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返鄉青年到社會主義者—為什麼我選擇加入ISF?

張仲方

出身農村仕紳家庭的我,從小在生活條件相對優渥的環境下成長。遙想以前就讀小學時,每當我拿到新的玩具、看了新的電影,同學都會投以一種羨慕的目光,仿佛這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與渴望。隨著成長和教育,我逐漸理解到這是城鄉差異下的社會不平等。我的同學們大多生長在較為貧困的農民家庭,父母沒有良好的教育,也缺少足夠的社會資源。

還記得兩年前的夏天,當我秉著滿腔熱血,試圖從實務與研究來造福鄉梓時,一次田野調查卻從此改變我的人生:在2019年的2月28日的社區訪視中,我見到了一對困苦的高齡婆媳住在一間牆面斑駁、充滿霉味的破屋中;一里之外是一位失智的中年婦人,正飢餓地翻找垃圾袋中殘留的食物。諷刺的是,隔了幾個街區之外,是遊客最多、熱鬧非凡的觀光區。這種繁榮與困苦的強烈衝突在我心裡刻下了一道無法抹除的印記,因為它們發生在我熟悉的社會環境中,繼續擴大家鄉的貧富差距,在現在的社會制度下我看不到如何能消除這一社會病痛。在盡了所有可能的努力與嘗試後,我不得不相信在資本主義的大框架下,支持自由市場的政府組織不但無從解決貧富差距,甚至會使這個問題變得日益嚴重。而任何對城鄉差異、社會不平等的體制內改革,終究都只能是飲鴆止渴、徒勞無功的短效策略。

我不願再聽到又有同學為了承擔繁重的家計,被迫放棄自己的學業。

我不願再看到家鄉同胞每日在垃圾桶中尋找那殘羹剩飯。

這促使我成為了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一個社會主義者。而那個仕紳家庭出身、為了改變家鄉而四處奔走的年輕學生,早在2019年2月28日的田野調查中,就已經死了。

偶然在網路上得知社會主義組織ISF這個爭取平等、充滿奮鬥精神的政治組織。經過謹慎的觀察與長期的追蹤,最終我決定成為ISF的一份子,因為只有透過政治的實際鬥爭和行動參與,社會主義理念才有可能實現。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理解我的選擇、接受我們的思想,但我至始至終的相信:追求平等,向來都意味著對既有社會體制的挑戰,而ISF從來都不會畏懼這種挑戰,更不會放棄對抗社會的不平等。

加入ISF是我選擇的生活、我的志業。ISF所矢志追求的工人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也是每晚我閉上雙眼時,會帶以一抹微笑步入夢鄉的美好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