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區塊鏈——對數字極權的強化還是抵抗?

中國官方想要的是以區塊鏈透明、難以篡改的特性來加強自己的管制

楊易 中國勞工論壇

區塊鏈是一種基於密碼學構建的分佈式共識系統。強大的現代密碼學中的數字簽名技術,再加上分佈式系統去中心化的特點,使得區塊鏈擁有難以篡改的特性。

區塊鏈誕生之初,因為其去中心化、難以篡改、不受管制的特性,被人們認為是對抗日益增長的數字極權的利器。區塊鏈最著名的應用即是比特幣(Bitcoin)。比特幣並不是實際儲存在某一台機器里的某一個數值,而是以無可篡改的交易記錄(帳本)的形式儲存在所有比特幣區塊鏈的節點中。比特幣沒有國界分別,跨國轉賬不會受到任何管制,難以追查,因此成為一個不受控制的資金跨境流動甚至洗錢、地下交易的渠道。區塊鏈難以篡改的特性也使其成為了一種對抗網絡審查的工具。在北京大學學生岳昕反對性騷擾的事件中,她寫的文章在中國互聯網上被屏蔽,有人就把文章記錄在乙太坊(Ethereum)的主鏈中,成為了無法被刪除的存在。

區塊鏈的這些不利於國家控制的特性,都是中共不想看到的。中國政府一方面禁止發行新的虛擬幣,禁止在中國開設虛擬貨幣交易所,下發文件要求逐步淘汰虛擬幣挖礦產業;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斷出現政府站台支持區塊鏈產業的事情,直到現在習近平本人親自提出要發展區塊鏈;看似自相矛盾,其實背後有其自己的考量。

區塊鏈在中國的火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虛擬幣。由於虛擬幣去中心化的轉帳原理與波動強烈的價格,成為了一個在中國少見的不受管制的投資領域,這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金融隱患。而中國官方想要的也並非區塊鏈無法管理的特性,他們想要的是以區塊鏈透明、難以篡改的特性來加強自己的管制。

「不可追蹤」與全面追蹤

人們常說區塊鏈「不可追蹤」,但這是建立在區塊鏈可以自由加入的基礎上的,這樣的區塊鏈被稱為「公有鏈」。以比特幣為例,用戶可以隨意生成多個隨機的比特幣地址,以區塊鏈節點的匿名性保證了不可追蹤性。而比特幣的交易記錄是保存在所有節點中,不可篡改的。

而在另一種區塊鏈「私有鏈」中,加入區塊鏈成為節點的資格是可以被一個集中化的機構控制的。區塊鏈失去了匿名性,自然也就失去了不可追蹤性,反而會因其透明性成為一個人人都會被追蹤監視的系統。Facebook試圖推行的虛擬貨幣Libra就是這樣一個系統,只不過Libra並不是被政府控制,而是被幾家加盟的大企業聯合控制。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國央行不斷示意要發行的那種數字貨幣是比Libra更加集中、且掌握在政府手中的一種區塊鏈。每個中國人都會被分配一個獨一無二的地址,錢的動向將是完全透明,直接被央行掌握的。屆時所有中國人使用這種數字貨幣進行的一切活動都會完全處於政府的監控和管制之下。

貨幣並非區塊鏈唯一的應用。習近平提到了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要求「加快區塊鏈和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前沿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積極推動區塊鏈技術在教育、就業、養老、精準脫貧、醫療健康、商品防偽、食品安全、公益、社會救助等領域的應用」,「要推動區塊鏈底層技術服務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相結合……提升城市管理的智能化、精準化水平」。在區塊鏈的幫助下,數據在被收集時就可以被記錄上鏈,無法在之後被修改、刪除,繞開複雜低效的官僚系統,直接可供高級決策者查閱。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習近平雖然不斷強調共產黨幹部要「不忘初心」,但又始終無法真正信任他們,只能藉由區塊鏈來保證信息的準確性。但是這種想法恐怕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原始數據的收集和錄入、區塊鏈的集中控制都是要人去做的,而這些工作又還是只能依賴官僚系統來完成。

區塊鏈作為一種技術,和任何其他的科技一樣,可以用來對抗極權,也可以用來強化極權。社會主義者反對將區塊鏈用於侵犯個人隱私、加強數字極權的做法。只有在一個工人民主控制的社會主義社會中,區塊鏈技術才能在政治透明、言論自由領域發揮出最正面的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