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浪潮下 農民工的處境

導致這一切的則是欠缺民主權利和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讓資本剝削以這種極端的形式進行

赤光 中國勞工論壇

窮人和勞工最受疫症危機打擊,而在這場災難的發源與中心,中國,它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中國最底層的無產階級——農民工。

2.6億名農民工是中國基數極大而受到壓迫最深的群體。他們廣受歧視,居無定所,同時承受着官僚與私人資本無底線的剝削。中國GDP在首季下跌6.8%,而今季的跌幅可能更大,而移工是成為首批失業人士。中國望正資產管理公司估計,中國約四分之一的勞動人口(2.05億人)正在處於“摩擦性失業”(一些人需要在不同的工作中轉移,使一些人等待轉業而產生的失業現象)。

在中共官方號召的復工后,鑒於官方對於各個城市鄉鎮之間的封鎖,農民工的復工備受阻力。即便在外地的工廠中,他們只有相當低的工資,同時並沒有能夠承擔風險的社保,但即便如此,也比待在貧困落後的農村能有更好的收入來源。

經歷了第一波的疫症后,很多回到工廠區的移工都難以找到工作,薪水低過去年,因為全球危機正在蔓延,使國際市場崩潰。很多移工在三月底湖北解封時回來“等待機會”。有的家庭已經面臨了沒有肉食品的境地。物價無節制的增長。在高強度的限制之下,個體商販的出售受到嚴格管控,而官方渠道則少之又少,甚至有趁機壟斷出售渠道的現象在。蔬菜與肉類幾乎翻了幾倍,對絕大多數普通家庭來說,已經成了這場災難的一部分。

復工的風險

之所以謂之進退維谷,即便成功復工,面臨的也是一場看不到未來的路途。中共人社部2月21日發布通知稱,涉及新冠病毒的醫護相關人員染病可算工傷,其他所有返工工作人員染病不算工傷,不能享受工傷保險待遇。農民工並沒有社會保險與各項福利的支持,官方在這場疫情中也毫無對工人們的扶持與幫助,只是單純的大範圍呼籲返工,卻不能給出任何支持,官方逃避了在這場經濟下行中所應當承擔的責任和義務,而將它踢到了工人階級的頭上,給已經深受不公平的工人階級,帶來了滅頂之災。

另外,因為戶籍制度的存在,工人想在城市定居難上加難,他們復工后,也只能擠在狹窄破舊的出租屋中。

不是這場瘟疫給了工人階級災難,而是這場瘟疫使工人階級的災難比之前更暴露了出來。在這場災禍中,我們看到的是工人的苦難,導致這一切的則是欠缺民主權利和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讓資本剝削以這種極端的形式進行。在一條中央高度控制的制度下,上層階級的既得利益者們無節制的索取,不顧無產階級的死活。社會資源的分配被官僚與資產階級控制着,壓榨着其餘人們的生存空間。即便到了這種地步,也有大量像中國紅十字會這樣的組織與團體的貪污存在。

在工會淪為獨裁制度工具的中國,需要建立一個真正能起到作用的獨立民主工會,從而組織整個工人階級,包括移工及城市居民,在現危機下為自己的需要而團結起來鬥爭。我們應當主張全民醫療保險及失業保險、廢除中介公司及非正式崗位、保障所有工人得到正式雇傭合約、大量增加醫療及退休金的投資,而不應花錢在維穩費及南海軍事化上。我們要將藥劑企業公有化及交由民主控制,不再讓它寄性在公共醫療系統之上。並將任何裁員和減薪的企業接管,交由工人控制和管理。廢除不公正的戶籍制度,讓工人能夠在城市定居,同時通過租金管制、將房產業民主公有化、充分所有空置房屋(在很多城市佔全部房屋數目的四分之一)以及推出一個大規模興建及出租可負擔房屋的計劃。

而這一切,都需要用我們的鬥爭去爭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