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保年金修惡走入議程,工人階級組織抵抗!

黃梓豪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依照最新勞保精算報告顯示,勞保年金即將在2026年破產,這也將成為蔡英文政府未來反勞工政策的重點之一。

依據精算報告,2017年勞保年金正式出現收支逆差,並且連續兩年短絀 200 多億,同時報告也指出勞保年金財務在 2026 年預估破產期將會背負 1300 多億的負債。依照蔡英文政府過去於 2018 年推出的勞工保險條例修正草案,該草案研擬的正是多繳少領延後退的做法—— 此舉毫無疑問將會使台灣勞工退休保障更為捉襟見著,而政府現行每年撥補 200 億予勞保基金的做法,也不能改變勞保走向破產的事實。而現有的勞保改惡方案中,其成效也僅能使勞保年金破產年限延後兩年。

保險制沒保障

勞保年金為保險制及隨收隨付制所構成,依照勞工薪資高低來確定保費,意味著薪資較高者退休後可領取較高退休金,而更加需要充裕退休保障的低薪基層勞工,在此制度中,卻更加缺乏老年生活保障。「保險制」只會讓工人階級在缺乏退休保障下及被迫依賴金融公司販售的私人保險,使金融產業能藉此大賺基層人民的血汗錢,並用這些錢投入房市股市炒作。而無力負擔私人保險的窮苦人呢 —— 在此體制下只能自求多福。

而隨收隨付制依賴的是穩定的薪資與人口成長才可能有收支平衡,但如今台灣的高齡人口占比已達 14%,在亞洲國家中僅次於日本、與南韓相當。同時台灣的實質薪資所得倒退整整 16 年,以上種種,都是隨收隨付制難以維持的因素。根據最新投保數據,台灣仍有高達四分之一的勞工僅以最低薪資投保勞保,揭露了勞保年金入不敷出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清楚洞見——長期的低薪過勞、生活水平惡化與之衍生的少子化——愈加露骨的資本剝削正是勞保年金破產的元兇。

在既定的勞保年金改惡方案中,政府計劃將費率逐年調高至 12%(可預期,12% 僅是階段性目標,未來也將逐步調升),並且將年金給付公式中的平均投保薪資計算從「平均最高 60 個月」擴大成「平均最高 180 個月」,這意味著勞工得負擔更多保費但卻變相的少獲得 18.54% 的勞保年金(據工運人士估計)。目前台灣勞工平均領取到的勞保年金僅有 16179 元,改制後更降低至 13179 元,讓勞工的退休保障陷入在更加惡化的處境。而台灣資方也不斷想藉機趁火打劫,將未來勞保保費的負擔,更多的轉嫁在工人階級身上——早在去年中旬,多個資方團體又再次開砲表示,勞保保費負擔比應從現行七:二:一(資方:勞工:政府)調整為六:二:二。

根據勞動部於 2019 年的執法調查顯示 ——單是在 2018 年就有高達 3.7 萬家企業資方(12.1 萬名僱員)對員工勞保逕行高薪低報,藉此節省資方保費開支。而真實的狀況必定更為嚴重不堪,在絕大多數的台灣中小企業中、少有資方能夠遵循法例、依法投保。

不論民進黨政府是否將在未來大力推行勞保年金改惡,又或是雙手一攤留待下任政府解決,不願淒慘終老的工人階級與青年,都必須採取行動、組織起來—— 為由富人稅作為財源的全民退休保障而戰。

全民退休保障才是出路

我們支持將差別待遇且分化各類勞動者的職業年金制度統合爲單一的全民退休保障,並課徵富人稅、財團税來為全民退休保障提供經費。2019 年僅是台灣的上市櫃公司(不含金控公司)前三季稅前淨利就高達 1 兆 6398 億元。而金融業上市櫃公司 2019 年全年獲利則高達 3499 億元台幣。不證自明,如果將這些企業全部公有化並置於工人民主監督,這些財富用於退休保障及至各項公共服務,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的生活將能有巨大的改善。

只有建基於富人稅、財團稅的全民退保才能真正確保所有人可以有體面、有尊嚴的退休生活,可以不用窮苦終老。然而,只要財富仍掌握在資本家手上,大幅增稅必然會受到他們的逃避甚至公開抵制,或者受到撤資的威脅。

因此工人階級需要組織起來,建立戰鬥性的工人運動與勞工政黨,將所有大企業和銀行民主公有化,交給工人階級民主管理,挑戰資本家們對工人階級所創造的社會財富的控制壟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