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只有大規模有組織的行動才能勝利!

對殺害了喬治.弗洛伊德的政治體制絕對零信任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 明尼阿波利斯支部

#為喬治.弗洛伊德討回公道#JusticeForGeorgeFloyd 

「我沒法呼吸」,這是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臨死前漫長的九分鐘裡,一次又一次重複斯聲力竭的吶喊。這是一場謀殺,由明尼阿波利斯警察一手犯下的謀殺。然而就在不久前,布羅娜.泰勒(註:Breonna Taylor,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警察在搜捕毒販時走錯住址闖進這位黑人女性家中將她殺害)和艾莫.亞伯里(註:Ahmaud Arbery,這位黑人青年在白人社區附近慢跑時無故遭到槍殺)遭到種族主義者所殺害,加上近年來已經無數有色人種被警察殺害,證明了這是美國的常態。

現在的明尼阿波利斯基本上已是個軍警政府。國民警衛隊正用坦克和步槍佔領城市戰略要道,包括幾天前抗議者佔領的橋樑和十字路口。

第三警區警察局起火後仍在焚燒,附近的第五警區警局被鐵絲網和拒馬包圍。成千上萬的人正志願清理街道。多數店家封閉門窗,這些店家很多在封住櫥窗的木板上寫了聲援運動的口號,傳達如此令人激昂的訊息,顯示了人群之中仍然存在一種深刻的團結精神。

市區附近的#ShortNorth藝術區的許多商家都封著,有些是出於必要,有些則出於謹慎。有商家在板子上寫了聲援的訊息

「該是我們挺身而出的時候了!在每個世代中,年輕人往往被說成是愚蠢的人,年輕人被剝奪公共服務預算,年輕人被踢出各種公共空間,還遭到視若無睹。你想這樣會產生什麼結果???不要把門鎖緊,要敞開心扉、傳播愛。」

明尼阿波利斯正在發生的,是一場由有色人種的年輕人領導的工人階級的反抗。他們在24小時的抗議和佔領期間,無畏地與全副武裝的警察對峙,成功逼使政府起訴殺害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察,並且引發了一波蔓延全國爭取黑人人權的運動,而且還得到國際上各地陸續展開的聲援遊行支持。民主黨,作為明尼阿波利斯市(以及該市位於的明尼蘇達州)的執政黨,正想方設法並絞盡腦汁壓制抗議活動,企圖把抗議運動導向一直讓有色人種失望透頂的體制之內。

我們需要弄清楚,究竟是誰在「糟蹋我們的城市」?是那些種族歧視的警察!是那些建制派!是那些大企業!

特朗普(台:川普)在推特上發文說「有人開始搶劫就會開槍」(“looting starts, shooting starts.”)之類的話,此話一出已經有給極右派壯膽的危險,而且各地確實陸續傳出這類威脅,但是建制派故意誇大「外部煽動者」和右翼武裝民兵的威脅,以此藉口來鎮壓真正的抗議。

媒體聲稱抗議活動受到「外部煽動者」、無政府主義者又或是反法西斯運動(ANTIFA)的指揮。但是任何直接參與明尼阿波利斯起義的人都知道,這絕對是胡說八道。「外部煽動者」怎麼可能是讓抗議蔓延到每個大城市的關鍵因素?真正發生的,是最前線由有色人種青年發起的工人階級的起義。川普威脅要把ANTIFA定性為恐怖組織,目的一是分散注意,二是煽動他的右翼支持者,三是試圖以此分裂運動內部的團結。我們需要以團結和大規模行動來作為反擊。

國家恐怖主義與社區自衛

這場明尼蘇達州史上最大規模的執法部署,絕非為了制止右翼暴徒。難道現在有哪個白人至上主義者被逮捕了嗎?所謂「善良正直」的國民警衛隊,運動他們至今,他們的事蹟只有針對記者攻擊,甚至用橡膠子彈打傷正在報導和平抗議的攝影師的眼睛,或是恐嚇試圖組織守望相助隊確保自己社區安全的工人階級

實際上,在阻止右翼暴徒的任務中,工人階級自身,特別是有色人種,是最有效的力量。例如,當索馬里裔社區的民眾看到有可疑人物試圖在社區購物中心縱火時,他們立刻團結起來阻止他,而警察和國民警衛隊則完全無視人們的報案。還有一個例子是,抗議者在第三警區對面的一家汽車零件店家抓到一名疑似警察臥底正在打砸縱火。5月31日,有一架運油車企圖輾過在州際公路上抗議的人群,警察和國民警衛隊事後才來到現場,然後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卻是用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逼迫驚魂未定的抗議者踉蹌離開大橋。

