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歷史性的選戰:真正的改變如何成真?

愛爾蘭社會主義黨(國際社會主義出路 [ISA愛爾蘭支部])聲明

愛爾蘭的2020大選別具歷史性的意義。共和黨(Fianna Fáil)和統一黨(Fine Gael)兩個主流資產階級政黨加起來的總得票暴跌到43%的歷史低位。

這次選舉反映了底層社會對於「真正的改變」的渴求。

新芬黨(激進民族主義者)是這場選舉的大贏家,該黨獲得最高的得票率 24.53%,但是共和黨還是得到最多議會席次,因為新芬黨沒有足夠候選人參選來最大化支持度驟增的效果。

新芬黨會以選舉作為平台來發動真正變革嗎?不只是針對愛爾蘭資產階級黨派的挑戰,而且是對於體制本身的挑戰。

如果新芬黨(和綠黨)拒絕與共和黨和/或統一黨形成聯合政府,那他們或許可以帶來巨大的推動力並創造一個活躍的「人民力量」運動,結合工會運動者、一般工人階級,尤其特別是可改變愛爾蘭社會的青年。我們認為這才是新芬黨和綠黨應該採取的做法。。

然而,新芬黨和綠黨卻已透露出他們有準備要與共和黨或是統一黨形成聯合政府。如果是這樣發展,這等於把上周六為了真正改變而投票的人民的希望與抱負引進失望的死胡同裡,他們並將為此付出代價,只因為共和黨和統一黨的首要任務就是確保財團企業與超級富豪的利益不受損害。我們也應該留意到新芬黨表示過他們對自己沒有設立底線,所有在選舉中推出的政策方案都能被協商,而在北愛爾蘭(由英國統治)的聯合政府中,新芬黨早已在施行殘害工人階級利益的政策。

艱困的條件

社會主義黨參與其中的「團結」(Solidarity)運動,在9個選區中參選。然而,我們的主要重點擺在讓現任的兩位國會議員Mick Barry(科克市中北選區)和Ruth Coppinger(都柏林西區)。我們隸屬更廣泛的聯盟,也就是「團結」和「人民先於利潤」(People Before Profit)所組成的連線。

因為新芬黨是非建制政黨中的最大政治勢力,於是爭取真正改變的情緒,反映為支持新芬黨的風潮。而選舉的整體情況是很困難的,在2016年我們的勝選,可以說是反對水務稅的群眾運動的結果,我們協助發起並領導了這場運動,並強化了人民的信心。但自此之後,除了2018年又有一次廢除憲法禁令爭取墮胎權的活躍鬥爭,人們普遍來說淡出活躍的政治參與。

選舉結果

我們很高興Mick Barry可以在科克市北中選區實至名歸地連任。儘管新芬黨拿到26.7%的第一選擇票得票率(超過2016年的兩倍),他仍頂住了新芬黨強烈的分票效應,贏得最後一個席次。他一直是聰明能幹的社會主義之聲,同時也是工人階級的代表。

我們很遺憾Ruth Coppinger只差幾百張票而未能於都柏林西選區連任,該區是全國競爭最激烈的選區之一,而且新芬黨獲得了大幅進帳,他們在這區拿到了28%的投票率(也超過2016年的兩倍)。此外,綠黨的支持度也有更長遠的增長,在這一選區他們從2016年4%增加到這次的11%以上。在這樣極其困難的條件下,Ruth取得10%的成績是非常了不起的,她將在議會之外繼續捍衛工人、女性和地球環境的事業。

對於Ruth落敗,我們和許多都柏林甚至全國的人民不約而同地感到失望,尤其是(但也不只是)在女性族群中,因為Ruth在許多事關女性的議題中扮演了關鍵角色。選前Ruth失去席次的可能性越佳明朗之時,一位女性在推特上表示:

「如果Ruth Coppinger沒有連任,那將會是非常可惜。這位女士是參與了過去那麼多重大改變的一員,她也是青年女性參與政治的絕對標誌。我衷心地尊敬這位女士,如果她不能連任的話我會抓狂的。」

