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拒作危機替罪羊!團結鬥爭反對資方趁火打劫!

黃梓豪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新冠病毒的爆發,擊潰了早已被新自由主義政策搞得殘破不堪的多國醫療體系,也捲起了戰後最大的全球經濟衰退——將無數工人、窮人推向疾病、死亡與失業的災厄中。

因著相對健全的全民醫療保險和對抗SARS的防疫經驗,更重要的是因著成千上萬直接、間接參與防疫的勞動者的犧牲奉獻,台灣防疫工作得以優於世界各國。台灣工人和青年對中共獨裁的高度不相信,施壓台灣當局在初期中共隱瞞疫症時已開始著手準備,比很多抱觀望態度的國家有時間上的優勢。

但即使在首回合勝出,面對資本主義經濟災難殺到台灣的時候,台灣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可以擋下裁員、無薪假、減薪、貧困海嘯嗎?

民進黨政府提出紓困政策2.0,總額現達1.05兆元,這乃史上金額最高的國家資本主義紓困計畫。政府想藉此來延長政權的蜜月期,同時為資方買來短期的穩定,但事實上和所有資本主義「解方」一樣,基層的工人階級在這紓困政策中是獲得不到多少甜頭。

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時間越長甚至是疫情過後,基層工人階級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台灣工人階級需要開始準備反擊。

誰的紓困振興方案?

在1.05兆的紓困金中,政府聲稱給予勞工、基層的紓困預算占了將近1成,1035.2億台幣(內容主要是補貼資方人事薪資支出、職業培訓補貼、吸納被資方所解僱的失業人口,另外有300億用於發放給未達課稅標準、勞保投保薪資低於23800元的小型自營業者,40億作為弱勢津貼)。

相比之下,台灣資方除了可以得到6500億元的廉價信貸外,還能得到貸款利息補貼、刺激內需消費的收益、水電費減免、營運資金補貼、減免稅項、融資保證等政策優惠。可見,當前的紓困政策對於工人階級的幫助仍是杯水車薪。而台灣資方則是普遍貪得無厭的想要從中挖取更多公帑補貼!並且得以更自由地將衰退惡果轉嫁給工人來承擔!

執政當局大力的宣傳營造用心顧及工人與基層福祉的形象,卻不能掩蓋住當前失業危機的惡化——台北市勞動局統計,今年3月對比去年同期,申請失業給付的人口足足增加了45.74%!與此同時、民進黨政府也進一步地大膽放寬七休一,並且解除工時規管的上限。讓有崗位的工人階級變的更加血汗過勞。而解除工時規管上限,也將帶來消滅就業崗位的效果,惡化失業風暴(因為此舉將使資方可以把一個人當三個人用,從而消滅兩個工作崗位。)!

共體時艱是謊言

截至4月20日,勞動部統計下有通報施行的無薪假人數已經突破1萬5千人,創下10年來的新高,而現實上受到衝擊的勞工勢必不僅如此。令人遺憾的是,在疫情海嘯與經濟衰退的壓力下,未能有堅決且具戰鬥力的工會抗爭來反對資方所謂「共體時艱」的謊言——獲利攀升之時,資方又何曾大幅改善勞動條件?為何工人又要在營收虧損之時自願充當衰退替罪羊呢?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公開呼籲,真誠支持工人抗爭的工會在五一勞動節這天,應正式提出課徵防疫富人稅、堅決反對減薪裁員無薪假等訴求並為此建設工人運動。使更多工會會員與無工會工人明白,工人階級可以不做危機替死鬼!讓全國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的保障不再只有少得可憐的1035億!錢在哪裡呢?就在台灣資本家們的金庫裡!而這些錢,正是無數工人階級辛勤勞動下的社會財富成果,卻被這群資本鉅富竊佔於一人一家之手!

根據傳媒報導,極保守估計台灣富人藏富海外高達15兆新台幣!而這也還不包括他們在國內所持有之資產!這筆錢如果用於增加工人的工資和失業保障,將能大大紓緩工人生活的困境。

的確,台灣有為數甚多的中小企業在此疫情衝擊下的確將面臨嚴重的虧損與倒閉危機。因此!工人階級、工會現在需要做的,不是在「共體時艱」的唬爛下上當受騙!而是組織抗爭!建設由受雇工人獨立組織的委員會來檢查「真實的」帳本與財務狀況以及老闆們、大股東們的真正的財富數額。這些公司應無償逕行國有化,交由該公司工人獨立組織而成的委員會來接手經營管理。

對抗疫症和經濟崩潰的鬥爭是全球性的。沒有一個國家、一個工會或一個地方的工人階級可以單靠自己的力量避免危機,而需要全球的反擊。世界各地由義大利到中國以至美國的無數工人和青年,開始明白到制度需要改變,如果資本主義和寄生性的股市繼續統治主宰我們的生活——那麼經濟、衛生及生態災難就不會改變。

台灣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若想擋下因著全球經濟衰退而來的裁員、無薪假、減薪、貧困海嘯。就必須採取行動、組織起來、建設工人抗爭。不讓資方趁火打劫肆意橫行!

工會鬥爭是重要起點,但勞動人民也需要一個工人群眾政黨來發出自己的政治聲音,因為不論藍綠白政黨都不能終結這場危機,也不能保障工人的健康和生計。如果你同意需要建立工人階級的戰鬥性替代方案,請加入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文字

ISF提出——五一勞動節,台灣工人抗疫訴求:

1.     工人階級組織起來,建立工會及工人群眾政黨。反對裁員減薪苛刻福利或施行無薪假。在不扣減薪水的前題下,工人有權在家工作,並落實真正的八小時工作制,終結血汗過勞。

2.  工人階級與窮人、小業主免繳房屋或店舖租金與水電、電信等雜費。設立防疫富人稅,為拯救工人的防疫基金提供財源。金融部門民主公有化,藉此防止富人資金外逃。

3. 停止給予大企業及大財團紓困,工人階級組織獨立調查、揭露資方業務與財產秘密,由資方與大股東之財富來填補營運虧損。所有大企業則無償收歸國有,交由該公司工人之民主組織來經營管理。

4. 不信任藍綠白資產階級政府的防疫工作。由公共醫療部門下的科研專家、醫療業勞動者、居民代表和病人代表等民主選派代表參與防疫指揮監督等工作。

5.  擴大公共醫療資源,並且將防疫用品及醫藥產業民主公有化,補足醫護人力,以確保工人階級之生命安全,防止資本家在疫情期間及疫情過後大發災難財,並且讓工人階級在職場上都可獲得相應充足的防疫用品,推行全國全面篩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