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民、馬夫、塵肺病》: 官僚資本主義正扼住中國人民的呼吸

西裝革履的剝削者和以勞動為生的無產者,究竟誰更文明,誰更野蠻?答案不言自明

Razin 中國勞工論壇

這是一部無法在中國大陸公映的紀實電影,它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進入了中國人的視線——豆瓣用戶發現他們在標記了對這部電影的興趣后,導演蔣能傑會與之主動聯繫並將電影以網盤的形式分享。導演不計報酬、只為傳播和發聲的熱情打動了不少人,這部影片便以這種半公開、半地下的方式傳播開來。

作為關注這一敏感題材的獨立電影人,導演蔣能傑完成此片的過程歷盡艱辛,拍攝過程長達十年。這部紀錄片畫面粗糙且經常抖動,可見經費的窘迫。但和中共花大價錢拍攝的那些畫面精美、在視聽上都十分考究的關於中國強大軍事實力和工業、古代文物的華麗紀錄片相比,這部比它們更關心創造這一切的中國勞動者,而不是為統治階級歌功頌德。

片中的人物都是在湘西挖礦的工人。這些礦洞全部都是「非法」的——也沒有人給他們什麼合法的謀生途徑。在這裡,死亡似乎是家常便飯。因為用的是假炸藥,產生的毒煙使礦民中毒后,老闆急於救人逼迫其他人下礦,結果「進去一個倒一個,進去一個倒一個」,最後還是被政府用錢壓了下去。談到礦難事故時,他們的語氣平靜得可怕。「以前有家礦洞的礦民……礦民都死了。還有一家礦洞,民工也是全部死完。」談起事故之後的賠償,也得看老闆有錢沒錢,「老闆有錢就賠,沒錢怎麼賠?」

而對礦民們而言,中共官僚根本沒有為他們的生活、安全和健康起到什麼幫助。「昨天那些鬼腦殼(搞整頓的)不來就不會出事……想敲詐一些錢……喝了酒下礦井就昏昏沉沉,糊糊塗塗」。中共官僚的「整頓」究竟是想整頓什麼呢?是改善採掘的衛生條件嗎?為非法開採的礦民謀生路?都不是。在這裡即使是中共自己關於非法開採的法律都是可有可無的,官僚將其視為某種用來敲詐、吸血的工具,這就是中共的所謂「法治」。「2012年礦價下跌,物價上漲,開礦成本增高,當地政府對非法開採整頓加強,非法開採的礦洞紛紛倒閉。」終於沒法從礦民身上撈到油水了,在帶動政府「整頓」礦洞的積極性上,「市場規律」甚至起到了比法律大得多的作用!

礦民的困窘

「我有十八天沒洗澡了,十八天了。」礦民的衛生條件是十分惡劣的。他們在礦中完全沒有能夠過濾粉塵的面罩,罹患塵肺是他們的命運。「有家礦洞15,還是16個人,全都得病死了,除了沒下井的廚師,其他全都不在了。」塵肺病也折磨着活着的礦民們,即使脫離粉塵環境,病情仍然會加重。喪失勞動能力,乏力、咯血、呼吸困難甚至呼吸衰竭,完全依賴吸氧和呼吸機,今天新冠肺炎病人的痛苦是他們的日常。片中的塵肺患者趙品鳳已於2018年離開人世。他生前談起自己表示沒什麼治療的意義了,沒有低保,沒有政府承諾的報銷,家裡還要供兩個孩子上學,無力承擔經濟上的壓力。開礦挖煤二十餘年,他的勞動得到了什麼回報?村裡時時響起的關於「脫貧攻堅戰」的口號和官僚講話與現實形成了巨大的諷刺,許許多多像趙品鳳這樣的無產者離開得毫無尊嚴。

但工人階級仍然頑強地追求自己的生活。趙品鳳生前堅持平等地供兒子和女兒讀書,在礦山上,礦民和運礦的馬夫們也會聚在一起唱《濤聲依舊》,冬天喜悅於樹上美麗的冰花,對於什麼是美,工人階級根本沒有資產階級想象得那麼粗魯。他們也會熱情地談論起奧運會和閱兵——但從中我們看不到沙文主義者的狂熱和煽動仇恨,他們厭惡的是草菅人命、唯利是圖的官僚和資本家。正如恩格斯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中所說的:「他們自己就是命途多舛的,所以他們能同情境況不好的人。在他們看來,每一個人都是人,而在資產者的眼光中,工人卻不完全是人。」西裝革履的剝削者和以勞動為生的無產者,究竟誰更文明,誰更野蠻?答案不言自明。

據統計,中國有600萬塵肺病患者,而這只是中國工人階級職業病和苦痛的冰山一角。就像塵肺病一樣,中國的官僚資本主義扼住了中國人民的呼吸,巨大的貧富差距、惡劣的衛生條件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繡花枕頭的填充物。感謝導演和主創人員的堅持與勇氣訴說中國工人階級的真實故事。這部影片之廣泛流傳,並引起網上對塵肺病礦工處境的熱烈討論,已經是對中共政權亮起的另一個警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