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集團的發展史與對環境的破壞

資本主義是環境危機的罪魁禍首

洪守裕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曾被國際黑星球獎公認環境破壞「首屈一指」的台塑集團,今年六月被美國德州的地方居民與環保團體,在數十年努力蒐證下揭露一直偷排塑膠微粒汙染水質。目前台塑仍謀劃在美國密西西比河沿岸建立大型塑料廠。台塑在台灣和世界各地殘害社區居民和工人健康的罪行已長達數十年之久。它已成為台灣石化污染的標誌。

根據環保署於2016公佈之調查中顯示,2014年全台十大溫室氣體排放企業,台塑集團囊括其中四家,其總量占全台碳排的23%。長期監督六輕、與之對抗的詹長權教授揭露了台塑六輕的氯乙烯(一級致癌物、能引發肝癌)工廠氣體外洩對居民健康的殘害。他曾於2013年從六輕週邊村落的303位學童尿液中檢測出致癌物硫代二乙酸(吸入氯乙烯後的代謝物)。2018年,詹長權追蹤這303位學童發現,有超過三分之一出現輕度肝纖維化,四分之一肝指數異常偏高。

台塑這樣一個污染巨頭的誕生與壯大離不開台灣資本主義政權的庇護(無論是過去的國民黨獨裁政權,還是現在的藍綠兩黨)。甚至在越南亦有反污染人士因抗議台塑污染而入獄。透過台塑的發展史,我們可以鮮活地看出一味逐利的資本主義正是現在台灣環境災難的罪魁禍首。

美援與美帝霸權

1950年韓戰爆發後,美帝國主義為要圍堵革命浪潮東進,在東亞島鏈扶植獨裁政權,以美援維持蔣介石政權與協助國民黨收編台灣地方勢力。。

王永慶便是在美國與國民黨政府的促成下獲得近80萬美元的貸款並於戲獅甲工業區建造第一個PVC塑膠原料廠。至此台塑集團日後的資本積累,建基於依附美國石化工業資本的國際分工所需,再者受到黨國援助下積極擴展外銷、內需市場下日漸擴大規模。這背後不被察覺的是,國民黨獨裁創造了無任何環境規管的條件供台塑製造污染以逐利,以及一個老闆可以隨意壓榨工人的戒嚴體制。

當時台灣工人不僅受到超額剝削並且受到廠內及周遭工業污染的危害,也是直到80年代黨國體制逐步鬆動才浮現檯面,例如台塑集團的台化彰化廠排放有害氣體污染物,使周遭居民患上肺腺癌、心臟病、氣喘,至今仍未受到補償。

石化資本的石化台灣

儘管當時台塑集團在經濟上的特許地位而賺得盆滿缽滿,但在政治上仍被排除在黨國菁英官僚之外。台塑要成為「石化帝國」還得回到70年代的時空背景談起,當時美國在環境運動越漸勝利的情況下開始「去工業化」,以及兩次的石油危機,都造成石化中下游原料短缺。當時黨國菁英官僚為了要維持龐大的石化中下游產業穩定,將石化產業列策略性工業並引入石化業上游產業、大規模的建設起「輕油裂解廠」包含了二、三輕。而為了要吸收過剩的產能,甚至透過國、黨營資本轉投資成立許多石化中游公司,並立下許多保護石化中游產業的政策。

台塑除了在此時期更加富得流油,同時與這些黨國資本交融再一起,儼然形成一個具特權的石化業逐利集團。80年代,台灣石化資本集團開始以各種遊說的方式企圖制定原料價格,並且不斷擴大產能來維持壟斷地位,要求更少的經商管制。石化資本對國民黨官僚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除了時任行政院長的俞國華及其內閣,大力推動四、五輕的建設外,亦包括李登輝、郝伯村(其二人於1991年擔任總統、閣揆時強推六輕設立)等人。甚至石化資本集團不再只是透過向國家機器遊說的方式獲得利益,而是直接被國家機器諮詢產業方向,像是王永慶加入在1985年成立的「經濟革新委員會」。

這代表台塑集團握有更多政治實權,更能肆無忌憚大肆開發,像是在1986年通過六輕的建設案時,台塑隨即向工業局買下宜蘭286公頃的利澤工業區。

攏絡地方派系為六輕護航

當台塑放出風聲在宜蘭要興建六輕時,宜蘭縣各議員馬上都積極拜會並表示歡迎,而這些議員有八成以上都來自宜蘭的地方派系。像是當時羅國雄議長就是宜蘭羅許派首領-羅文堂的兒子。此例說明了眾多地方派系政客過去樂意充當黨國獨裁的鷹犬走狗、在崛起的財團面前又樂意為其魚肉鄉民!