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可靠的證據表明國民警衛隊有什麼實質做為制止了那些白人至上暴徒的威脅,但是建制派財團媒體都不斷強調這一點,因為這是一個有用的藉口,可以壓制當下的抗議活動和團結。例如,媒體告訴人們不要在院子裡放支持抗議的標誌,因為這可能會引來右翼暴徒的攻擊。當然,川普的推特、加上大家記憶猶新2017年夏洛特鎮(Charlottesville)發生的白人恐怖襲擊,但工人階級社區自發組織起來的保安委員會是對真實威脅更有效的防禦,遠比什麼國民警衛隊更有效。

明尼阿波利斯的市長(Jacob Frey)弗雷和市政府,用國民警衛隊來分化抗議活動,然而這些抗議本身已贏得不少重大勝利。最初,亨內平郡(Hennepin County)檢察官邁克.弗里曼(Mike Freeman)遲遲不逮捕殺害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察,他聲稱有未公開的「其他證據」證明肇事警察無辜。隔天,示威者佔領了第三派出所並放火把它燒掉,警察紛紛逃竄,隨後涉案的警察德雷克.沙文(Derek Chauvin)就被逮捕了。顯然這告訴我們:直接行動立竿見影。

對峙著的抗議群眾和美國國民軍
工人階級的鬥爭

第二天,抗議群眾繼續高喊「一個倒下,還有三個!」(one down, three to go.),指幫兇謀殺喬治.弗洛伊德的其他警察仍未受到任何起訴。此外,市政府也沒有表明任何意願對市內警察機構進行任何結構性改革。我們的路途還很漫長。而如果這時候我們對引起這次危機的政治體制獻上任何一點信任,那都會是嚴重的錯誤。

明尼阿波利斯市本身的歷史,就為我們如何應對政府武裝介入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教訓。在1934年的卡車司機罷工期間,政府派出國民警衛隊鎮壓罷工。他們向罷工的低薪卡車司機開槍、恐嚇罷工組織者的家人、甚至逮捕了罷工的全體領袖。但這些都沒有打倒工人們,因為組織罷工的社會主義者為運動建立了真正的民主體制,如此一來即使受到鎮壓罷工也能繼續,同時也有能力解決公共安全問題。

現在,明尼阿波利斯工人階級社區中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組織起了社區委員會,負責清理街道;向遭受催淚氣體、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攻擊的人們提供醫療幫助;互相通報潛在威脅;還有使人們避開國民警衛隊和右翼暴徒的暴力威脅。當地勞工運動也應該在這一過程中發揮積極作用,並投入實際資源來提供幫助。

例如,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的一名當地成員與綜合交通工會(ATU)1005號支部一起動員公車司機,拒載警察,也拒絕幫警察運送示威者到拘留所。這就是公認力量的生動例子。紐約也有人採取了類似的行動。同時國際綜合交通工會(ATU International)也發出了類似的倡議。自那時以來,已有3500多人加入了「工會成員支持#JusticeForGeorgeFloyd」的Facebook小組,討論發起類似的行動。此外,諸如國際碼頭與倉庫工人工會(ILWU)全國護理師聯合工會(NNU)美國通信工人工會(CWA)以及數十個地方工會都發表了團結聲明。明尼蘇達大學明尼阿波利斯公立學校等機構已經斷絕與警察的合作關係。

為了贏得 #JusticeForGeorgeFloyd(#為喬治.弗洛伊德討回公道)的勝利,我們需要進行大規模、協調一致的抗爭活動,並計畫一天的全國共同行動日,以抵抗軍方鎮壓示威遊行的企圖。廣大工人階級,特別是勞工運動,應該充分動員工會成員參加這些行動,並應想辦法阻止軍方利用我們的職場資源來壓制這場聲討公道的運動。昨晚軍隊發動的暴力行動中,有社區鄰里只是站在自家門口就被橡膠子彈擊中。如果我們從這裡可以預測接下來將發生的事情走向,工會就應該立即準備為期一天的大罷工。這場罷工可以贏得各族裔人民的同情,甚至已經表達聲援運動的小商戶也會支持

