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徵富人稅,填補健保費黑洞!

李紅光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據衛福部統計,健保的虧損數目在今年預估將上升至727億元,而2022年則會突破千億大關。衛福部長陳時中在今年五月透露將調漲全民保費,企圖將負擔壓在窮人身上。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反對這一決定。保費調漲必大幅提升基層民眾的生活壓力,幾十年來的薪資成長停滯更使問題惡化。健保問題不但不會被解決,只會為更大的貧富差距和醫療缺乏埋下種子。

台灣過往享譽國際的醫療保健現在岌岌可危。參考歐洲各國近年的慘痛經歷,當調漲保費也不能解決虧損問題,再加上經濟危機更為嚴峻時,資產階級政府就會將公共醫療服務削減得破落不堪。台灣工人階級要組織鬥爭,拆除這顆新自由主義的炸彈。

若要拯救台灣現有的醫療保障,那麼提升健保收入以遏止虧損絕對是必要的,然而重點則在於應由誰來承擔?這個答案只能是富人,想拯救健保便必須要提高資方的保費,將他們從剝削勞動者而得的獲利用來回饋社會。

向財團徵富人稅!

陳時中說:「勞工、受雇者如果多出1元,政府及資方就必須多出3元,等於多享受3塊錢的健保利益。」這個說法忽略了台灣財富集中在極小撮人手裡的事實——最高5%家庭的所得是最低5%家庭的113倍!

公共醫療制度僅僅以保險制作為基石是絕對不足的,由於社會成員的收入不均現象,而使低收入人士承擔的實際保費更多。現行補充保費根本無助拉近這一差距,以剛拿到鴻海56億股利的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為例,現行制度下,最多只需繳納20萬元補充保費。

此外,台灣「財團法人」醫院往往通過買股票和賣藥造假帳避稅,侵吞健保費。52家知名大醫院,健保費就領走1441.5億,稅金卻只繳了4.8億,連1%都沒有。可見醫療保費黑洞的始作俑者是這些大財團。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向財團及銀行開徵富人稅,使公共醫療制度有更穩固的收入來源。我們亦要求將所有財團法人的醫院公有化,歸於工人民主管理,使其不再服務於個人資本的利益。只有建立工人階級政黨組織鬥爭,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的社會才能夠確保人人可以享用優質廉價的公共醫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