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抗爭青年:警察刻意精神折磨示威者

S : 社會主義行動記者
A : Anson

S:你是誰?為什麼要參加抗爭運動?
A:我的名字是Anson,今年20歲。我是由反送中運動開始參加社會運動,我認為香港變得越來越接近中國式的人治社會,示威者被誣告、濫捕、虐待等,我想站起來反抗,否則我們連發聲的權利也失去。

S:最近你的抗爭情況是怎樣?
A:我上月在母親節當天參與集會被衝過來的警察拘捕,被捕後首先我被下令面向牆璧、雙手舉高放於頭上維持一至兩小時,其後雙手更被膠索帶勒至紅腫,被送往警署後發現很多無辜的巿民也被拘捕,我們被搜身、個人財物也被取走。我們被安置在劃上小圈子範圍的停車場地上,在污穢的環境苦渡一整個晚上。其間警員態度惡劣,被捕者往往要苦等數小時才可以喝水和上廁所。由被捕至獲釋接近40小時,等同長時間的精神折磨虐待,我們的基本權利也被剝奪。

S:抗爭已經超過一年,年青人有什麼想法?
A:我認為現在前線的抗爭者處境比以前更惡劣,武力與警察實在太懸殊,我認為只是能拖延時間,將警察的行進速度減慢而已。現在政府甚至使用暴動罪檢控示威者,使抗爭風險變得越來越大、壓力越來越高,恐懼是不能避免的。

S:你認為國際戰線是什麼?
A:我在抗爭中聽到不少帶有口音的巿民參與,顯示仍有些中國人是清醒、知道中共是一個打壓人權的政府,但只因在中國被打壓風險更高,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的。最近在美國亦發生了反警暴、反種族主義的抗爭,都顯示美國政府派警察打壓示威者,實行戒嚴等,都是非常腐敗的。所以我認為只要是被壓迫者、不分新疆、蒙古、或武漢人民,都要反抗中共暴政,以推倒中共專政為目標而奮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