窮國家欠國際銀行的債務。

通縮是1929年至1939年大蕭條的禍根。過去20年,它也一直困擾着日本經濟。《華盛頓郵報》寫道:「大蕭條證明了通縮的破壞性影響。農產品價格暴跌,使得農民難以償還債務。成千上萬的抵押貸款違約。價格下跌的幅度超過了工資,導致勞動力成本上升,企業恢復生產的努力受挫。閒置的工人和閒置的機器壓低了價格,推遲了復甦。」

財政方案,即向銀行和金融體系大量注資,將無法克服根源於通貨緊縮和需求不足的危機。它只能夠支撐銀行不倒閉。只有創造真正的需求才能產生真正的效果。即使是羅斯福在20世紀30年代中期的新政,也只是暫時地提振了經濟,1937年經濟再次崩潰。當美國為準備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提高軍事生產時,才結束了大蕭條。

雖然這場危機的直接誘因是川普和中國的保護措施和疫情大流行,但這場大蕭條植根於有缺陷的資本主義邏輯。正如馬克思解釋的,經濟衰退和蕭條是資本主義固有的生產過剩危機的產物。資本主義利用技術生產儘可能多的產品,以克服不斷下降的利潤率,這種驅動力總是超過這些產品的可能市場。這是資本主義下的利潤來自剝削勞動的結果,因此工人永遠沒有得到他們所生產的全部價值。資本家未能將這些利潤用在增加生產,而是追求一種瘋狂的投機,這是導致資本主義陷入深度危機的核心原因。

大規模的綠色就業計劃

需要大規模的政府干預才可能把經濟從大蕭條中拯救出來。大規模的「綠色新政」就業計劃可以讓數千萬人重返工作崗位,同時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然而,缺乏這種政策的政治動機。在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必須與能源公司打交道,將它們納入公有制,以強行對經濟進行必要的結構性改革。但兩黨對此都毫無興趣。美國企業界一有此類的任何風吹草動就會大聲反對。他們鉅資押注兩黨可不是為了被這樣報答。兩黨將繼續以挽救資本主義和提高大企業的短期利潤為指導方針。

一些社運人士可能希望石油行業的這場危機會終結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然而,更有可能的是政府為了減緩失業而出資救助石化業。此外,油價的短期下跌似乎也能使石油與太陽能和風能的低成本相比更具競爭力。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這可能會阻止任何認真通過綠色就業改造經濟的計畫。

從化石燃料到綠色能源的真正轉型需要一場挑戰石化能源企業影響力的政治運動。最終我們必須移除石油公司的政治影響力。青年人將率先要求這一轉變。短期內,來自底層的巨大政治壓力可以給民選官員巨大壓力,阻止政府以任何形式救助污染嚴重的石油行業。

社會主義者需要幫忙施壓,訴求一個綠色能源產業的大規模就業計劃。石化行業不值得救助。但同時,我們需要要求在綠色能源轉型中,不讓任何工人失業。工人應該得到重新培訓,讓他們可以參與重建可再生能源的基礎設施。

要實現全面的綠色就業計劃還需要一場終結大資本對政治的控制的鬥爭。這意味着我們需要挑戰不顧社會後果、一心牟利的資本主義制度,意味着我們需要建立新的群眾工人政黨和強大的社會主義運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