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難民潮:針對難民、希臘和土耳其工人的戰爭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中港:埃爾多安)決定將成千上萬的難民和移民趕到該國與希臘接壤的界河,埃夫羅斯河(Evros,即馬里查河)及周邊島嶼上。這導致了自2015年以來最大的難民流動危機,也是近年來希臘和土耳其之間的最嚴重危機

ISA希臘支部Xekinima的聲明

從2月27日開始,土耳其當局開始強迫成千上萬的難民和移民前往北邊與希臘接壤的邊界。土耳其當局或暗或明地表示,保證難民能夠越過邊界並從那里前往其他歐洲國家。他們中的許多人確實想去北歐。成千上萬的人被迫渡海前往靠近土耳其海岸的希臘諸島,如列斯伏斯島(Lesbos。中:萊斯沃斯島),希俄斯島(Chios),科斯島(Kos)等。許多記者證實,土耳其當局實際上是親自將難民和移民押送到希臘邊界,或者與偷渡集團達成協議來把他們免費運過去。

埃爾多安在與希臘接壤的邊界引發新的危機,是為了土耳其軍隊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Idlib)遭受嚴重挫折後,企圖爭取歐盟和美國支持他在敘利亞的戰爭的一個舉動,或至少得到他們的容許。他同時以此向希臘政府施加壓力,由於兩國在地中海東南沿海互相爭奪油氣開採權,以及有關土國對利比亞的干預,希土兩國之間的關系已經十分緊張。在利比亞內戰中,希臘和土耳其各自支持對立的交戰派別。

人道災難

希臘當局對成千上萬絕望的難民(主要是有嬰幼兒的家庭)的反應與義大利的薩爾維尼或匈牙利總理奧爾班等極右翼政客的反應相差無幾。當局把難民描述為“入侵者”,用催淚彈,水砲甚至是實彈襲擊他們。在一個觀看次數最多的視頻中,可以清楚看到希臘海岸警衛隊襲擊滿載婦女和兒童的船只,並用棍子毆打他們,向船只附近的水面射擊,甚至做出可能讓他們翻船的危險動作。而在大陸邊界,至少一名移民死亡。

希臘新納粹黨“金色黎明”向政府表示祝賀,慶賀政府實施了他們綱領中的政策。美國右翼民粹總統川普也宣布支持希臘總理基里亞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

希臘政府違反了所有國際的難民法和公約。首先,希臘當局拒絕難民入國,所有庇護申請都被暫停了一個月。當局一方面剝奪了他們進入該國的一切合法手段,同時又逮捕並起訴了任何“非法入境”的難民。被捕難民面臨當局速審速決,最高可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和一萬歐元罰款。

希臘政府對難民的不人道和野蠻的“政策”類似於歐盟在2016年與土耳其達成的協議。該協議實際上將難民困在土耳其,盡管大多數國際組織認為土耳其對難民不安全,這就已經違反了有關難民權利的國際法律和公約。而現在,歐盟又承諾給予米佐塔基斯政府7億歐元以“投資邊境保衛”。

甚至有準軍事團體對難民采取了暴力。蒙面武裝人員抓捕難民和移民,將他們裝上沒有牌照的卡車,然後將他們運回邊境,迫使他們返回土耳其。他們甚至在記者拍攝下也毫不畏懼,這表明他們得到希臘政府作為其後台。

極右翼士氣高漲

歐盟和希臘政府的政策鼓舞了極右翼,使他們敢於開展更大的行動。

3月1日,一群萊斯博斯島的右翼居民試圖阻止難民從橡皮艇上登陸,對難民,特別是女性使用了很過份的語言辱罵,例如:“懷孕了又怎樣?她憑什麽上船?”當天晚上,當人們知道一些新來的難民婦女和兒童會在島上的一個臨時難民收容所“Skala 2”休息以後,該收容所就被縱火了。隔天,在希俄斯島,一個存放難民衣服的倉庫也遭到縱火焚毀。

