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徹查警察暴力 懲處殘暴警隊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公開所有真相

張帆   社會主義行動

群眾對香港警隊已經完全失去信心。現在看起來,香港警隊應該已由中共直接指揮,其中混雜著大量中國公安武警,對示威者乃至路人採取令人髮指的暴力攻擊,包括虐待和性侵示威者。831太子站視頻至今仍未公布,雖然警方稱未有示威者死亡,但群眾無法相信謊言不斷的警方和政府。我們需要一個真正能夠代表運動和大多數普通勞動群眾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揭露警方的暴行,從而以民主的方式重組警隊。

監警會沒有實權

政府現在只同意讓監警會調查,正是為了掩蓋真相。在撤回惡法後,中共害怕再退讓的話等同示弱,會令示威者有信心爭取餘下訴求。在《路透社》揭露林鄭與商家閉門會議的錄音中,林鄭表示自己除了三萬警察什麼都沒有,可見政府不敢得失警隊。再者,警察暴行是有系統的,包括拒絕出示編號及委任証、假扮示威者搗亂,獨立調查意味著要由決策的高層來承擔。加上大量中國武警滲透香港警隊,明顯受中聯辦指使,林鄭豈敢成立一個機構調查自己的上級。

這本身就足以說明,現在林鄭關於通過監警會調查警方行動的種種承諾都是空談。專家組成員之一、加拿大公民監察執法協會格里·邁克尼利曾在一起調查中包庇警方。而監警會新增的兩名委員林定國和余黎青萍全都屬建制派。余黎青萍曾是林鄭競選辦顧問。她加入監警會之後更是說,警方不是「無端端」施暴!監警會尚未開始調查,其偏袒警方的立場就已表現出來!

需要民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

面對持續的群眾運動和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不能完全排除中共可能再退一步,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由政府成立的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用來暫時平息群眾怒火的幌子,不會觸及那些有罪的官員和制度,現在的沙中線調查和四年前的鉛水事件調查都是如此。

即便政府最終不得不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會盡力只拿少數警察祭旗。就算有警隊高層下台,他們還是會領取豐厚的退休津貼作為補償,整個警隊依然會是中共用來鎮壓香港民主鬥爭的工具。類似的現象我們已在港鐵醜聞中見過

真正民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應該由示威者、基層市民、支持民主鬥爭的學生和工人組織、獨立的法律和人權人士等代表組成,而非由站在運動之外的司法精英(例如退休法官)組成,更不應由政府委任。即便是曾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退休法官也不可信任,例如李國能。兩年前,李國能曾說:「香港社會需接受人大常委會享有全面解釋基本法的權力」。這實際上就是認可中共對香港的威權統治和打壓。

委員會應該由民主選舉產生,並接受群眾的控制和監督。獨立調查委員會應有調查事件和檢控有罪者所需的所有權力,不受政府和法院掣肘,因為法院已明顯成為威權政府用來鎮壓群眾運動的工具,司法中立已成假象。

民主重組警隊

香港警隊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中共的鎮壓工具。必須重組警隊並將它置於群眾的民主控制之下,並踢走所有支持威權統治的警察(尤其是警隊的現任高層)。

就算林鄭和中共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運動也不可以停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曾說,在運動平息之後,可以「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是用假承諾欺騙群眾停止鬥爭,然後發動反撲,是中共獨裁政權鎮壓中國群眾鬥爭的一貫伎倆。2011和2016年的廣東烏坎抗爭就是最知名的一個例子。運動一旦解散,就難以再重新聚集起來。屆時政府會有更大的空間操控所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絕對不能為了政府毫無可信度的「承諾」就停止當前的群眾鬥爭,而必須繼續擴大運動。必須成立民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我們絕不讓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