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疆民族清洗和鎮壓的擴大化—中國是各族人民的監獄

中共這種種族歧視的意識形態源於中國作為帝國主義崛起的階級立場

Razin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獨裁政權以所謂的「打擊極端主義」的名義,通過所謂「再教育營」使得上百萬新疆各族勞動者僅僅因為自己的民族和宗教背景就要失去自由、不得不面臨監禁和虐待,已有數年之久;在新疆,對於所謂「極端主義」的定義十分廣泛,如果你外表上似乎比較特別(例如留較長的鬍子),或者與海外的親友一直保持聯繫,那就會成為中共所說的「極端主義者」。中共獨裁政權對少數民族的高壓政策將各族人民當作囚犯一般監視和虐待,中國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各族人民的監獄。

「宣揚極端主義罪」

新疆再教育營的條件十分惡劣,時有醜聞曝出,去年逃亡到哈薩克斯坦的一名中國伊犁鞏留縣哈薩克族商人喀依夏.阿汗在躲藏一年零四個月後披露,甚至有少女在「再教育營」內遭到強暴並懷孕生子。喀依夏是一位從事進出口貿易的商人,經常往返於伊犁和哈薩克斯坦,去年5月4日因病住院期間,由於手機沒電關機,當地警察通知其母親讓她去公安局接受問話,結果她到公安局后就被拘留。似乎中共非常喜歡使用這種哄騙的手段將少數民族群眾騙入再教育營。自今年五月以後,為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掩人耳目,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許多穆斯林被判刑后移送監獄羈押,他們以「宣揚極端主義罪」等多被判刑十年以上,而少數被釋放者由於酷刑或藥物、食物迫害,不是內臟損傷就是精神失常,甚至失去了生育能力。

如今中共獨裁政權對少數民族的鎮壓和摧殘已經不再僅僅限於新疆而在往其他省份擴散。從北京到寧夏,政府已經禁止公眾使用阿拉伯文字,數個省不再向食品生產商和飯店發放清真證書,有圓頂、宣禮塔和其他中亞或阿拉伯世界特徵的清真寺建築被拆除。中國各地的回民聚居區和清真飯店都發生了政府同伊斯蘭教徒的衝突。河北邯鄲黃粱夢鎮的官方微信曾主動宣稱對該鎮的蘭州牛肉拉麵館等清真飯店的檢查和對阿拉伯語及廣告牌上的宗教元素的清除,但之後該內容又被刪除;海南省三亞市委宣稱其自去年11月以來在回新和回輝等回族社區不斷推進所謂檢查行動,檢查「違規個案」。這兩個社區為海南穆斯林回族的主要社區,有1萬多名回族人。中共獨裁政權對外宣稱這些只不過是要遏制「泛伊斯蘭化趨勢」而已,包括沙特在內已經有三十多個伊斯蘭國家表態支持中共的所謂「去極端化」行動,哈薩克斯坦外長於最近表示「大部分新疆哈薩克人已經獲釋」,而美帝國主義則只是關心能否利用這一輿論在中美衝突中獲得某種道德優勢,根本不考慮也不關心中國少數民族所受的悲慘壓迫,各個資本主義國家在新疆問題上表現得十分虛偽,要麼由於和中共獨裁政權的利益關聯而無視,要麼就只關心如何藉此機會投機。

國家恐怖主義

中共獨裁政權的所謂「去極端化」根本不可能向有伊斯蘭教傳統的民族推廣無神論(中共扭曲「無神論」的政治觀點),也不可能消除「分離主義」,這只是對少數民族勞動者及窮人的自由、生命和文化的摧殘,只會使中國各民族間的關係愈發緊張。中共獨裁政權對少數民族自由和文化的摧殘和上世紀國民黨統治時期推行的大漢族主義的「大小宗族論」如出一轍:將各少數民族貶低為「宗族」,在文化上則採取民族歧視政策,貶抑新疆少數民族的地位,認為各少數民族是中華民族的「小宗」,未來應當「同化」到作為「大宗」的漢族中去,試圖以此推行民族同化政策而維護對新疆的統治。中共這種種族歧視的意識形態源於中國作為帝國主義崛起的階級立場。新疆作為一帶一路及其歐亞心臟地帶的跳板,在地緣政治上相當重要。這點驅使中共要通過國家恐怖主義來「解決」新疆問題,並利用「同化」理論及反伊斯蘭宣傳來合理化其殘暴的政策。中共獨裁政權以監獄般殘酷的手段迫害各個少數民族,必然遭受到各族勞動者的奮起抗爭,中共的民族壓迫越是嚴厲,就會暴露其統治基礎越不穩固,必然被各族勞動者的革命所推翻。

社會主義革命傳統

包括新疆維吾爾族在內的各個被壓迫民族並不缺少社會主義革命的傳統,早在1917年十月革命席捲中亞后不久,秕鄰中亞的伊犁和塔城兩地就有俄僑教師、學生等參加的示威遊行,以祝賀新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成立,並且提出八小時工作日和星期天休息的要求。

1918年新疆伊寧女子學校的師生員工在校長阿里普.哈比托夫的組織下,在「三八」國際婦女節進行示威遊行,他們用俄文和塔塔爾文打出「蘇維埃共和國萬歲」、「工人萬歲」的標語、紅旗,並且散發傳單;1918年4月在新疆伊犁舉行了由教師、學生、工人兩千多人參加的示威遊行,高呼反對壓迫、反對楊增新政府。

楊增新在致大總統的電報中不安地說:「查此項過激派以平等自由為宗旨,以不分官民階級為政策,以不分國界不分種族為標說。當此民窮財盡、人心思亂之際,最易被煽惑。吾恐過激主義始則浸淫於邊地,繼則蔓延於內省,終且普及於全國。」

這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傳播史上來說要比中國內地的省份要早;而之後三區武裝起義推翻了倒行逆施的盛世才軍閥政府,新疆共產主義者同盟和三區政權相信當時的中共,懷着「建立沒有國民黨、沒有帝國主義統治,以各民族的真正自由平等為基礎的,事實上的新民主主義政權」,「誰希望自己的民族獲得解放,誰就必須為其他民族的解放鬥爭」的希望加入了中共,與今天的現實截然相反。新疆和中國其他地區的少數民族反而要面對中共統治下各民族的監獄般的中國的事實。

民族自決

我們對此的回應仍然是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者與中國勞工論壇堅持民族自決原則,堅決同中共統治下的各個被壓迫民族一起與中共獨裁統治作鬥爭,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國家不可能為被壓迫民族取得真正的自由與獨立,為了實現真正的民族解放,各民族勞動者必須為實現工人民主同包括中共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在內的壓迫者作堅決的鬥爭。

這需要一個清晰的社會主義綱領來創造一場團結的工人運動。這場運動的訴求包括所有人享有優質住房和工作崗位、立即在不扣減工資的前題下實現每周工時40小時、組織和建立獨立工會的自由、在就學制度和就業制度方面結束歧視,所有語言享有平權。唯有通過群眾鬥爭,才能打倒種族主義和各種宗教及民族沙文主義,同時捍衛文化及宗教自由、結束鎮壓和國家恐怖主義,通過民選的委員會對警隊實施民主控制,要求軍隊及武警撤離,由多元民族的工人階級維安隊取而代之。

我們相信歷史和現實中為爭取自由而鬥爭的新疆各族勞動者必將取得勝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