我們也認為必須特別提起Sandra Fay在都柏林西南選區參選的問題,因為有人不公正地批評我們,說我們決定在該選區參選,而損害了Paul Murphy連任的機會。

「團結」和社會主義黨都完全有權在都柏林西南選區參選,我們在這區有將近連續25年的選舉歷史。我們現在面對的狀況是前成員Paul Murphy退黨,而他卻受益於我們政黨幾十年來所努力建立的基礎,過去許多黨員勤奮工作讓他不只一次而且是兩次當選。因此我們完全有權參選,而且「比例代表單一可轉移票制」(PR-STV,以多個選區訂定最低當選票數,由選民不受政黨限制就候選名單圈選順序,當選之外的剩餘票得票順序分配給其他候選人,強調政黨比例代表性)的優點之一,就是讓我們的參選根本不會實質影響Paul Murphy的選舉形勢。

當Sandra以贏得3,696票之姿敗選時,她那裡就有超過2,400票的大量轉讓票(佔她總得票的三分之二)給予Paul Murphy,讓他最終得以當選。

「團結」和社會主義黨將繼續努力協助工人群眾和青年在各種議題組織起來戰鬥,同時為真誠的社會主義變革而戰。由於氣候變遷危機,民主公有制以及將重要的財富和經濟資源交由工人和群眾來計畫運用,才是解決資本主義社會棘手問題唯一解方。

勿與共和黨或統一黨結成新聯合政府

特別是新芬黨(但綠黨也是)應該明確排除與兩個主流資產階級黨結盟的路線。這兩大政黨的唯一目的就是維護有利於超級富豪和大財團的齷齪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及其國家體制。

我們不應忘記1992年和2011年,工黨雖然承諾作出改變而贏得巨量選票,卻讓共和黨以及後來的統一黨重新掌權,而使人民深感失望。

有一種建議是說,是否有可能建立一個不但不包括共和黨和統一黨,甚至也不包括其他幾乎所有黨派的政府。我們了解為什麼這樣的想法有吸引力,但顯然很難實現。

社會主義黨認為正確的做法應該是試著與所有渴望真正改變並認真思考一般工人群眾利益的政黨展開討論。

我們認為,政府必須立即採取行動,建造10萬間可負擔的住房以供出租或購買、實行15歐元最低工資、賦予工人在自己所的工會中成為代表的權利、大量投資公共服務並終止所有破壞公共服務的私有化形式(尤其醫療部門)、政教分離,並基於工人階級共同利益使南北愛爾蘭群眾真正團結,反對那些激起教派分裂、潛在暴力或任何脅迫特定族群的政策。

至關重要的是,要實現真正的變革,必須通過民主公有控制關鍵財富資源,並於腐敗的資本主義割裂。

如果促成新政府的組成方案,我們會認為左派和社會主義的議會代表應採取上述方法作為底線。如果不同意這些變革,那麼這樣再新穎的政府組成,仍將受到當前控制經濟的既有資產階級經濟利益的擺佈。

然而,我們要明確指出,如果下屆政府要在一個不與共和黨和統一黨組成的政府,以及由該兩黨主導的政府之間作出選擇,那麼我們會主張左翼和社會主義的議會代表一方面投票支持前者上台,但同時不參與其中。這樣一來,一般民眾將在實踐中看到新政府會實施怎樣的方針和政策,而我們的工作將是監督他們,要求他們履行真正改變的諾言,並組織工人、女性與青年繼續為之奮鬥。

不管未來幾周和幾個月事情會怎樣發展,拒絕共和黨和統一黨、以及渴望真正改變,都是這次選舉最重要的訊號。大量人民投票支持新芬黨,但現在的問題是,新芬黨會代表著對根本變革的熱切期盼而採取行動,還是像工黨在1992年和2011年那樣拯救共和黨和統一黨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