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我們拒絕為華爾街犧牲!

Calvin Priest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

最近幾週,破產的資本主義制度無力採取遏止新冠病毒(COVID-19)擴散所需的措施,已在全球上百萬人注視下暴露了出來。這絕非偶然。當科學家和醫護專業人員疾呼緊急應變時,川普(中港:特朗普)與資本建制為了維護華爾街的利益而要讓經濟維持正常運作,因此選擇龜速回應疫情。

疫情的統計數字恐怖地持續驟升。無疑現全球數百萬人已染病。儘管目前疫情主要集中在經濟發達的國家,但最高的死亡人數將會發生在相對不發達且醫療基礎設施脆弱的國家。

有些地區地區由於採取更積極措施,譬如韓國進行每日萬人篩檢計劃,以及因記錄首例確診因而及採取社交隔離和其他措施的美國西雅圖, 傳染曲線漸趨平坦。

在西雅圖,正是由於受到社會運動的壓力,才驅使官方採取這些措施,但仍非常有限。作為社會主義者的西雅圖市議員卡薩姆(Kshama Sawant)在疫情爆發時呼籲立即採取行動,並組織了工人對政治制度提出一系列訴求,包括免費篩檢和治療、有薪病假保障、在家工作權、暫停收取租金和房貸還款,同時強調大規模篩檢是當前關鍵需求。儘管目前被採取的措施遠遠不足,但現有措施已證明即使在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下,團結抗爭也能獲得成果。

與此同時,川普一如往常扮演恣意妄為的典範,其應變措施之粗劣簡直等同犯罪。川普最初只用敷衍態度回應病毒威脅:「這就像流感。」原本可以早一個月準備抗疫,他卻讓時間白白被浪費掉。後來他並未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前線工人(包括護士和醫生)防護和檢疫設施。從各州地方政府的報告可見,口罩、個人防護設備、病毒篩檢套件和人工呼吸器嚴重短缺。

美國是全球大流行的新中心,估計將有10萬到24萬人死亡。紐約州確診病例超過8,300 名,這已超過中國湖北省的官方數字。

不管疫情代價多麼慘重,川普和美國統治階級依舊企圖重新啟動經濟,以恢復利潤和股價。

3月24日,川普誓言復活節前取消對冠狀病毒的限制:「我們將會聚在全國各地的教堂……屆時將是美好的時光。」而後在強烈壓力下,他才調整說法,改成爭取在4月30日前全面復工。

經濟先於防疫

但是,在川普發表有關復活節的言論之前,《華爾街日報》編輯部就發表了一篇名為〈重思防疫封鎖:沒有經濟衰弱的社會能長期保住公共健康〉的文章無恥地宣稱:「說這話或許不會受到歡迎,但聯邦和各州現在必須開始調整其防疫策略,首重避免經濟衰退。」

最殘忍的是像格倫(Glenn Beck)這類右翼權威人士,呼籲「經濟愛國主義」, 說尤其美國高齡者應該立即恢復工作, 甚至為了大局犧牲,才能讓經濟回到正軌。

右翼分子的「經濟愛國主義」與更廣泛的精英階層之間的區別,主要是誰把話說得更露骨,而事實上兩者背後的動機如出一轍。

思科和嘉吉公司的執行長迪克( D i c k K o v a c e v i ch ) 總結了統治階級的主流觀點:「我們會逐漸把這些人帶回工作崗位,看會發生什麼事,或許有人會生病,甚至死掉,我不知道……您要承擔經濟風險還是健康風險?您得選一個。」

疫情大流行確實和經濟災難正在同時發生。根據預測,下個月內可能有30%的美國工人失業,逼近30年代的大蕭條。但儘管新冠病毒已帶來巨大衝擊,卻只是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引爆點,這場危機已可預期將比2008到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更加嚴重。

紐約市的民主黨市長古莫( A n d r e w Cuomo)最近在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上說:「我們都在討論保護生命,但還要有個關於經濟存續的平行討論……您不能永遠停止經濟發展,難道我們要開始考慮讓每個人都失業嗎?」

當然,經濟活動需要在某個時候重新啟動,但是在什麼條件下開啟,為的是誰的利益、以及如何做出這些決定?從製造業到教育界等關鍵部門的工人代表, 在此過程中必須有直接的發言權和否決權。

團和政客將不顧工人安全恣意重新開啟經濟部門,要求我們為了他們的利益犧牲生命,為此我們將需要組織工會,與我們同事並肩反擊!

