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主義替代和DSA不同於何處?

Elan Axelbank,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

許多剛接觸社會主義運動的人可能會問: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和“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不同於何處?大家會一起合作嗎?為什麽加入一個而不是另一個?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總是被問到這些問題,我們希望在這里提供一些答案。

在美國,成為社會主義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令人激動。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調查顯示,更多的年輕人支持社會主義而不是資本主義。隨著工人運動中戰鬥精神的重新出現,罷工正在增加。三年以來,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直是美國最受歡迎的政治家,他現在是美國總統的頭號競爭者,認為“億萬富翁不應該存在”。

盡管遭到亞馬遜和億萬富翁階級的反對,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公開的馬克思主義者莎瑪·薩旺特(Kshama Sawant)還是開始了她作為西雅圖市議員的第三個任期。DSA有5萬多名成員,其中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是國會議員。社會主義替代和DSA是國內最著名的兩個社會主義組織。

社會主義替代和DSA有什麽共同之處?

社會主義替代和DSA都將資本主義視為社會問題的根源。在這一體制下經濟掌握在私人手里,以利潤而不是人的需求為基礎。我們相信,沒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會主義,我們也不相信自上而下的,專制的斯大林主義政權曾經是,或者現在是真正的社會主義。

這兩個組織都支持桑德斯,並積極為他爭取勝利。我們都把選舉看作是一個重要的工具,如果巧妙地加以利用,就可以贏得工人階級的勝利並建立社會主義運動。這兩個組織都希望看到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和年輕人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為他們的利益積極地鬥爭,我們認為社會主義的思想和戰略對這些鬥爭的成功至關重要。社會主義替代和DSA在全國範圍內共同開展了社區運動、勞工運動、政治教育,還是最近的社會主義選舉運動在內的許多活動。

社會主義替代主張什麽樣的社會主義思想和策略?

社會主義替代主張建立一個工人政府,讓500強企業(包括金融、能源、交通、物流、科技和制造業)為公共所有,並按照工人階級的民主計劃運作。生產和分配將基於人類和環境的需要,而不是利潤來進行。

我們並不認為資本主義可以簡單地被上層的政客用立法趕走,因為億萬富翁階級會進行激烈的抵抗。除了選舉和抗議,為了獲得對經濟的真正民主控制,我們需要在工作場所、學校和城市的協調一致的大規模罷工、直接行動和工人階級的自我組織──所有這些都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場大規模的革命運動。工人階級是社會中唯一有能力進行這種變革,以取代資本主義,開始向全球社會主義社會過渡的力量。

基於理性的发展經濟(包括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和消除利潤導向,社會主義將逐步去除強制性國家和邊界的需要。它將共同努力鏟除所有壓迫,不論是基於種族、民族、性別還是性取向的殘餘。在消除全球範圍內的稀缺性和匱乏的基礎上,我們可以最終走向消滅階級分化。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因為所有這些和其他形式的壓迫都深深地嵌入了資本主義的結構之中,並被資本主義的精英所延續,他們毫不猶豫地使用“分而治之”的策略去鞏固制度。

在為根本的制度變革而戰的同時,我們也為每一項大大小小的改革而戰,以改善當今勞動者和年輕人的生活和境遇。我們努力融合改革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之間的鴻溝以結束資本主義。每一次鬥爭的勝利都增強了勞動者為爭取更多而戰的信心,而為更深遠的變革而戰則有助於暴露改革本身、即在資本主義框架內可以實現的目標的局限性。

為了在各方面爭取我們的利益,我們認為工人階級需要自己的群眾性的、完全獨立於大企業的任何影響的政黨。這樣的政黨應該有黨內民主和問責制(這是民主黨所沒有的),而且除了競選之外,還應該在工作場所和社區組織鬥爭。社會主義替代想要加入和建設一個這樣的黨,並主張采取社會主義的綱領,這是達到一個完全符合勞動人民利益的社會的唯一途徑。

我們認為,在桑德斯的競選活動中,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的輪廓已經存在。甚至連毫無歉意的親資本主義報紙《金融時報》也同意這一點!如果桑德斯、奧卡西奧-科特茲(AOC)、DSA和更多的左傾工會聯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的工人黨,它將立即擴大到數十萬甚至數百萬人。社會主義替代不同意桑德斯試圖改革民主黨的戰略,但盡管存在分歧,我們仍然支持他,我們將為他的競選活動和爭取提名全力以赴。當社會主義替代參選時,比如薩旺特在西雅圖的市議會選舉,我們是作為獨立的社會主義者參選,並支持建立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的立場。

由於資本主義是一個全球性的,相互聯系的體系,我們認為除非社會主義具有國際性,否則就無法生存。一個被資本國際DSA不同於何處?薩旺特的向亞馬遜徵稅運動主義之海包圍的“一國社會主義”孤島是不可持續的。社會主義運動必須在全球範圍內和國際上進行協調,這就是為什麽社會主義替代在政治上與一個最近重新命名的世界性組織“國際社會主義道路”以及世界各地30多個國家的革命社會主義政黨團結一致。

DSA主張什麽樣的社會主義思想和策略?DSA作為一個“大帳篷”式的,或者說集眾多流派於一身的組織如何影響這一點?

