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打擊西巴布亞抗議運動

印尼政府具有殘酷鎮壓異議人士的悠久歷史。這種暴力鎮壓是為資本主義服務的

David Elliott, 社會主義行動(ISA澳洲)

去年8至9月,成千上萬的巴布亞人在印尼各地遊行示威,反對當局對西巴布亞的佔領。抗議行動計劃在太平洋島國論壇提出西巴布亞主題的同一天進行。由於警察和種族主義者的襲擊,進一步將這場運動觸發成為多年來西巴布亞最大的抗議行動。

印尼警方以惡毒的反民主法律打壓示威者,甚至逮捕了參與示威遊行的幼童。巴布亞人經常性地面臨種族主義的攻擊和暴力,多次抗議集會都被極右翼民兵襲擊。在這些反遊行上可以聽到「巴布亞大屠殺! 」等種族主義的口號。

儘管種族主義的存在,但印尼人民對西巴布亞獨立的支持日益增加。泗水的兩名印尼學生試圖將食物和水帶給巴布亞示威者,而慘遭毆打並被捕。

為應對不斷壯大的運動,印尼政府派出6000名軍警進入西巴布亞,並封鎖了那裡的互聯網。當局指控抗爭分子「表達分離主義思想」的罪名。警察在多地向示威者開槍,數十人被殺。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實彈全部都曾被使用。

印尼律師維羅妮卡·科曼(Veronica  Koman)經常發佈有關西巴布亞侵犯人權行為的推文,她9月逃往澳大利亞。警方指控她分享印尼鎮壓運動的消息是「散布謠言」。政府發佈了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無恥的澳洲政府和聯邦警察否認會拒絕遵守國際逮捕令(如果已發出)的可能性。

印尼政府一直在西巴布亞的事情上撒謊,並採取行動阻止當地消息散播。印尼政府具有殘酷鎮壓異議人士的悠久歷史。這種暴力鎮壓是為資本主義服務的。

圖片來源:aspistrategist

帝國主義統治的歷史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西巴布亞都由荷蘭殖民帝國統治。荷蘭在二戰向納粹德國投降後,與德國結盟日本的控制了當地。日本投降後,印尼獨立戰爭爆發,以反對荷蘭殖民政權的回歸。但是直到60年代初,西巴布亞仍處於荷蘭的控制之下。

當時,蘇加諾(Sukarno)是年輕印尼的國家元首,他是反抗荷蘭的武裝解放運動領導人。蘇加諾是民粹主義者,他試圖在左右之間取得平衡。在龐大而有影響力的印尼共產黨(PKI)的推動下,蘇加諾進行了一些漸進式改革。但是,他對民主或廢除資本主義不感興趣。

美國和聯合國促成了荷蘭於1963年將西巴布亞移交給印尼的協定。他們想安撫在冷戰中傾向於中國的蘇加諾。除此之外,希望獲得西巴布亞礦產的美國採礦業高層與蘇加諾政權的成員有積極的關係。他們最重要的盟友是他手下的一員將軍,即後來的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

根據該協定,印尼必須在1969年之前允許對西巴布亞獨立進行全民公決。但是,印尼統治者不想在自由表決中失去西巴布亞。在取得當地控制權後,他們禁止西巴布亞國旗(晨星旗)和國歌。軍方關押和殺害了與西巴布亞獨立運動相關的人。

在此期間,蘇哈托將軍代表資產階級密謀推翻蘇加諾。1965年,蘇哈托發起了反共恐怖運動,殺死了100萬人,並消滅了印尼共產黨。他於1967年奪取了政權。當時蘇加諾打算脫離主要資本主義大國,走向獨立之路,而蘇哈托則允許帝國主義獲得對該地區資源的特殊使用權。

「毫無選擇法」

1969年的獨立公投被稱為《自由選擇法》,但反對人士將其稱為「毫無選擇法」。印尼軍方沒有允許西巴布亞的超過80萬居民進行投票,而是欽點了1026人參加投票。軍方通過賄賂和對其家人的威脅操控這些投票代表。投票結果是一致同意印尼維持對西巴布亞的統治。

