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要罷免韓國瑜、更要工人階級的政治出路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四月七號,罷韓運動得到有效連署書37萬份,通過韓國瑜罷免案第二階段,並將在六月六日舉行罷免投票。連署書的驚人數量,揭示著反韓的群眾熱情已經被捲動起來了。韓國瑜將可能成為「中華民國」第一個被罷免掉的縣市首長。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歡迎這一發展。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這場罷韓運動不僅應當堅定拉下韓國瑜,不僅要對抗那些庇蔭於黨國獨裁而茁壯的地方派系,也需要進化為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工人抗爭。這些資本權貴的代理人不僅僅是國民黨與韓國瑜,更包括著檯面上其他顏色的親財團政黨政客——民進黨、民眾黨、無黨籍人士等。只有建設工人階級鬥爭的政治出路,才能帶來真正的改變。

 資本主義危機下的怪胎

韓國瑜現象並不是偶然的,而是資本主義建制危機下的畸形產物。韓反映著主流大黨無法解決社會危機的情況下,產出了一個不受控制且不穩定的保守右翼民粹人物。資產階級需要一張草根形象的臉孔來收割基層民眾不滿現狀的情緒,同時又害怕他的民粹政治路線會帶來更大社會的不穩定。

2018年,進步傾向的群眾對民進黨大感失望——因著同婚延宕、勞基法修惡、刪除七天假、轉型正義不力,而傳統的國民黨軍公教支持者又在年金改惡政策下被刺激起來大力反對民進黨。正如2018年11月大選後,眾多評論員所說:贏的不是國民黨,而是「反對民進黨」的情緒贏了。在政局中缺乏一個左翼工人政黨作為挑戰新自由主義的替代方案下,群眾反對現狀的情緒當時被扭曲為以韓國瑜為表徵的保守右翼民粹主義,及其背後對「國民黨獨裁」的緬懷情緒。

右翼民粹主義現象不是台灣獨有的。不論是美國、巴西、菲律賓、英國都有相似的例子——由於主流建制大黨都選擇維持現狀,而政局中又欠缺足夠強大的左翼力量提供出路,使憤怒的基層群眾被右翼民粹勢力吸引——川普、博索納羅、杜特蒂、強森等人。這些政黨都主張民族主義、種族主義、親獨裁、反女權等,其政策往往難以預測,統治不穩定。

韓國瑜現象亦反映著中美衝突升溫下兩岸關係兩極化。韓國瑜親中立場鮮明,主張台灣與中國建立經濟和政治同盟。而去年以來中共在中美衝突中節節挫敗,使整體上台灣資產階級轉向靠攏美國、傾向擺脫中國的經濟影響。這使韓國瑜的立場在目前受到孤立,也是他今天成為被攻擊對象的因素。

國民黨分裂的根源

韓國瑜現象反映國民黨的危機,他的出現也加深了國民黨的危機。面對罷韓運動的壓力,多數國民黨政客紛紛拋棄他。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表明,國民黨若高調反制,恐怕只會引起反效果。甚至在國民黨內,亦有人主張韓國瑜應自行請辭高雄市長。因為韓國瑜如果被罷免成功,勢必會帶給國民黨聲勢進一步的衰退,甚至有可能影響到2022年的縣市選舉。過去支持韓國瑜上任市長的高雄地方派系,對於罷韓紛紛選擇觀望、不公開表態。不能排除,這些過去支持過韓國瑜的高雄地方派系,會得出放棄韓國瑜並與民進黨合作或協調好利益分配的結論。

國民黨的危機與分裂,一方面因為長年的貪汙腐敗與親財團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中共強硬統治的危機在台灣的反映。中共在國民黨與部分台灣資產階級的配合下不斷加強干預和控制台灣資本主義和政局,但不僅沒有強化國民黨的力量,反而遭遇到群眾的厭惡和激烈反抗。不僅在台灣,對香港、新疆以至一帶一路的國家,習近平的強人統治也是如此搬石頭砸自己腳。

