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資本家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

匯豐銀行表示國安法將「加強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

Adam N. Lee,社會主義行動(ISA香港)

香港的大資本家一個又一個地表態支持習近平的新國安法。包括英資的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在內的主要外資銀行和商業集團也宣布支持該法律。出現這種令人作嘔的景像並不意外——這早就不是新鮮事。香港的億萬富翁和跨國大企業歷來反對爭取更多民主權利的訴求。現在,他們敦促支持新國安法——該法律是數十年來對香港民主權利的最嚴重侵犯,以及廢除香港有限的自治權。

新國安法也對於(只能用群眾鬥爭贏得的)在中國實現民主權利和擺脫專制統治的希望構成威脅。該法律旨在粉碎香港的群眾性民主鬥爭。而習近平的獨裁政權擔心,這個「政治病毒」會在中國大陸引發更大的運動。

國安法無關安全,而是關係到政治與經濟。中共獨裁政權整天用「恐怖主義」來形容群眾抗議,但對香港普通民眾而言,最大的威脅來自不斷增強、全副武裝的警察部隊,他們正殘酷鎮壓各種形式的抗議活動。

超級富豪力挺北京新法

這個惡法背後真正的政治和經濟動機,反映自於香港富豪和外國資本家的堅定支持。他們正在表態、連署、刊登全版廣告以及發表聲明,以公開表示他們對於中共獨裁將魔爪伸向香港的支持。

《南華早報》報導,香港9位最富有的富豪(總財富達1400億美元)已經宣布支持新國安法。其中包括香港首富、恆基兆業的李兆基,以及第二大富豪、長和的李嘉誠「爵士」。除此之外,新鴻基地產的郭氏兄弟和其他幾位地產大亨也都表態支持,中共的國安法得到了香港所有大型房地產集團的老闆支持。數十年來,這些富豪寄生蟲操控著住房市場,幾乎榨乾了香港市民。但是,由於獨裁政權和中共的支持,他們享有政治上的「免死金牌」。

香港:被視為「終局之戰」的反國安法抗爭

李嘉誠之子李澤鉅是中共「假諮詢」機關──全國政協的代表,這個橡皮圖章在5月的大會上支持新法。來自香港的幾位大資本家是政協和人大的成員,在這些地方對獨裁政權卑躬屈膝是為了換取經濟利益。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之前,這種密切關係就已經是中國統治香港的一個特徵。香港的資本家已被吸納入威權國家的結構中,而這是中共根據戰略和日益全球化的優先事項迫使這些資本家支持中共的辦法。

匯豐的惡劣行徑

匯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是另一位出席5月政協會議的商界人士。匯豐銀行是歐洲最大的銀行,也是世界第六大銀行。匯豐的微信帳號裡,支持國安法的的聲明包括一張王冬勝在灣仔的「藍絲」(親北京)街站上簽名請願的照片。該聲明的標題是「匯豐銀行亞太地區執行總裁簽署支持新法請願」。

王冬勝不僅是全國政協委員,還是香港總商會主席,而香港總商會也支持國安法。它是香港最大的商會,代表4000間企業。毫無疑問,資本家對香港新的超高壓措施是一面倒地支持,反映出赤裸裸的階級利益——他們的利潤制度比崇高的「民主」或「人權」概念更加重要。現在,資本家主要關心的是,無論北京頒布的國安法的最終版本如何,都應包含對商界的一些保護與擔保。

匯豐銀行早前曾被信用破產的香港前特首、現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發文點名。梁振英代表親中共的建制派中最鷹派和民族主義派別,他抨擊匯豐未就國安法表態。

梁振英不過是對匯豐施壓的獨裁政權的傳聲筒,這一點與國家控制的媒體一樣。對於匯豐銀行在加拿大發生的華為孟晚舟引渡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北京方面並不滿意,但北京銀行也利用該行在中國的巨大市場作為與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台:強森)和英國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中共擔心約翰遜在不斷深化的中美冷戰中會與美國走得太近。

匯豐與美國司法部合作,調查了孟晚舟在欺詐和違反美國制裁措施方面起到的作用(匯豐此舉對中共是一種背叛)。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自2018年12月以來一直在溫哥華被軟禁,面臨被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

但是在香港,匯豐銀行以服務於中共政權而聞名。去年,匯豐以洗黑錢為由關閉了泛民陣營擁有的帳戶,引發公眾憤怒。這些帳戶存有數百萬美元,用於資助反威權的抗議活動。

去年9月,匯豐銀行職員、社會主義行動成員梁禮邦因參與工會活動而被公司解僱。當時是親北京「白色恐怖」的浪潮的一部分,從國泰航空到港鐵。至少有16個國家的社會主義者和工會活動人士組織了聲援抗議,反對匯豐銀行的打壓。

資本主義的偽善

《金融時報》指控力挺中共鎮壓的渣打銀行「雙重標準」,因為當時其美國首席執行官比爾·溫特斯(Bill Winters)對美國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慘遭殺害後的抗議活動表示同情。由於群眾壓力,許多大型企業都口頭支持反種族主義的抗議活動。在全球蕭條和大流行病處理不當的爆炸性條件下,他們擔心這些和類似的抗議活動可能對資本主義制度構成更大的挑戰。

但是在香港,渣打銀行是僅有的三家港幣發鈔銀行之一。他們也發布了一份聲明支持國安法,變相縱容不比美國好的警察暴力,甚至很可能更差(因為中國警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秘密工作)。

香港:習近平收緊權力 圖摧毀民主權利

不幸的是,香港民主鬥爭中最主流的觀點,完全看不到資本主義在系統地破壞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和維持獨裁統治方面的作用。

一個例子就是(資產階級民主派遊說團體)香港眾志發言人黃之鋒批評籃球超級巨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港:勒邦·占士,台:雷霸龍·詹姆士)支持中共政權在香港的行徑。「他唯一關心的只是錢,而不是人權。偽善。」黃之鋒說。我們不會反對這一說法。但是,當實際上控制香港經濟的大企業更加支持獨裁政權時,這時候卻選出一位美國運動員進行批評,是否有點避重就輕?那特朗普(台:唐納·川普)和美國其他右翼政客呢,他們對人權議題的偽善難道不是更嚴重?

港資害怕中國的國家及私人資本會接管香港,排拒本地資本家。他們也害怕極端鎮壓會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但是,港資越來越發覺沒有其他選擇,只能迎合中共獨裁的路線以換取有利他們的政策。這正是帝國主義的邏輯,本地資本家只會靠攏地區列強。部分泛民和本土派對港資抱有幻想,希望他們會成為一股對抗中共獨裁的勢力,是沒有任何出路的。

反資本主義才是唯一出路

在代表群眾鬥爭的每一次演講和聲明中,資本家和大公司的骯髒角色都應該重點被重點揭露,而不是輕輕帶過,甚至作為一個禁忌話題被忽略。

而這也需要聯繫到反對財團對經濟的操弄,他們幾乎完全控制了本港的房屋、基建、零售、交通、旅遊、電訊、飲食業等。要在香港實現民主化,這些資產階級寄生蟲(只是來自24個超級富豪家族)的企業王國需要被充公,並被置於民眾的民主控制之下。這個社會經濟革命需要作為反威權群眾運動的「第6大訴求」:為廣大工人階級而戰、組織工人自己的群眾政黨,並將這些思想從香港輸出到中國大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