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國土計畫法》為誰計畫?

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09年,莫拉克風災已向世人展示過度開發的惡果,並迫使政府推出國土計畫法,以國土保育/海洋資源/城鄉發展/農業發展等分類規範不同強度的使用,並規定地方政府限期提出縣市國土計畫,但就像前瞻建設,資本主義將使這一進程淪為利益分贓的倒數計時器,不僅無法完整保護土地,反而在重新規劃和分類可開發程度的過程中,更有計畫的為了開發利潤殘害自然環境。

今年4月17日國土計畫修法通過,縣市國土計畫擬定期限延長1年、縣市國土功能分區延長2年,名義上為的是讓地方政府「協調」出更完備的計畫,實際上則是讓財團好整以暇地染指計畫內容,同時購地置產、囤地套利。

親資民進黨

先前,立法院一讀通過後,政委張景森力求讓「重大建設」脫離國土計畫法限制,護航私人樂園、石化工廠等財團圈地的野心,過往的中科四期正是將農地變為高污染高耗水科技園區的「重大建設」。此舉,引來關注環保問題的人士與團體諸多抨擊,要求退回該提案。

剛離開環團加入民進黨當立委的洪申翰,卻順應黨意反對退回,辯稱:「不然期限過短怎麼處理?」確實,要協調地方開發利益,各級政府需要時間轉圜;同樣加入民進黨當立委的范雲也反對退回,藉口是避免惡鬥空轉──兩者自甘充當民進黨表決機器。

雖然以重大建設之名開發圖利的野心最後未寫入條文,但這並不阻卻各大財團的破壞性開發與土地套利活動。即便極少數的民進黨立委跪著抨擊與反對,仍不能阻止民進黨全黨執行有利於台灣資產階級的政策。

當環境遭到破壞,依靠河川和生態的工人、貧困的農漁民將首先受害。我們必須解決資本侵蝕土地的失序狀態,農地工廠即是例證之一,但官方農地總量控管不僅無法達到,而且不能守住:中央政府曾一度要求地方政府各自達到一定農地面積,各地方政府立刻強烈反撲,迫使中央只規定全國總量。結果,比起於原先分配給縣市的面積,落差最嚴重的高雄和新竹所提計畫共少了29,158公頃,屏東和澎湖則根本不保留農地,意即,各縣市已準備圍剿國土計畫法的「初衷」,並獲得最小的開發限制。這並非地方邪惡勢力對中央虛弱理想的統治,而是各地資本家富人在全國土地上的投機套利意圖所導致。

終結資本獨裁,才能復育環境

農地太少無法通過審查的情況下,地方政府就可能把不適合耕作的「農地」拿來充數;反而過去做為「都市計畫農業區」的土地,在縣市國土計畫中就有87%(約8萬7千公頃)被劃為都市發展用地,這意味著財團將得手便宜農業土地,進而轉做工商開發,將我們的糧食與生態,再次葬送給由利潤來驅動和形塑的產業空間分布。

除了農業相關土地,縣市計畫合起來共有15,347公頃被規劃為「城鄉發展區」第2類和第3類,這些分類是用於預計5年內進行開發的土地,其中許多將成為房地產商牟利的住宅商業區,以及為財團降低成本的產業園區,好做為蔡政府和地方藍綠政客交給回流台商的「成績單」。

國土計畫法中一再提到立法是為了氣候變遷,但面對氣候危機,從亞泥等財團行徑已可見,資本主義要麼是復育環境的絆腳石、要麼就是破壞環境的兇手,我們無法透過資本利潤獨裁制及其附屬法律,來贏得足夠的資源與權力迎擊氣候危機。

就像全球資本主義對環境的破壞,和它所加劇的氣候變遷,都並非一國一地的事件,再完善的土地計畫也不能徹底阻止外資和回流資本以產業特區之名聯合掠奪「國土」,也不會妨礙台塑和其他台灣資本汙染東南亞、美國和世界各地的環境。

資本主義無法實現空間合理配置,而單靠法律工具也難以阻止農田與自然環境被破壞,只有當土地、樹林、水源以及其他自然資源在工人階級、原住民和當地農民社區的民主公有控制與管理下,才能提出合理的土地分區計畫。對抗環境破壞的鬥爭,是與社會主義計畫經濟取代資本主義破壞的鬥爭密不可分的。

為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

«   建立工人政黨,團結勞工階級、受迫遷者、貧困農漁民,以及受壓迫者。

«   將財團、富人控制的地產收歸民主公有、既有公有土地轉為工人民主控制,地租與土地收入用於復育國土,以及由工人階級民主決定的經濟區位計畫,消除利潤主宰的失序產業分布。

«   國有化運輸業、建築業、銀行業等重大部門,透過發達公共運輸消除城鄉矛盾與失序的都市擴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