在2014年318運動的第一波群眾抗爭衝擊下,使國民黨各派系在如何維護各自利益的方法上出現分歧,導致陷入長期的分裂。當國民黨視韓國瑜為救星之時,卻被2019年香港抗暴運動致命地擊倒,在大選中陷入歷史性挫敗。可見,要想擊倒國民黨最至關重要的是群眾鬥爭的力量,而民進黨只是在工人階級還未形成獨立的政治力量時,得以趁機收割選票上的成果。

但國民黨的危機並不會改變中共對台的統治方針,反而使中共獨裁作出截然相反的結論——正因為對台控制不夠強硬,使得親美的資產階級獨派勢力坐大,因此需要採取更強硬的對台措施。在中共的大方針下,國民黨的危機並不會因為韓國瑜失勢而消失,而會變得更為嚴重。台灣資產階級在絕望的危機中可以換上其他形式的統治人物,例如代表獨裁鐵腕的、強硬的右翼台灣民族主義等等,因此、若果制度不變,右翼民粹主義的重新抬頭只是時間的問題,並且將對工人、女性、青年以至少數群體造成威脅。

基進黨製作的道具

不可依賴民進黨

作為黨國遺毒之一的地方派系,在今天實際上是台灣資本主義系統中的資本家、地主、財團及其代言人集團之一。不論是親國民黨又或是親民進黨、民眾黨的資本家,都與這些集團的利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合作、衝突、摩擦、交合繁殖。要想根除地方派系,絕非一個擁護資本主義制度、拒絕群眾抗爭、打壓工人階級運動、害怕社會兩極化的民進黨所能實現的。

例如在上一個中央政府任期,民進黨政府嘗試透過由上而下的行政手段改革農會與農田水利會,但卻無力戰勝深根蒂固且盤根錯節的泛藍地方派系。面對著願意投誠民進黨的「前泛藍」之地方派系,民進黨卻是願意與之緊密交織相融。可見,這只是一場民進黨嘗試爭奪地方派系政治領導權的鬥爭,而非真正要清除地方派系。

所以,主導罷韓運動的親綠營領導層將會有意識的把這場「罷韓運動」控制在極為有限的範圍之內——而不會樂見積極響應罷韓運動的基層群眾往前進一步挑戰跨足藍綠白三黨的資本統治。

民進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與其他形式的親財團政策,長遠來說也會引起群眾反彈,右翼民粹主義未來可以重新出現,哪怕是另一個新的韓國瑜,又或是更右翼的台灣民族主義勢力,試圖填補藍綠白留下來的政治真空。因此群眾鬥爭必須有工人階級政黨的領導,提出挑戰資本主義制度的出路。

ISF給罷韓運動的綱領

 ISF主張!這場運動不只要罷韓更要挑戰韓流背後那些迂腐敗不堪的地方派系。還有那些與泛藍地方派系及財團大佬眉來眼去、藕斷絲連的親資政黨(國民黨、民進黨、民眾黨、無黨籍親資政客等)!這些政黨政客中,可能勾結迎合於中共獨裁,又或是服膺於美帝國主義之下,又或嘗試左右逢源從中取利,無論如何都不會為工人階級的利益服務。

只要資本主義制度繼續延續下去,台灣資產階級及其政治代理人便會繼續對民主權利發動攻擊,例如:將2014年318運動中「佔領行政院」的社運抗爭者判刑(藉此對社運抗爭來殺雞儆猴)、又或是嘗試刪除產職業工會罷工權、打擊工會抗爭、或是繼續擁抱黨國獨裁時代所遺留下來的反民主法令——集會遊行法、禁止政治罷工等等。

這場鬥爭需要支持一切有利於工人階級的經濟訴求,包括全民退休保障、八小時工作制、向富人徵重稅等等,並且反對打壓318運動抗爭者的政治審判,反對打壓組織工會和政治罷工的民主權利。同時,也要要求將社會財富與各大產業民主公有化並服務於社會之所需、而非為了少數人的利潤而生產,也才能確保所有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真正能夠成為民主管理社會運作的主人,這意味著社會主義工人民主。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