在萊斯博斯島,極右翼居民組成了小組,開始蒙面巡視街道,“檢查”所有路人的證件。為難民服務的NGO工作人員受到死亡威脅,一些人被迫離開群島。許多記者遭到惡意攻擊。在過去的幾天里,德國新納粹分子與當地極右派組織聯手,他們為了“將難民趕出歐洲”來到希臘。在萊斯博斯島,他們威脅反法西斯居民:“你們會像卡拉夫里塔一樣下場!”卡拉夫里塔(Kalavryta)是一個希臘村莊。納粹在1940年代納粹占領希臘期間,對當地平民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

但與此同時,也有人站起來抵制對難民的仇恨和民族主義興起。在萊斯博斯島,極右翼團體阻止婦女兒童從橡皮船上登陸的同一天,島上其他地區的數百名居民幫助難民靠岸,並給他們衣服和食物。

在埃夫羅斯的大陸邊界,居民們向難民分發了食物。一些人發起抗議行動聲援難民,反對希臘政府和歐盟的不人道政策。其中最大的抗議活動是3月5日在雅典舉行的,大約有6、7千人參加了抗議活動。希臘左翼計劃舉行更多的抗議和示威活動,並已開始協調合作。

當然,主流媒體只會宣傳極右翼的主張。他們始終把所有穿越邊境的人貼上“非法移民”的標簽,盡一切可能宣傳這是土耳其政府策劃的“入侵”。例如有電視台播放了2015年的一段影片。視頻拍的是一群希臘伊多梅尼的難民試圖越境到北馬其頓國,並遭到北馬其頓當局的襲擊。而該電視台把那個影片拿來當作2020年在希臘土耳其邊界的埃夫羅斯河上發生的事情。在播放影片時,主持人一邊評論說:“這真令人難以置信!他們(難民)在拆除邊界圍欄。你看到發生了什麽嗎?警察無能為力……”

工人和貧民的團結行動是前進的唯一途徑

除非被迫,不會有人會無故拋下自己擁有的一切去置身危險之中。難民之所以成為難民,是因為他們的家鄉發生了戰爭、天災或經濟災難。許多試圖越過希臘邊界的難民來自過去十年中一直在進行激烈交戰的敘利亞。其他人則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剛果等,被獨裁或半獨裁政權統治或有內戰的類似國家。因此,只要有戰爭或軍事介入,加上隨之而來的經濟破壞將不可避免地造成難民。

各個大小帝國主義國家,如美國、歐盟、俄羅斯、土耳其等等發動了戰爭以支持各個獨裁者,榨取小國的財富和市場,還賣軍火獲利,但他們不想承受自己的政策所造成的難民和移民。因此,他們動用了更多不人道的政策:關閉邊界,虐待和鎮壓難民。

這是難民潮悲劇的新階段,同時也是希土兩國緊張局勢加劇的時候。被迫逃離家園求生存的難民,沒有理由要為這場危機付出代價。而希臘和土耳其人民也一樣。該為這場危機付出代價的是為爭奪該地區控制權而勾心鬥角的埃爾多安、米佐塔基斯、歐盟官僚、美國還有俄羅斯統治階級。但是這些人當然永遠都不會給這個問題提供任何真正的解決方案。要改變的唯一途徑是通過工人階級和貧民的合作與團結行動。土耳其工人階級在埃爾多安的半獨裁政權下遭受苦難,希臘工人階級在米佐塔基斯政權與歐盟政策的新自由主義體制下受苦。他們並在2015-16年向難民表現出極大的聲援(這種團結的情緒仍然在廣泛的社會階層中存在)。歐洲的難民、移民及工人、工會和社會運動應該團結起來,為一套核心訴求奮鬥:

我們要求:

