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羅斯/白羅斯:終局之戰進行時

8月17日,罷工浪潮持續。盧卡申科(白俄總統)在明斯克一家工廠對抗議群眾直言:「我們已辦過選舉。除非你殺了我,否則不會再有其他選舉。」但是,事態發展不再由他決定,而要看未來幾天的情況。

Rob Jones,社會主義替代(ISA俄羅斯)

常伴隨群眾起義與革命的極度舒適畫面,在這樣一則影片顯現:白俄羅斯/白羅斯(註:該國駐中國大使館曾要求正名「白羅斯」,但隨後此事不了了之;為避混亂,本文同時使用這兩個譯名)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r Lukashenko)駕駛一輛豪華轎車,而一輛大型泥頭車緊跟在後,明顯是要輾過盧卡申科的這輛轎車——這象徵著群眾運動將要擊垮他和他的政權。來自生產自卸車的貝拉茲(Belaz)工廠的工人,正參與在這場罷工中。

全國的力量對比在整個週末得以展現。在該國首都明斯克,盧卡申科集結了他的力量。車隊來自不同地區,但據最高估計,他所能集結的不過一萬人。有一些人甚至說,這使得盧卡申科獲得80%的選票這件事更加不可思議。

相反,在全國各大城市,成千上萬的反對派聚集在一起。僅在明斯克,就有多達20萬人聚集在市中心。

在許多城市,地方政府已經開始懸掛反對派的白紅白旗。群眾開始保持高度幽默感,喊道「持續抗爭直到最後」、「您(盧卡申科)是人民的劊子手!下台!」或「爺爺,記得吃藥」。有人提出設立「法庭」,而另一名女士則提出:「我會馬上將他槍決」。另外有人說:「不,不。槍決太簡單了。設立法庭就好。」第一個人則說:「不,我更人道,我會將他處決。」

罷工,現在是總罷工

週四和週五,從雇用上千上萬工人的大公司,到醫院和IT部門,一百多個工廠和工作場所進行了罷工,極大地推動了抗議活動。甚至國家廣播公司現在也已轉為反對派。在此之前,盧卡申科發表講話,指示威者都是境外勢力操縱的「綿羊」以及「有犯罪記錄的失業者」。

這些無知和挑釁的言論只是火上加油。作為回應,該國農業機械巨頭明斯克曳引機廠的工人舉起了大橫幅,上面寫著:「我們不是綿羊,也不是牛馬,不是非人類。我們是工廠的工人。我們不是20人,而是16000人!」

上週五在遊行隊伍的陪同下,這些工人進入市中心的國會大樓。抵達時,圍繞建築物的防暴警察放下了盾牌。

最早抗議的是醫護人員。一些舉著標語牌說「第一位病人(示威者)過世了!」據報導,在警察報告醫院治療情況的頭幾天,傷者普遍情況嚴重,無法重新回到示威現場。越來越多的工廠工人和醫務人員加入示威,方式通常是在工廠的群眾大會上,詢問工人是否有投給盧卡申科——沒有人回應,然後在提出替代方案時大批人舉手——表示支持票投季哈諾夫斯卡婭(Tikhonovskaya)。通常在較小規模職場工作的IT從業人員聚集在街頭以示聲援。

這場起義的性質在一週內發生了變化。剛開始時,全國各地都有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通常最終遭到防暴警察的攻擊。6000多人被捕,自那以後獲釋的人談論道牢房內人滿為患,並在許多情況下遭到警察的酷刑,甚至威脅強暴女囚犯。隨著國家暴力的消息傳開,在工人階級傾向於居住的明斯克郊區,一夜之間,每家每戶都高呼「(盧卡申科)下台!下台!」

罷工浪潮蔓延之後,警察不再有信心可以控制局勢,內政部長宣布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被捕示威者出來時講述了被拘留時發生的事情,令群眾更為憤怒。週日,數千人參加了該星期早些時候去世的塔萊科夫斯基(Aleksandr Taraikovsky)的葬禮。警察聲稱,塔萊科夫斯基將要向他們扔爆炸裝置——但影片表明,他手中什麼都沒有。