要加入DSA,你必須在網上填寫表格並交納會費。你不需要具體的政治觀點或時間承諾。這是因為DSA是一個“大帳篷”式的,或者說集眾多流派於一身的組織,也就是說,在DSA內部,其成員對大多數問題都有不同的看法。

對於一些DSA成員而言,社會主義意味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北歐那種受到高度管制的資本主義模式,公司和富人繳納高額稅款以資助社會服務和計劃。也有一些DSA成員普遍同意社會主義替代如上所述的對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理解。在這個組織里,有一些人認為我們可以緩慢地從資本主義改革到社會主義,甚至積極反對革命的方法,這指出了決裂的必要性。

還有一些人,像社會主義替代一樣,認為終結資本主義將面臨統治階級的大規模抵抗,而社會主義多數派將不得不準備捍衛工人政府所取得的成果。DSA內部的其他人認為,社會主義可以通過構建與資本主義國家不同的、並行的社會服務結構來實現,這種結構通常被稱為“雙重權力”或“互助”,以慢慢地將其擴展到取代資本主義的地步。

有DSA成員認為民主黨可以改革成為一個真正進步的“人民政黨”,認為DSA應該起到作為民主黨的左翼的作用。還有一些人,像社會主義替代一樣,認為需要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一些DSA成員完全反對將選舉作為建立社會主義運動的工具。

雖然許多DSA成員認為自己是國際主義者,但DSA並不是國際社會主義組織或社會主義政黨網絡的一部分。

社會主義替代並不是一個“大帳篷”式的組織,而是個民主集中制政黨。這意味著什麽?什麽是民主集中制?

我們認為,民主集中制是最適合於組織工人階級以實現社會根本變革的組織形式。簡而言之,民主集中制意味著在本組織內部有充分的民主辯論和討論自由,以確定我們的方法和優先事項,但也意味著一旦作出優先事項和決定,就要在行動中團結一致。通過同意遵循大多數成員決定的道路,社會主義替代能夠“超越我們的力量”,或者產生的影響力比我們的人數所顯示的更大。在我們組織的全國代表大會上、選舉產生的全國領導機構中、每周的支部或分會上,都將對整個組織內的主要政策決策進行充分討論,並始終受到覆查和分析。

沒有充分的討論和辯論的自由,就不可能對形勢作出正確的分析,這包括推動社會主義運動的戰略和綱領。集體討論所有成員的經驗至關重要,特別是考慮到一個人,或一群人,不管他們多麽有經驗,都不會永遠正確。領導機構要由民主選舉產生,對黨員負責,能夠被罷免,這對一個革命黨來說也是重要的民主機制。

一個革命黨還必須避免陷入長期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陷阱。為了能介入並影響社會事件,並发展社會主義運動,革命黨員必須在作出決定以後很快地根據情況團結一致地行動。如果所有的成員都參與決策,或者每一個決策都受到沒完沒了的質疑,那麽什麽事也做不成,所以需要一定程度的集中性來補充民主。特別是在一場特殊的鬥爭或競選活動中,我們的地方和國家領導機構有權迅速作出決定,確保采取主動和對事件作出反應。這些決定將在事後由成員進行覆查。例如,在社會主義替代成功組織競選活動的能力中,民主集中制的集中制方面发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讓薩旺特當選,並兩次在西雅圖連任,利用她的席位為勞動人民和開展社會主義運動取得了無數的勝利。這一點在去年11月我們的連任競選中,與亞馬遜老板48國際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全部壓力和西雅圖的政治建構的一較高下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在一個特定的時刻,民主和集中的平衡是靈活的,這取決於形勢的需要。

在民主集中制的框架下,社會主義替代的候選人和民選官員對社會主義替代的政治、綱領和結構負責,只拿其選區內工人的平均工資。DSA中不存在這些問責機制。雖然候選人有接受DSA正式背書的程序,但DSA的任何成員都可以公開地在他們選擇的任何政治傾向或綱領中作為DSA成員參加競選。

正如AOC自己所說的,所有試圖代表勞動人民的民選官員都將面臨來自資產階級的巨大壓力。因此,左翼民選官員對工人運動民主地負責勢在必行。這是我們主張成立一個新的代表工人利益的廣泛政黨的原因之一,DSA可以幫助推動這一進程。要頂住資本主義政治制度的壓力,就必須有強大的監督力量──不管那個社會主義者個人多麽地有原則。

民主集中制不應與自上而下的斯大林主義和其他一些社會主義組織的“官僚集中制”相混淆,這些組織很少進行真正的辯論,異見被壓制,領導機構停滯不前。事實上,友好而嚴肅的辯論是一個健康的革命政黨的主要特徵。

最近,社會主義替代和我們的世界性組織“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進行了重大的辯論。雖然這些辯論在政治內容上各不相同,但它們都涉及到我們領導層的一部分,國家上乃至國際上,他們認為自己實際上“免於”民主檢查和問責。從這些辯論中,我們脫穎而出,能力比以前更強了,並且有了新的領導層,這證明了民主集中制的有效性。

DSA的成員和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不同於何處?

