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為期76天的封城結束

這次武漢人受到的傷害當然很大,不談死者,在求醫階段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時的慘狀,那時的絕望感我相信是非常深的。死者已逝,但其親人尚在,他們都共同經歷過那種慘烈的時刻。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4月8日,在1100萬人口的武漢,為期76天的封城結束。在湖北省其他地方,封城也於兩週前結束。在新冠病毒於中國爆發的高峰期,約7.6億人(約一半中國人口)處於某種形式的封鎖之下。

中國官媒和宣傳機器讚揚了武漢人民,尤其讚揚了一線醫護人員的英雄主義精神,但這是為了民族主義宣傳而描繪「全體中國人民」抗擊疫情的「團結」努力。

這種宣傳旨在強化習近平獨裁統治和中共政權的權威,並轉移人們的視線,避免關注習近平在1月的多次失誤——無視並積極打壓來自醫生的通報,並審查對在武漢傳播的新型「類似SARS」的疾病的討論。官方對疫情的掩蓋舉動包括1月18日允許在武漢的百步亭社區舉行,共4萬餘戶家庭參加以民族主義親中共為主題的宴會。這場宴會距中國官方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只有2天,距對湖北實施封城則只有5天。百步亭社區後來成為武漢市感染率最高的地區之一,因此被劃為「發熱門棟」。

發生在武漢和湖北的真實情況並沒有出現在中共的正能量宣傳中。這些情況包括民眾的巨大苦難、基本醫療用品的嚴重短缺、操弄過的的統計數字(以低估感染和死亡人數)以及私營企業與地方政府機構利用食品和醫療物資牟取暴利。官方數據顯示,武漢有2535人死於新冠肺炎,但香港和海外的獨立專家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會比官方數字高出十倍。

絕望

「這次武漢人受到的傷害當然很大。不談死者,在求醫階段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時的慘狀,那時的絕望感我相信是非常深的。死者已逝,但其親人尚在,他們都共同經歷過那種慘烈的時刻。」在武漢封城期間待了76天的作家方方如是寫道。

官方的不實宣傳,描述其封城為一種基於臨床需要、極為有效的作法。1月23日時的最初措施僅涉及進出武漢,存在嚴重混淆,缺乏來自官方的明確信息。直到2月2日宣布更加集中的檢疫措施後,武漢市政府才對包括疑似病例在內的市内流動人員加以限制。這些措施在2月8日得到進一步加強。在隨後極其嚴格的封城期間,粗暴的做法時常出現,例如在某些情況下,將住宅大樓的入口和門用障礙物堵上,甚至焊接封死,或在一些道路挖洞,使道路不通。

財新網是一個財經網站,由於不為群眾所閱覽,中共對該網站的審查也比較寬鬆。該網站形容武漢封城是「殘酷的自然選擇」。財新在武漢的記者採訪了衛生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這些工作人員的任務是篩檢和區分需要住院或回家的患者。 1月27日,在寶豐社區一家衛生服務中心的採訪中,他們發現:「有60名工作人員的診所只有一套防護服和少量的一次性口罩。該診所的醫生楊慶紅說,他看了100名病人,其中30多位發燒患者,2例重症患者。」

3000多名醫護人員感染

中國其他地區的數千名醫療專業人員被調進武漢。中國宣傳機器再次盡其所能利用這些醫護的英勇工作,以讚頌專制政府的「優勢」。在醫護人員加入支援的浪潮中,來自廣東的兩名護士於2月24日投書英國《柳葉刀(香港:刺針,台灣:刺胳針)》期刊,籲國際援助。

他們寫道:「武漢這兒的條件和環境,比我們原本能想像的更為艱難嚴重。」幾天後,在政府壓力下,他們撤回了這篇投書。

物資嚴重短缺、醫護長時間工作且精疲力盡、僅在武漢就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的情況,之前在武漢和湖北的醫院發生,之後在義大利、西班牙、英國和美國重演。預警的時間更長,而這些政府沒有為之做好準備,因此簡直是在犯罪。但是,中國的網路審查員已經加班加到頂點,清除所有關於中國的負面消息,並以其「勝利」作為典範。

包括2月7日死於新冠肺炎的李文亮在內的多名醫生,試圖在2019年12月下旬發出警告,但遭逮捕並被噤聲。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於4月1日失蹤,據信在接受澳洲媒體採訪後,國家安全部門將她「被消失」。艾芬是最早在去年12月試圖向她的同事警告新冠病毒的吹哨人之一。如果這些警告得到重視,有關措施得以進行,武漢、中國乃至整個世界就可以避免當今大流行病的災難性蔓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