就在此前一年,美國駐印尼領事館的機密檔曾指出:「印尼無法贏得公開選舉。」印尼政府在西巴布亞的普通民眾中幾乎沒有任何支持。

印尼在公投後加劇鎮壓。政府進一步禁止了西巴布亞文化活動。據估計,此後,佔領軍殺害了超過100,000西巴布亞人。

主要的資本主義國家支持這些鎮壓,聯合國接受了虛假的全民投票。澳洲政府在印尼鎮壓西巴布亞人的過程中協助了蘇哈托政權。澳洲當局拒絕庇護那些逃離印尼軍隊的難民。

在公投期間,兩名西巴布亞政治人物Clemens  Runaweri和Willem  Zongganau逃到了鄰國巴布亞紐幾內亞。他們試圖登上一架飛往紐約的飛機,並身上帶有可以揭發公投造假的文件。當飛機停下來加油時,他們被澳洲當局扣押,直到投票結束。

圖片來源: Andrew Gal/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以利潤之名鎮壓

這些鎮壓都是為了使資本家可以通過特權獲得西巴布亞資源,從而賺取數十億美元。該地區擁有大量的金、銅和天然氣資源。礦產在經濟中佔主導地位,許多人依靠它謀生。同時,西巴布亞經歷了極端貧困。截至2017年,28%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美國礦業公司費利浦(Freeport,現為Freeport-McMoRan)在蘇哈托掌權的同年獲得採礦許可。他們與總部位於墨爾本的力拓(Rio Tinto)的聯營公司共同開發了格拉斯伯格(Grasberg)礦場,這是地球上最大的金礦(也是第二大銅礦)。在現任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的領導下,印尼政府通過國有公司印尼亞沙漢鋁業(Inalum)獲得了該礦場的多數股權。

力拓和費利浦已經直接向印尼員警和軍方支付了數百萬美元。這些組織對西巴布亞人發動了恐怖運動。他們進行酷刑、強姦和屠殺,並經常因為言論逮捕人民,還鎮壓罷工工人。

當地支持獨立的民兵經常對印尼部隊發動襲擊。這些游擊運動有時針對工人。印尼軍隊以此為藉口進行血腥報復。 2018年12月,恩杜加(Nduga)的一支民兵殺死了24名建築工人。作為回應,軍隊燒毀房屋並轟炸了村莊。 39,000人被迫逃離家園,大量人在難民營中死於饑荒和疾病。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種族主義亦被精英們用來分裂和統治普通百姓。西巴布亞擁有大量印尼人的家園,其中大部分來自爪哇,他們是根據印尼的「移民」政策移居那裡的。政府在移民和巴布亞原住民之間煽動種族主義,但最終,這兩個群體都被剝削以創造利潤。

資本主義還造成了西巴布亞的大規模的環境破壞,從採礦作業到棕櫚油種植園。外國和本地資本家以及腐敗的政府政治家掠奪了當中的大量利益。當地人民對所發生的事情沒有民主的控制權——一切決策都是為了牟利。

與資本家所說的相反,這些決定並不著眼於挽救工作或鼓勵當地發展。只要有利於當權者,工人們就會被拋棄。例如,費利浦在2017年推出了強迫休假,受影響員工多達30,000多人,當工人採取罷工抗議時,資方立即解僱了4000多名員工。

必須要有組織的社會主義鬥爭

資本主義是西巴布亞統治階級侵犯人權的動力。資本家一直是第三世界民主的絕對敵人。西巴布亞的獨立還不足以使巴布亞人擺脫資本的統治。

周遭鄰國的歷史就是有力的例子。該地區的大多數國家,包括印尼本身,都在資本主義基礎上贏得了獨立,但所有國家都未能使其人民擺脫貧困。

西巴布亞的游擊鬥爭亦不能夠成為帶來改變的希望。歷史表明,即使游擊戰能夠改變社會(例如在古巴或越南),他們也無法贏得民主權利,因為它們不是由民主組織的工人階級領導的。相反,這些會讓普通人失權(disempower)。

前進的方向在於建立工人領導的運動。運動需要打破種族隔閡,儘管統治階級建立並推動文化差異和種族主義,但外來移民與巴布亞人之間的共同點,大於剝削兩者的資本家。因此很重要,鬥爭運動需要容納他們,才能粉碎極右翼的企圖。同樣,運動還必須與印尼工人階級建立聯繫,因為後者才有潛在能力癱瘓印尼政府。

該地區存在足夠的財富來改變所有人的生活,但它以利潤的形式被盜走了。工人產生所有財富,並可將其工作場所進行民主管理。與像印尼鋁業這樣專注於利潤的印尼國有公司不同,工人的民主控制將意味著優先考慮民生、環境和當地原住民的權利。

一場拒絕利潤制度的運動有潛能為所有人提供真正的未來。這樣的運動需要支持建設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西巴布亞,並作為該區域和世界社會主義聯邦的一部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