缺乏真正的領導

抗議情緒改變的另一個因素是,女性在全國范圍內組織了人鏈。她們直接參與,常帶著年幼的孩子,訴求終結暴力。季哈諾夫斯卡婭(Tikhonovskaya)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她與其他被取消資格的候選人的妻子和參謀長——維羅妮卡·塞普卡洛(Veronika Tsepkalo)和科列斯尼科娃(Maria Kolesnikova)結盟。在西方媒體中,這一點已成為人們關注的一個因素,但是在婦女開始有組織地抗議的那一天,恰好是季哈諾夫斯卡婭要求人們停止抗議的同一天。

到星期五,學生的群眾抗議活動演變成拒領學校證書的活動,張貼標語牌上寫著「你殺了人」,並說考試委員會「應該為他們的行為感到羞愧」。老師們常被視為國家宣傳的渠道。而現在,老師們已經開始有組織地參加抗議活動。整個局勢的發展以及全國各地的大規模罷工,令國家機器因為擔心招致更堅定的反對,而被迫暫緩殘酷鎮壓。

盧卡申科及其政權將所有問題歸咎於「境外勢力煽動」。具體誰煽動的,並不總是清楚,但他有時聲稱烏克蘭、波蘭和俄羅斯(白俄羅斯/白羅斯周圍的三個大國)是幕後黑手。當然,克里姆林宮否認俄羅斯的介入,但指責西方的影響。史達林主義者和前史達林主義者團體逐個表態支持盧卡申科,他們出於某種原因將盧卡申科視為「蘇聯統治」的堡壘。毫不奇怪,在週日,參加示威遊行以示支持盧卡申科的人包括那些攜帶共產黨和俄羅斯共產黨旗幟的人。

從自發到組織

但事實是,反對派抗議活動有很大程度的自發性。過去幾年中以反對派自居的政黨(主要是右翼社會民主主義和溫和民族主義者)在新冠肺炎襲來後即退出了鬥爭。上週一開始,意外出現的人物季哈諾夫斯卡婭呼籲與盧卡申科進行談判。她被邀請參加選舉委員會辦公室的一次會議,自此再也沒有回來。顯然她在那裡受到威脅——她後來在立陶宛現身,說事態太嚴重、她必須優先考慮孩子。現在,她宣布她準備接任「國家領導人」到下次選舉為止。

在白俄羅斯/白羅斯,工會的組織程度也不高。與其他前蘇聯共和國一樣,在許多工廠中,之前的國家工會仍然存在,但完全忠於盧卡申科。它警告說,如果抗議活動繼續,將會給工人帶來經濟惡果。主要在1997-1998年後的早些年建立的小型獨立工會失去了影響力,其關於活動的正式聲明呼籲工人組織請願。但是,該工會的個人或團體的積極分子參與了抗議活動的組織。

如果說有什麼可以「將他們組織起來」,那必然是經濟危機、新冠肺炎和選舉舞弊,當然還有盧卡申科本人的挑釁言論。

就在昨天,他聲稱罷工者是收了錢的、應被解僱。

訴求

抗議活動的自發性解釋了為什麼沒有政治標語和示威者攜帶的口號很少。有時使用白紅白旗(1991-1994年間該國的符號)。盧卡申科上台並恢復了一些蘇聯時期的標誌後,白紅白旗被禁。「白俄羅斯/白羅斯萬歲」的呼號經常可以聽到。

提出的訴求通常包括重新選舉、停止警暴和釋放政治犯。現在,成立「法庭」的呼聲首次高漲。政治意識最先進的訴求或許是明斯克曳引機工廠罷工委員會提出的建議,要求改革警察和軍隊架構,並解僱所有與對針對示威者的暴力有關的人、更換政府、改革選舉委員會、釋放全部政治犯。現在罷工委員會已經開始出現,提出終止合同工作、廢除第3號法令(所謂的「禁止寄生蟲法」,向失業者額外徵稅)以及扭轉養老金改革等訴求。