抗爭運動應該與全國的共同行動串連在一起,特別是有些城市的警察已經開始公然暴力鎮壓和平的抗議行動。全國各地城市都有類似的宵禁,國民警衛隊已經派往洛杉磯、亞特蘭大和底特律。現在全國有將近4000萬失業者,其中有色人種佔了很大比例,加上到處都有無數種警察族歧視暴力的實例,尤其現在川普擔心連任失敗而正想方設法煽動支持者,如此局勢埋下的炸藥一觸即發。

民主黨的角色

大部分爆發主要抗爭的城市,從上到下都是由民主黨政客統治的。荒唐的是,這些民主黨政客的反應不是解決自己城市裡失控的警察和嚴重的不平等現象,而是煽動對抗爭者的恐懼和動員軍隊。

相比之下,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的公車司機工會領導層在內的社會主義者們,正在指明道路,指出團結一致的各種族工人階級在打擊種族主義方面的關鍵作用。請看社會主義替代西雅圖市議員薩旺特(Kshama Sawant)聲援#JusticeForGeorgeFloyd運動的演講,她呼籲進行真正的警務結構改革、向億萬富翁徵稅以建造永久性的廉價住房、並推行綠色就業計劃。

這樣的表態與民主黨左翼,包括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奥卡西奥-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台:歐加修-寇蒂茲)等截然不同。不幸的是,他們除了發表支持抗議的聲明外,就甚麼都沒有做。當衝突一觸即發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更多像薩旺特這樣會實際支持該運動的民選政治人物!運動白熱化的情勢已意味著我們必須跟與富豪、財團利益和警察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民主黨決裂。

我們正在踏入一個爆炸性鬥爭的新時代。我們抵抗國家鎮壓這場反抗的同時,也可以為今夏及以後更廣泛的運動奠下基礎。我們需要採取果斷的直接行動,才能阻止租戶被迫遷、阻止川普把移民驅逐出境、終結不安全的工作條件、停止削減公共教育和社會服務經費、以及防止氣候災難。年輕人和工人階級正在採取行動,我們不僅應該繼續與種族歧視的殺人警察作鬥爭,而且還要與這種剝削性和壓迫性的制度中一切固有的不公正現象作鬥爭。

明尼阿波利斯本週發生的事件,顯然使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和被壓迫的人感到激動。抗議活動遍及全美和世界各大城市。資本主義是一種殘暴和壓迫的制度。儘管具體情況可能因地而異,但各地的工人階級和被壓迫人民都同情喬治.弗洛伊德,也同情他身後爆發的追求真正正義的運動。這顯示了反對一切形式的剝削和壓迫,以及反對資本主義制度本身,而建立國際團結的潛力。畢竟「對一個人的傷害就是對我們全體的傷害!」

社會主義替代呼籲:

  • 一個倒下,還有三個!立即起訴全部四名兇手警察。
  • 撤走國民警衛隊!國民警衛隊除了恐嚇工人階級社區、傷害報導非暴力抗議活動的記者、以及保護銀行和警察局外,什麼都沒做。你們該滾蛋了!
  • 擴大抗爭!展開 #JusticeForGeorgeFloyd 的大規模有組織抗議和全國行動日。
  • 對一個人的傷害就是對我們全體的傷害!工會應充分動員成員參加抗爭,組織隊伍協助保護抗議者,並策劃一日大罷工。
  • 建立社區委員會!用來討論運動的下一步,防止右翼暴徒跟國民警衛隊的暴力威脅,並分配援助資源。
  • 對弗雷市長零信任!立刻在社區人民主導下,解散並重組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機構。必須組織一個民選且具有實權的平民監察委員會,掌管警察的聘用、解僱、審查預算優先事項以及傳喚證據的權力。我們呼籲在全國範圍內落實這種模式。
  • 將預算分給學校和平民住房而非用於警備!警察暴力是資本主義制度的組成部分,而資本主義制度是結構性種族歧視和不平等的基礎。我們呼籲開徵富人稅,用以投資於環保工作、社會公共服務、公共教育和平民住得起的社會住房。
  • 整個體制都犯罪!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爾科姆•X(港台:麥爾坎.X)曾說過:「沒有不存在種族歧視的資本主義制度。」為了贏得持久的社會變革,我們必須把對抗種族歧視警察和親資政制的鬥爭,擴大為對抗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的鬥爭。
  • 加入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