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特維森學社」遭打壓:中共政權對左翼的又一次攻擊

無論鎮壓和言論封鎖的力度有多大,都不可以阻擋未來中國乃至全球工人階級鬥爭的巨浪

執傘生、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圖片為克雷特維森學社主辦的“紀念列寧誕辰150週年網絡文藝晚會”的宣傳及邀請函

2020年4月22日晚,由網站“主人公網”和網絡組織“克雷特維森學社”聯合主辦的“紀念列寧誕辰150週年網絡文藝晚會”在網絡上舉行。晚會由克雷特維森學社社長“黎懷”主持,主人公網站長顧金鐘致辭發言,來自全中國的472人參加活動。活動參與者亦包括天津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教授等體制內人物。晚會內容以文藝表演為主,活動以《國際歌》的集體演唱收尾。

4月24日,克雷特維森學社社長被警察帶走前緊急向學社負責人通知了情況。社長“黎懷”被訓誡後當天被釋放。隨即,為了避免警方打壓升級、波及更多組織成員或晚會參與者,克雷特維森學社與全部群組緊急自行解散。目前,中國人氣視頻網站bilibili(B站)上已經搜不到克雷特維森學社官方帳號,所有發布視頻遭到刪除。

大多數西方媒體特別關注自由派、香港民主派、人權律師、宗教信仰者在中國遭打壓的情形,但真正的左翼人士也在遭遇中共的持續鎮壓。2017年11月15日,中共警方就打壓了廣東工業大學舉行的一場以毛派為主的左翼讀書會。2018年6-8月,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嘗試自行組建工會,遭到資方迫害,而聲援佳士工人抗爭的青年被捕,並被迫在電視上認罪、稱自己受“激進組織”操控。由於介入佳士工人鬥爭,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在2018年遭遇不予註冊、會長被警察帶走、被校方強制改組的命運。隨後,全國很多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都被打壓和解散。

上述情況足以說明,今天的中共已不再是左翼政黨,但是中共政權仍然以“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掩飾自己,以維護其統治正當性,而習近平也在用一些毛派措辭和“馬克思主義”言論,試圖唬騙大眾。同時,資本主義復辟後,中共一直害怕真正的社會主義思想通過紀念列寧等方式,先在青年、然後在工人之間傳播。事件中的克雷特維森學社正是一個被視為“毛左”的青年學生組織,主要工作是宣傳左翼思想。該組織通過QQ群聯絡,並在B站上發布馬克思主義經典,以及左翼文學、哲學、歷史、政治類視頻。因此,這次打壓可謂中共政權對左翼的又一次攻擊。

打壓社會主義的“共產黨”

正如真正的社會主義者一直所警告的,中共政權為了維持統治而升級鎮壓。它並沒有表面上顯現得強大而穩定,而在疫情帶來的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經濟成長大幅下滑以及中國可能出現大規模失業的情況下,更是和其他資產階級政府一樣,陷入40年來最大的麻煩。儘管從2月中旬開始,官方不斷進行“正能量”宣傳,不滿的聲音正在升溫。因此,中共需要提防一切有行動力的民間團體,而習近平也在利用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衝突合理化本已空前的鎮壓。並且,這一輪鎮壓也波及香港,令10餘名泛民人士(他們與中國被打壓的左翼抱有截然不同的政見)從4月18日起陸續遭到逮捕。

在嚴重的貧富差距、政府腐敗、社會不公下,即使政府持續打壓,左翼思想在中國仍然出現回潮,反映群眾中存在政治意識的左轉——這是個積極訊號。這些左翼通常會被外界標籤為“毛左”,或者以毛派自居。毛派確實佔中國左翼的一大部分,但是“毛派”標籤亦可能代表各種不同意思,而且只是一些左翼的“圖騰”。我們與毛派對於誰是社會主義革命中堅力量、如何建成社會主義等問題上存在關鍵性分歧,而很多左翼也存在民族主義傾向,但也有部分正在擺脫這種局限,尋求國際主義的願景——中國的鬥爭是全球反資反帝國主義鬥爭的一部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中國的國家性質,毛派之間對中共可以從內部改良還是需要被取代有不同的看法。

中共每一次對異議人士的鎮壓,都意味著國家暴力升級、反抗中共的力量受損。因此,我們社會主義者對習近平的高壓政權下對一切左翼和自由派的鎮壓行為強烈反對。無論鎮壓和言論封鎖的力度有多大,都不可以阻擋未來中國乃至全球工人階級鬥爭的巨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