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叢林大火災難——社會主義者對此的看法

澳洲現況表明氣候災難已經發生

原作:Jeremy Trott,社會主義行動(CWI澳洲);修訂:Adam N Lee

今年澳洲發生了規模空前的叢林大火,影響全國。這是澳洲史上最嚴重的叢林大火。在撰寫本文時,已有近600萬公頃(相當於越南的面積)的土地遭焚毀。28人死亡,數千人失去家園。

對野生動植物的影響令人震驚。4.8億隻動物因山火死亡,其中包括三分之一的無尾熊。至少有30種稀有物種滅絕。這種大規模滅絕對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平衡的影響令人恐懼。

連續數週,毒煙籠罩了雪梨、布里斯本和坎培拉。在大部分的日子,空氣品質劣於北京。在12月前兩週的雪梨(悉尼),煙霧飄進室內,觸發室內煙霧警報器,令數十個辦公室的人員被迫疏散。在同一時期,呼吸困難導致的救護車呼叫次數激增30%。

對於這場災難的發生,自由黨/國家黨聯合政府選擇逃避責任。就像尼祿皇帝在羅馬大火時不理不睬一樣,總理史考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緊急狀態下在夏威夷渡假,為公眾所廣泛譴責。莫里森的渡假表明了這個否定氣候變化的政府的冷漠態度。

 幾十年來,科學家和消防專家警告,氣候變化將加劇澳洲的叢林大火。這些警告現在已成為現實。在降雨減少、夏季更長、溫度更高的情況下,叢林大火季節也在延長。

 澳洲資本主義及其政客們沒有為應對這種情況做任何準備。澳洲農村地區的消防工作主要由數千名沒有報酬的當地志工完成,犧牲了他們的時間(有時甚至是他們的生命),而他們通常得不到補償。在政府資金匱乏的情況下,志工經常依靠社區籌款來提供基本物資。昆士蘭和新南威爾斯(新南威爾士)的農村消防局在2019年消防季節來臨之際都面臨將以生命為代價的預算削減。

 迫使重要的消防部門承受很低的經營預算已是罪過,而氣候政策可謂主流政客迄今為止最嚴重的罪行。自由黨和工黨皆服務於化石燃料行業的貪欲,都提高了天然氣和煤炭的生產,而沒有採取迅速的過渡到可再生能源的行動。他們盲目遵循資本主義市場的邏輯:不惜一切代價追求短期利潤。

 1月初,有40,000人在雪梨(悉尼)街頭抗議,而在墨爾本則有15,000人,至少在其他七個城市還有更多人抗議。這種大規模動員反映了社會中的憤怒情緒,而我們必須利用這種憤怒來建立一個能夠改變局勢的認真的運動。

 除了更多的學生罷課外,工會還需要組織集體的工作場所行動,帶頭開展這項運動。為回應毒煙造成的惡果,雪梨(悉尼)的建築、航海和電氣業工人已經就健康和安全問題進行停工。

 這些小規模的停工行動應升級為全國性的工人罷工和學生罷課,並主張立即為消防服務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提供資金。大規模罷工和抗議使經濟停擺一天將給政府帶來巨大壓力。

  氣候危機及其災難性後果說明了我們需要改變經濟制度,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顯然,只要社會的財富、資源和產業都是私有的,企業就會將自身的利益置於社會利益之上。

 我們需要公有制和對經濟關鍵部門的控制。如果我們將大型的石油、天然氣和採礦公司置於公眾控制與管理,我們就可以開始有計劃地向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過渡。工作於這些行業的人不會面臨失業,而將獲得培訓,得以參與其他地方的可持續工作。

 我們不能以私有部門來對我們的環境和生計作出重要決定。我們迫切需要一個所有部門的工人參與其中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生產計劃。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bushfire-feat-600x343.jp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