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抗公共交通性騷擾 需要戰鬥性行動

性騷擾的深層原因在於權力不對等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中國,發生於公共交通的性騷擾一直普遍存在,女性尤其身受其害,並受到公眾關注。對此,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做過兩份民調:2015年對1899人的調查顯示,53.4%的人曾在公共汽車或地鐵上遭遇性騷擾。2012年近萬人參與的民調更顯示,81.9%的人認為地鐵上存在性騷擾,其中21.6%感到地鐵性騷擾多發。

性騷擾的深層原因在於權力不對等,父權社會結構影響社會的各層面,包括家庭內、勞動市場以及政治體系,因此女性遠比男性易於遭受性騷擾。2017年12月,在深圳進行、對433人的一項調查顯示,女性遭遇性騷擾比例高達42%,而男性僅為6%。受此狀況影響,深圳地鐵於全網陸續開設女性優先車廂。然而該設置並非法律層面的強制措施,地鐵工作人員無權強制驅離進入該車廂的男性;並且深圳地鐵客流量極高,大部分乘客首要考慮的是自己能否擠上列車。久而久之,不少男性也會無視相關標誌,進入女性優先車廂,令該車廂的設置流於形式。

指責受害人

女性乘客時常面臨指責受害人言論。2012年,上海地鐵第二運營公司於微博發布一張穿“透視裝”的女性乘客照片,附“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等文字評論,引發輿論譁然。儘管上千名網民對此抨擊,支持檢討女性衣着而非色狼的留言亦存在不少,甚至為地鐵公司所轉發。為反擊上海地鐵的父權態度,有兩名女性攜帶具有反抗意識的標語乘車,引發媒體爭相報導。

女權運動的發展令中共統治集團感到壓力,不得不作出表面上的改變,例如人民日報山東分社社長、人大代表徐錦庚提出對抗性騷擾的一系列方案。但由於父權制依賴於資本主義制度繼續存在,親資官方的宣傳與立法的效果極為有限。戰勝公共交通性騷擾,需要對抗親資政府對公共服務的私有化和商業化。需要組織獨立民主工會,讓公共交通員工組織起來,實施改善職場和公眾安全的措施,包括女乘客的安全。而工人的自我組織不免要挑戰中共獨裁政權,並尋求經濟上解放女性的社會主義替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