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藥廠私企為利潤踐踏生命

這個優先考慮資本利潤而不是人們的實際需要的制度,根本就是一個病態的制度Thomas White(ISA愛爾蘭支部)

一則本應該令人高興的新聞:一種針對2014年伊波拉疫情研發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對新冠肺炎肺炎重症患者的治療也有用。目前該藥物未證實可以治愈患者,但至少可以減輕其症狀。根據國際知識生態組織(KEI)的一份研究報告(https://www.keionline.org/RN-2020-1),該藥物是由美國政府出資至少7900萬美元資助所開發的。但是擁有該藥物專利的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成了遮擋這一線希望的烏雲。這家公司是出了名對病人(如癌症和愛滋病患者)進行無情殘酷的價格欺詐。例如,生產 Truvada(一種有助於防止愛滋病傳播的藥物)的成本只有6美元,而吉利德卻以每月2000美元的定價出售。

貪婪企業這家臭名昭著的貪婪企業這次也在竭盡全力從疫情和患者們的痛苦中獲利。1983年的美國《孤兒藥法案》(Orphan Drug Act)試圖提供特殊利益誘因來吸引私人製藥公司生產罕見病藥品。如果一個藥品被分類為「孤兒藥」,那該藥品的生產商便能享有七年獨家生產該「產品」的壟斷權利,並且禁止任何替代藥物在美國出售。
吉利德利用法律漏洞,申請讓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把瑞德西韋分類為「孤兒藥」。這項法律本來只適用於治療美國國內患者人數不到20萬人的疾病的藥物。但是,這裡有一個法律漏洞:如果在確診人數少於20萬之前提出這個分類的話,那即使最後患者再多也不影響這個分類。所以,因為在藥監局宣佈這個分類時美國境內只有4萬例確診,因此瑞德西韋技術上來說仍屬於「孤兒藥」。病態的制度吉利德想在全球疫情中謀取暴利的行為,理所當然引起了左派總統候選人桑德斯在內的許多人的嚴厲批評。儘管藥監局授予了他們這個特權,但屈服於民憤的吉利德在兩天後就申請撤回。


然而,這種卑鄙的舉動揭示了一個簡單的事實:醫療應該與利潤劃清界線。這個優先考慮資本利潤而不是人們的實際需要的制度,根本就是一個病態的制度。我們看到,在這場危機中全世界很多政府都把英勇的醫務工作者和高危人群的生命推去送死,並試圖維持經濟運作,來保障老闆們的利潤。我們認為,為了應對這個疫症,應該把吉利德等公司和整個醫療行業收歸民主公有,並讓最了解前線需要的醫護員工,來按需分配資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