又例如,後來六輕確定落腳麥寮時,馬上得到雲林縣長廖泉裕(雲林廖派)、議長張榮味(先為雲林林派、後建立張派。如今韓國瑜背後的支柱之一)大力支持。其二人謊稱六輕將帶來發展與就業機會,並動員鄉民大力歡迎六輕設廠。但雲林地方派系早就向廠址預定地周遭的農民低價收購土地,再從台塑購地或補償中謀取暴利,可謂「全然合法」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六輕建廠運轉後,雲林地方派系再包攬六輕周邊工程與燃煤灰渣清運等工程,獲得「永續暴利」,並協助台塑「維穩」地方不滿鄉民。

那麼是什麼因素讓宜蘭能夠免於六輕污染;是哪股力量在對抗財團及地方派系呢?許多人會歸功於後來加入民進黨的中產階級政客、時任宜蘭縣長的陳定南,但實際上陳定南當初仍有派員與王永慶會談,表示「有條件歡迎」六輕於利澤工業區設廠。

雖然陳定南爾後改為堅決反對六輕並解釋為「因委託台大報告有進展」,但那時自由派知識份子和宜蘭居民的草根抗爭才是真正擋下六輕的關鍵力量。那年代的大背景正是民主化抗爭與反公害運動的結合。

1980年代台灣各地開始出現的反公害運動,包括揭露五輕及台化彰化廠污染,使得宜蘭居民變得警戒。同時由有組織的地方教師,透過動員、演講、集會、遊行抗議來深入基層做組織。這才是真正使陳定南轉向並獲得政治聲望的原因,同時說明了群眾運動也才是對抗地方派系的堅實主力,而非那些反對地方派系的議員、行政首長。

台塑伎倆:恫嚇、收編、偽證、分化

宜蘭反六輕運動的勝利,使台塑嘗試轉往嘉義鰲鼓、桃園觀音設廠六輕,但同樣被地方草根抗爭攔下。台塑便以此祭出資本出走的威脅;宣布停止在台灣一切的新建與擴廠案,轉往於加拿大、美國、中國設立輕油裂解廠。此舉震驚分食石化產業利益的一眾黨國官僚與資本家和中小企業。

為此,李登輝後政府隨即推出「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免除六輕5年賦稅,以及修法使麥寮工業港得以歸台塑集團持有產權。中共當局在1992年批准台塑前往福建設廠時,國民黨政府更是將雲林縣7000公頃的農地變更用途,以配合台塑興建六輕,並優惠土地收購價格、工業用水折扣、低利率貸款並配合威嚇手段以此挽留台塑。

在反污染的群眾抗爭中,資本家總會以「撤資、關廠」作為要脅並煽動工人為其保駕護航,迫使政府迎合其訴求、迫使抗爭就此停擺妥協。面對這樣的要脅,社會主義者的回應是「沒收充公、綠色生產、工人民主控制!」並藉由群眾抗爭來實現它!否則等待我們的永遠只會是「失業或污染」的死胡同。

2010年7月,六輕接連兩次的大火,有害物質隨著滂沱大雨降下,周遭的養殖場及農田損失慘重,引發附近村鄰大批群眾湧向六輕抗議。當時率領大批居民抗議的許忠富,後來成為了麥寮鄉長(2014~2018),曾直言不諱六輕透過「回饋鄉里」讓麥寮鄉受到很好的待遇,從反六輕搖身一變為六輕代言人。六輕之所以能在地方上收編人心,乃是因為地方政府預算微薄財政困窘、難以供給公共服務、財團以「回饋」之名取代了賠償,用施予小恩小惠換來了與多數鄉民的「和諧」。

然而,對於2018年淨獲利3700億新台幣的台塑集團而言,每年3.3億元的回饋金、又或是台塑集團誇口宣稱的已投入百億回饋鄉里,比較之下都實在微不足道。鄰近鄉民們所遭受到的健康與環境殘害,又豈止是金錢可以計價?

六輕所造成的實質污染遍及全台,反六輕不該只是沿鄉居民的內心怨懟,應成為全國性的反公害運動。唯有將台塑集團收歸民主公有化,才能對其實行「環保改造」使其告別石化污染。也才能終結台塑王家用小恩小惠收買人心、毒害台灣牟取暴利的滔天罪行。並給予長年深受台塑污染所害的在地居民更為全面的賠償照料。

讓綠色計畫來改造石化王國

全台人民不能再坐以待斃、坐等氣候和環境末日,必須採取行動,接管與改造台塑集團以及其他石化企業。

要徹底改變這個石化之島,我們需要一個左翼勞工政黨,透過革命性的群眾抗爭終結為了資本家的利潤而無視群眾和環境需要的資本主義制度,將台塑集團及至其餘的石化企業實行民主公有化,並在工人民主管控下建設全面的綠色計劃經濟,使石化業工人能在充分保障與職訓下轉入綠色生產,使台塑集團與王氏家族富可敵國的私人財富轉變為民主公有的社會資金,用於綠能投資與綠色生產、使石化業發展所殘留下的種種後遺症與創傷能夠在社會主義工人民主下得到治癒與挽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