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建制派在區選慘敗

運動要運用這次歷史性選舉成績——將工人鬥爭作為中心,爭取中國群眾支持

社會主義行動 聲明

反威權運動在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得勝。民主派贏得了388席(上屆有126席)而建制派只得59席(上屆298席)。選票分佈方面,民主派奪得57%選票,而建制派奪得41%。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民主派奪得九成議席。

沒有六月爆發的這場運動,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旗開得勝。運動爆發至今超過五千名示威者被捕,其中三分之一的年齡低於18歲。受傷人數超過二千,有三名年輕人被槍傷,其中一人只有14歲。現在反對警察暴力成為了運動的重點訴求。

歷史性選舉成績

今次投票率高達71.2%,遠高於2015年區議會選舉的47%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58%。投票人數方面,今次人數為294萬,上屆區選則為147萬。大量年輕人成為新登記的選票,而大量票站在早上已經出現人龍。

上屆泛民在十八區議會裡都是少數,現在控制了十七區議會。除了有8席非民選當然議席的離島區外,其餘十七區都由泛民奪得多數議席。在西貢、大埔和黃大仙區,泛民奪得全部議席。過去幾個月,警察多次在黃大仙區瘋狂發射催淚彈以及施用暴力,引發多次警民衝突,因而民怨沸騰。

區議會向來權力弱小,而且各黨派都在選舉中淡化政治問題,只關注所謂「地區工作」,讓建制派容易用蛇齋餅粽及地區網路收買選票。今屆選舉打破了淡化政治問題的選舉傳統,變相成為了一場是否支持示威及反對政府鎮壓的公投。所以選舉結果可謂摑了中共一巴掌。

中共面對更大麻煩

政府和中共更難結束現時的政治危機。在十月四中全會後,北京明顯要求港府和警察更強硬對付香港示威者,甚至有計劃製造一場香港版六四,務求達到震懾效果以結束運動。但在建制派選舉大敗後,短期內這計劃難以實現了。

由於特首小圈子選舉的1,194票中,區議員選委佔了117席。在全票制下建制派之前控制了這117席,現在將由泛民控制。有傳中共本來打算在2020年要林鄭辭職,並安排一名民意相對較高的人上任。但現在中共更難操控小圈子選舉,使其如意算盤更難打響。

過去六個月由硬推送中條例開始,政府不斷計算錯誤。林鄭承認自己的錯失造成「大災難」。在區選大敗後,她又指政府會認真從選舉結果中深切反思。但林鄭被中共禁止向市民作出任何讓步,我們絕不能指望政府會作出改善。

習近平政權害怕作出讓步等同示弱,會鼓勵中國群眾組織起來並提出自己的訴求。中國工人和青年的民怨與香港幾乎一樣:低薪、就業不穩定、不人道的工時、瘋狂的樓價、污染問題嚴重、打壓所有反對派的獨裁政權。

建制派怪責林鄭

政府及建制派如期舉行選舉的決定似乎又是另一次的錯誤估計。在區選前一刻,政府及建制派還在猶豫是否取消選舉(這變相是一場政變),但因為害怕取消選舉將再引發對示威運動的同情,並增加國際壓力,因此最後確定如期舉行。建制派都知道選情不利,但沒想過會發生如此大災難。建制派在今次明顯也有部署作出大動員,因此得到117萬票(比上屆多了33萬票),而上屆全港投票人數也只有147萬,可見今次投票率奇高是建制派慘敗的關鍵。現在可預計建制派落選人會相繼譴責林鄭令他們「失業」,並造成這場主權移交以來最大的建制派政治危機。

民建聯由119席落得只有21席,主席李慧琼提出辭職,但由於無人想接任而被慰留。工聯會更由27席慘敗至4席,比小黨自由黨的5席更少,喪失建制派第二大黨的地位。

今次選舉結果對港府和中共政權都是重挫,也會波及中國民眾和中共黨內權鬥。中共經常將香港示威者指控為只是一小撮暴徒,沒有社會大眾支持,但今次選舉結果徹底證明這是錯誤不實的指控。現在無論中共如何封鎖網路,中國網民都會看到香港的選舉結果,使中共的抹黑效果被大大削弱。

但也有些其他因素會有助於當局重新挽回局勢。部分泛民主派的領袖可能會受到當局和資本家的壓力所影響,會去為抗爭運動降溫。在今次區選中,泛民之中的大贏家就是拿下了91席(從上屆的43席)的民主黨。該黨過去有著與中共代表檯底交易,並阻礙民主運動的的黑歷史。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要修補社會撕裂,這反映了該黨的心態。我們要小心泛民的妥協派(雖然暫時被運動邊緣化),會利用現在自己在選舉中所獲得的更有利位置去擴大影響力,嘗試將運動從群眾行動引導至「頭人談判」的方向。群眾抗爭必須要防範這個威脅,因為他們會將運動帶回過去失敗的道路之上。而我們以下會解釋道,為什麼運動要有基層的民主組織才能真正防範這個威脅。

將鬥爭升級

香港的群眾抗爭需要升級,並利用區選的有利結果乘勝追擊,為抗爭注入大量力量。只有打敗中共獨裁,才能實現五大訴求並終結中共在香港的專制統治,但要做到這點,運動僅僅局限在香港是不足夠的。

抗爭需要擴散到中國,並連結起那些受壓迫的工人及青年(中共最害怕的就是他們的力量),同時亦向全世界爭取聲援與援助。締造全球普羅勞動者的大團結,特別是那些同我們一樣正在進行偉大的群眾鬥爭的人民:智利、加泰、伊朗等。我們不能對川普或者歐美其他右翼資產階級政客存有幻想,他們對中國和香港的態度都是取決於商業交易而非民主權利。這條道路只有被出賣背叛一途,就像庫德族人所遭遇到的一般。

今次選舉地震正好是一個機會去重啟群眾鬥爭,現時運動急切需要一個新方向才能有勝機。抗爭需要建基於工人階級,因為這是最有能力癱瘓並推翻獨裁制度和接管社會運作的力量。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在職場、學校和社區建立不同的民主委員會,來以更實在並有效的方法組織抗爭。

這代表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政治方向,將民主運動聯繫到工人、窮人的各項權利,二者缺一不可。我們需要將五大訴求進一步擴大,包含工人和年輕一代的各種訴求,譬如:每年10萬間公共房屋的建屋目標、大幅增加工資、全民退休保障以及8小時工作制等。我們要普選政府的權力,讓所有16歲以上的人有投票權。

但,資本權貴與中共獨裁一直踐踏這些訴求。因此,要實現這些訴求、就必須終結他們的統治。

打破中共與財團專政

現時,大企業及銀行將社會財富集中在一小撮政商權貴手上,阻止社會政策的進步;因此,我們若要實現社會政策的進步(例如廣建公屋、終結地產霸權、大幅加工資等)就必須將這些大企業、銀行與權貴們壟斷把持的龐大財富置於工人與人民的民主公有管控之下。香港權貴在中港專制制度護航下搾取巨額利潤。最近有研究指,香港首50名富豪坐擁3千億美元的財富,而香港GDP是3620億美元

如此,我們才能將反專制鬥爭真正升級起來!認同上述方案的人請加入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我們正為建設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而奮鬥,在香港、中國以至全球的群眾鬥爭中,團結所有受壓迫者對抗資本主義和獨裁體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