DSA大約有55000名成員,而社會主義替代只有不到1000名成員。這種規模上的差異部分是由於DSA是由許多持有不同政治觀點的人組成的“大帳篷”,而且兩個組織成員的構成也存在著顯著差異。

DSA作為一個組織发揮了重要的作用,把許多來自不同政治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DSA成員是指向DSA捐款的,也稱為繳納會費的人。然而,與社會主義替代不同的是,除了捐款之外,沒有積極參與的要求,所以DSA的成員中只有一小部分是積極分子,定期參加DSA的會議、活動和決策。這不是社會主義替代的情況,我們一半以上的成員定期保持活躍。

DSA對社會主義沒有統一的定義,對如何實現社會主義沒有一個共同的戰略,這可能是優勢,也可能是劣勢。一方面,它提供了一個空間,人們可以聚集在一起討論和辯論許多不同的想法。另一方面,很難像在社會主義替代那樣,將整個組織團結在共同的目標和優先事項之下。大多數DSA的分會由許多基於各種問題的“工作組”組成,這些工作組獨立地完成基於單個問題的工作。

而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普遍贊同我們的綱領,包括我們對社會主義的定義以及實現這一目標的戰略,並同意積極參加包括支部會議在內的組織的工作,嚴肅對待他們作為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政治教育。由於我們完全獨立於企業或政府的資助,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還按月繳納財政捐款或黨費,這沒有統一的費率,而是以“按各自能力”為基礎的。

我們有一個新成員閱讀包,人們可以閱讀並與當前的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討論,看看該組織是否適合他們。成員之間沒有共同對基本目標、策略和參與程度的理解的話,民主集中制就無法发揮作用。社會主義替代重視那些有戰鬥精神、有學習動力、有團隊精神的人。在有興趣加入之前,不完全需要對馬克思主義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在我們看來,正是圍繞著馬克思主義和革命社會主義的基本思想,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的政治凝聚力,加上民主集中制框架內進行討論、辯論和行動的能力,使社會主義替代如此有效,盡管目前我們規模相對較小。

作為組織的社會主義替代和DSA並不互相競爭。我們認為這兩個組織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都非常重要。例如,正是西弗吉尼亞州的DSA成員幫助发動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教師罷工。DSA的“民主社會主義者支持伯尼”倡議對桑德斯在許多領域的競選活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競選公職的DSA成員是近期普及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催化劑。我們希望繼續深化與DSA的工作關系。在鬥爭過程中,勞動人民和社會主義者必須爭取最大程度的團結,這意味著合作,而不是競爭。

也就是說,隨著社會主義運動的不斷发展,在社會主義運動和階級鬥爭中,也存在著相互矛盾的思想和理論。雖然這兩個組織沒有競爭,但在如何最有效地開展社會主義運動上,否認DSA內部的許多思想與社會主義替代的思想存在競爭是不誠實的。互相尊重而真誠的辯論,以及在階級鬥爭中對各種思想和方法的實時檢驗,將是決定正確思想和獲勝戰略的關鍵。

DSA和社會主義替代在互相競爭嗎?我應該加入哪一個?

我們認為DSA可以幫助成千上萬的人在實踐中檢驗不同的想法,完善自己的信念。如果DSA,作為一個“大帳篷”式的、或多元化的組織,允許社會主義替代加入其中,我們會熱烈地討論這種可能性,但就目前而言,DSA作為一個全國性組織不允許這樣做。在一些地區,DSA的地區支部已經邀請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加入,我們熱情地這樣做了,在這些地區已經能夠发展更密切的關系。

社會主義替代與在這個問題上和我們達成共識的所有人一起工作,無論是爭取更高的工資和條件更好的工作場所、伯尼‧桑德斯贏得總統選舉、抗議美帝國主義和戰爭、反對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其他形式的壓迫,走上罷工的警戒線或任何其他的工人階級鬥爭。一直以來,我們還指出发展社會主義運動以終結資本主義的必要,這一制度永遠依靠剝削和壓迫而得以延續和发展。

我們認為將革命社會主義者組織成一個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十分重要。我們想讓盡可能多的人相信我們的社會主義理想和如何實現它,以及為什麽如果你同意,就應該加入社會主義替代。目前在美國乃至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面臨著重大的機遇。我們鼓勵所有的勞動者和年輕人加入我們的行列,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