• 停止一切對陸路和海上接近希臘邊界的難民的謀殺。希臘政府立刻重啟難民登記和所有庇護申請,立刻取消對難民快速審判和驅逐出境的決定。

• 立即為被困在希土邊界的所有難民提供食物、衣服、住所和醫療服務。

• 建立更多的庇護辦事處,以便可以迅速審查所有庇護申請,賦予申請者難民或其他法律地位,並使難民不受阻礙地前往想去的國家。

• 取消土耳其與歐盟之間種族主義和不人道的協議,取消都柏林第三協議。允許難民可以在任何歐盟成員國中申請庇護。在整個歐盟範圍內按比例分配難民。

• 歐盟足夠富裕,不僅應該為這種政策提供資金,而且可以通過向富人和跨國公司征稅來籌集更多的資金。歐盟唯一缺乏的是歐盟大頭的政治決斷力。

這項計畫會立即讓希臘群島不用繼續扛起作為數以萬計難民露天監獄的壓力。這也會讓我們能夠在體面的條件下收容難民,而不是像今天那樣把難民關押在拘留所。同時還必須有一個計劃幫助選擇留在希臘難民融入社會,通過教育和衛生系統提供他們取得有用的工作所需的培訓。

歐盟為此目的的資金不應再支付給不同的NGO,而應用以建立一個幫助難民食宿、救濟和融入社會的專門公立機構。此機構應該在工人階級和整個社會的監督和管理下運作。

撤出在敘利亞以及整個中東與北非地區的一切外國軍隊。停止一切迫使人們逃離家園的侵略和戰爭。這場鬥爭必須是反對野蠻的資本主義制度的一部分。因為正是野蠻的資本主義制度在歐洲、中東和整個世界孕育了這些現象。

------------------------------------

土耳其-敘利亞邊境發生了什麽事?

敘利亞戰爭始於2011年。戰爭至今導致該國有2000萬人口中有400萬人在外逃難,10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者,10萬多人喪生,並徹底摧毀了經濟生活。在敘利亞進行中的,是美、俄、土耳其、伊朗和其他支持或反對阿薩德政權軍隊之間展開的一場“微型”世界大戰。

2016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簽署協議。這意味著歐盟國家的邊界不對難民開放,土耳其將從歐盟獲得60億歐元,以保證難民在該國境內流動,遠離歐盟邊界。土耳其境內有3700萬難民,是所有國家中人數最多的。土耳其當局聲稱已在難民身上花費了400多億歐元,而歐盟只給了30億歐元,不過是2016年協議中承諾的資金的一半。

2019年秋天,埃爾多安和普京在敘利亞北部簽署了一項協議。埃爾多安的目標是在敘利亞和土耳其的庫爾德地區之間建立一個“緩沖區”。但是,該協議並未訂明土耳其部隊在伊德利卜省等地大量駐軍的狀況。

因此當土耳其軍隊試圖阻止巴沙爾政府和俄羅斯聯軍進軍伊德利布省慘遭失敗,數十名土耳其士兵喪生後,埃爾多安政權試圖利用難民向歐盟施壓,爭取對其北敘利亞侵略的支持。

除了希望歐盟為敘利亞北部的軍事行動提供外交和軍事支持外,土耳其還希望歐盟為“重建”其控制的敘利亞地區買單。與此同時,難民繼續從敘利亞流向土耳其。據估計,人數可能會增至1到2百萬人。

埃爾多安正在試圖於帝國主義的主要大國之間扮演一個左右逢源的“獨立”角色,為自己的統治服務。這意味著他有時會與美國發生沖突,加強與俄羅斯的關系。

在此背景下,盡管北約方面強烈抗議,埃爾多安仍然企圖建造一個將俄羅斯天然氣輸往歐洲的管道,以及購買並裝備俄羅斯的S-400導彈系統。

另一方面,土耳其政權和普京在利比亞和敘利亞都分別支持不同勢力。在敘利亞,巴沙爾和普京最終贏得了戰爭。因此,埃爾多安發現自己開始兩面不是人,於是試圖把敘利亞邊界的占領區變成“既成事實”。

這就是他現在試圖向歐盟和美國施壓以支持他反對普京的原因,他的目的是利用大國之間的沖突來讓自己政權獲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