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運動必須向種族主義說不!

這種針對特定族群的差別對待,如同70年代黑人平權運動之前的美國,又或是種族隔離政策時期的南非,是公然的種族主義

帕莎,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的抗爭運動爭因疫情而暫時減少。不過,這不是唯一的原因。運動自去年6到10月數百人上街的高潮,早已逐漸走下坡。加上缺乏清晰的方向,運動必然地出現疲憊。要維持並整合足夠強大的群眾抗爭力量來對抗人類歷史上最惡劣的獨裁政權,運動需要有組織、民主架構、且最重要的,就是向中國工人階級輸出革命的策略。缺乏這些元素的情況下,運動在11月開始出現對西方帝國主義的幻想,我們就曾經警告過種族主義情緒有機會萌芽,並會破壞運動。不幸地,如今這個威脅正逐漸成為現實。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初,由於香港政府拒絕採取任何有效防疫政策,新成立的醫護員工正發起罷工,要求全面封關。

另一邊廂,號稱「黃店」(支持反政府運動)的光榮冰室貼出告示,稱其員工「只懂廣東話和英語」,而拒絕接待任何說普通話的顧客。其後,餐廳再次澄清歡迎台灣人。換言之,語言問題是假命題,實際上劍指中國大陸人。

中國人不等同於中共

這種針對特定族群的差別對待,如同70年代黑人平權運動之前的美國,又或是種族隔離政策時期的南非,是公然的種族主義。但是在香港,光榮冰室的舉動卻得到了許多支持民主運動的民眾所支持。霎時間,其他「黃店」皆紛紛仿效,有些更以防疫為由,直接告示「恕不招待大陸人」。然而後來疫情在歐美全面爆發後,亦不見得停止招待西方人士,可見防疫問題也是個假命題。

固然,我們理解這種情緒源自於香港人長年遭受北京的打壓。但中共政權與廣大中國大陸的民眾並非一樣的,實際上中國廣大勞動者與香港人一樣都是中共壓迫的受害者。

然而,右翼本土派一直試圖將中共與中國人混為一談,煽動所謂的中港族群對立。

至於香港這些支持民主運動的「黃店」,以疫情為由無差別針對中國大陸人,實際上與西方以川普為首的右翼民粹、將亞洲人與新冠病毒等同起來無異。美國媒體報導在過去幾個月間,美國亞裔人遭受更多的種族歧視,包括語言侮辱乃至嚴重的暴力攻擊。

關於這次疫情,港台媒體,尤其是香港反建制陣型,都會使用「武漢肺炎」來指稱這個疾病。很多人為了抗議中共而拒絕使用「新冠肺炎」一詞,更提出西班牙流感、中東呼吸綜合症等作為例子。

但是,以某地域來命名疾病的做法已經被今天的科學界所摒棄。世衛於2015年更改疾病命名標準,避免使用特定地域或社群,並指出如「中東呼吸綜合症」等名稱會造成「負面後果」。當年的決定,是受到了中東國家的壓力。而西班牙把1918年流感稱為「法國流感」──該流感其實不是源自於西班牙,而是因為當年該國沒有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未有軍事審查,因而成為了第一個允許媒體廣泛報導疫症的國家。至於2009年爆發的H1N1豬流感,也沒有因其源自美國而被稱為「美國流感」。

種族主義如病毒

如同病毒一樣,種族主義歧視並不會只侷限於特定族群。種族主義源自於資本主義的不均、貧窮、房屋短缺與經濟危機。在中國大陸,針對湖北和武漢人的地域歧視也是非常嚴重,亦因此最近爆發多次抗議。尤其是湖北人感受到最大的壓力,在尋找工作或旅行到其他省份時往往會面對更大的困難。

至於香港的泛民主派,基本上悉數屈服於近期升溫的排外情緒下。他們是機會主義者,為了希望在9月立法會選舉撈取更多選票而向當前的排外情緒屈服,甚至妄圖在這個不公平的選舉遊戲中擊敗建制派。他們非但沒有譴責公然種族主義的「黃店」,民主黨早前更迫使該黨中委蔡耀昌辭任所有黨務,原因是他對於光榮冰室等黃店的種族歧視,要求平機會主動調查。

社會主義者反對種族主義,因為這是鬥爭成敗的關鍵。香港革命並不可能只在一個城市成功,除非中共面臨全國的革命反抗,否則不會倒台。獨裁專政是需要被打倒的,歷史上從未有專制政權可以被成功「遊說」改變其統治手法。因此,只要中共一日在位,香港就不會得到任何有意義的讓步。

為了團結中國大陸廣大工人鬥爭,我們必須完全抵制任何種族排外主義的情緒,並且提出中港兩地群眾的共同立場:爭取工會權和罷工權、解封網管和報禁,反對裁員、低薪等等。反之,種族主義一旦在香港的民主運動中植根,只會分化中港兩地的勞動群眾,甚至可能把大陸人推向獨裁者的懷抱,或者在兩個爛選項中不站邊。因此,唯有拒絕種族主義,香港革命才能成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