這些與反對派「三頭馬車」現在提出的提議以及明顯在尋求與白俄羅斯/白羅斯當局妥協的歐洲大國的提議相衝突。前者提議成立一個協調委員會以確保權力移交,而被拒絕的候選人之一瓦列里·塞普卡洛(Valery Tsepkalo)甚至建議盧卡申科應被豁免起訴,並應在舉行新的「真正」選舉之前繼續執政6個月,而盧卡申科本人可以再次參選。

既然抗議已經採取了工人起義的形式,那麼自由派反對派就驚慌失措地尋求出路。

海外白俄羅斯/白羅斯人舉起標語牌:「終結獨裁統治!」「我的家人和朋友因反獨裁而坐牢!」(圖源:歐洲新聞台)

歐盟甚至沒有要求盧卡申科辭職,而是提議建立「國家團結圓桌會議」。

俄羅斯的角色

同時盧卡申科顯然正在尋求普丁的支持。在昨天的電話交談後,盧卡申科稱普丁準備提供支持,這顯然暗示的是軍事支持。他警告示威者不要讓自己成為「砲灰」,這又顯然暗示他將採取極端措施。

然而,普丁明確表示,他準備在現階段,只有波蘭或另一個歐盟國家根據集體安全協議的條款進行了軍事介入的情況下提供支持。這使得塞普卡洛與美國參議員和歐盟代表會晤、嘗試在美國國會舉辦有關聽證會的舉動尤其令人不快,因為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的這種干涉可能有助於俄羅斯介入。

儘管盧卡申科如果被推翻,將成為俄羅斯危險的先例,但在遠東城市伯力(Khabarovsk)舉行了6週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以及巴什科爾托斯坦共和國(Bashkiria)就生態問題進行的抗議之後,俄羅斯內部動盪已經開始,公開介入可能會更加危險。在這兩種情況下,橫幅都已經出現:「從伯力到布列斯特,沒有獨裁的空間」——這個標語用俄語唸是押韻的!俄羅斯新聞界談論的不僅是這些進程日益政治化,還有它們的「白俄羅斯/白羅斯化」。今天,有報導說俄羅斯國民警衛隊正在接近該國與白俄羅斯/白羅斯的邊界,但如果白俄羅斯/白羅斯局勢失控,則國民警衛隊可能只是在邊界駐守,而不會越過邊界。

現在需要什麼

ISA全力聲援白俄羅斯/白羅斯的示威和罷工。對於長年作為盧卡申科政權一部分的銀行家和前外交官決定該國的命運,我們絲毫不抱任何希望。特別地,不應讓西方帝國主義勢力和俄羅斯干涉白俄羅斯/白羅斯事務。

罷工應再蔓延,由選出來的罷工委員會負責,直到盧卡申科下台、所有政治犯獲釋為止。罷工委員會應與學生代表和居民代表聯繫並吸納他們,以組織革命制憲議會來決定如何為工人階級的利益管理國家。

在過去的幾天裡,圍繞季哈諾夫斯卡婭的反對派「三頭馬車」提議組織一個政權轉換協調委員會,並邀請工人派代表來監督權力移交。但這與組成制憲議會不同。更換現行體制的負責人不會變更體制本身。在爭取政治變革的鬥爭中,需要改善經濟狀況——應立即廢除第3號法令和合同制度,並撤銷養老金改革。國家預算應該用在教育和醫療保健,而非警察和國家官僚機構。顯然,為確保這一點,需要一個可以組成政府的工人政黨,來保證經濟置於工人民主控制之下、建立社會主義政府,讓白俄羅斯/白羅斯成為民主社會主義國家的社會主義聯邦的一份子。

終局之戰進行時

在撰寫本文時,全國的力量對比正得以展現。16日,僅在明斯克,反對派的集會參與者就比盧卡申科的集會多了10倍,在其他城市也有大規模的抗議。

今天,罷工浪潮持續。網絡再次被全境封鎖。盧卡申科決定搭乘直升機(而非駕車)赴國營明斯克輪式曳引機工廠。來自附近工廠的工人聚集在工廠外,高喊「下台!下台!」值得注意的是,盧卡申科在明斯克一家工廠對抗議群眾直言:「我們已辦過選舉。除非你殺了我,否則不會再有其他選舉。」但很明顯,事態發展不再由他決定,而要看未來幾天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