我們還應該明確指出,統治階級和川普可能利用疫情大流行的機會籌畫限制民主權利,而我們也應堅決反對。從智利到匈牙利,統治階級限制民主權利的陰謀已經在一個又一個國家中發生。

企業先於人民

統治階級的優先考量的事項,已清楚反映在3月27日的經濟刺激計劃。

該法案包括一筆高達4,250億美元的企業紓困金,將4兆美元為資本提供大企業廉價信貸,普通百姓卻遠遠少得可憐。就連包裹在法案裡針對工人採取的有限措施,也不是因為良心發現,而是他們認識到如果不直接將一些錢投入人們的口袋,經濟可能會徹底崩潰。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成功爭取大幅增加失業保障和其他保護措施,另一民主黨左翼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也對政府提出的原法案提出了強烈批評。但我們應該清楚,他們投票支持救助方案是錯誤的。工人階級代表不應為了換取有限的改革, 給腐敗的政治機構戴上左翼的面具。

面對新冠疫情,美國脆弱性的根源不僅在於川普讓人嘆為觀止的失敗,也因為缺乏全民醫保。長久以來,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長年激烈反對公共醫護制度──他們把利潤置於生命之上的決心,並不是遇到當前危機才開始的。實際上, 我們需要比爭取全民醫保更進一步,爭取醫療服務公有化全民共享,在這樣的制度中,醫院、照護和藥廠會邁入民主公有制,並由工人階級來營運,且基於人類健康而非資本利潤。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民主黨建制以拜登為首竭盡全力發動政變。拜登已明確表示他將否決全民醫保,以阻止桑德斯及其政治革命。然而,拜登回應疫情大流行是如此無能,以至於甚至有人猜測民主黨黨大會將會有人干預,讓古莫這類更能幹的統治階級代表來取代他出選。儘管我們完全理解許多人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擺脫川普, 但勞動人民是不能支持拜登或古莫的,我們需要反擊整個財團專制!

要贏得全民醫保、可負擔住房或在全球資本主義崩潰的脈絡下贏得其他實質成果,我們就需要組織起來。

在過去的幾天、幾個星期, 工人對資本家展開了英勇的鬥爭。從I n s t a c a r t 工人和匹茲堡的清潔工人, 再到紐約的醫護工人,反擊正在各地此起彼落不斷增加!

我們需要將工人階級的鬥爭與更廣泛的訴求聯繫起來。所有工人都有權享有安全的工作環境,沒有人應該在生計和健康之間二擇其一。工人有權罷工和拒絕工作,我們需要組織起來反對政府與資方把我們趕到職場的意圖,直到制定出真正的職場防疫政策。

對抗瘟疫與資本主義

工人和我們的工會必須拒絕暫緩集體談判權或成立工會的權利。我們也必須要求向所有不可或缺的產業工人提供「危險津貼」,在疫情大流行期間,至少應給他們1.5倍的報酬。拒絕按照這些規則營運的公司應收歸全民公有,並轉由工人自己民主控管。

全國各地都有人失業,租金繳交期限紛紛到期。名為「罷交租金2020」(Rent Strike 2020)的組織正與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及其他組織合作,在未來幾週內進行罷工抗議,要求疫情大流行期間暫停所有租金和按揭貸償還。如果不能實現這些要求,將會號召群眾5月1號發動租金罷工。要成功地達到這種規模的租金罷工,將需要在整座城市以及全國範圍內,高度組織起各個樓宇和社區內承受租金壓力的群眾。

疫情大流行已經暴露了資本主義多麼腐敗和殘酷。而這情況本應改變!為此我們不只要為緊急防疫措施而鬥爭,也要為整個生病的制度尋求替代方案,也就是一個社會主義的世界,在這樣的社會主義世界中,整個社會可以將本被財團控制的資源理性地、永續且民主地擁有和規劃運用,滿足我們的需求、而不是他們的利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