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嚴酷鎮壓正催生革命

中共指使警察暴力鎮壓,激起空前的群眾怒火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本專題文章有兩部分,本文為第一部分

香港政治危機出現重大轉折。經過三個月歷史性的反政府示威,曾寸步不讓的林鄭於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送中條例。

這一決定必然事先得到習近平的許可。雖然中共謊稱「支持、尊重」港府自行決斷香港事務,但實際上香港的真正統治者一直都是中共。特別是在那些涉及中共政權利益的重大問題上,港府只不過是中共命令的執行者。

自6月反威權群眾運動爆發之後,香港政府早已癱瘓,真正的決策者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在深圳領導的專責小組。

送中條例早已不是群眾運動最主要的議題。群眾的怒火現在主要是針對警察暴力和中共對香港的威權打壓。所以林鄭現在撤回條例是「太少,太遲」。大部分抗爭者立即表示不接受林鄭的假讓步。如黃之鋒在英國《都市報》上的文章所說:「這支橄欖枝背後的真相絕不是和解,而是收緊控制」

其他許多群眾和年輕人也都認為,林鄭做出這一表面讓步,是為了分化運動,借勢採取更嚴酷的鎮壓,包括可能動用英殖時代留下的緊急法(這部法律最初是為了鎮壓1922年海員大罷工而制定的)。

現在看起來,統治階級更傾向於用香港警隊和本地法律來鎮壓運動,而非出動解放軍,因為前者的政治經濟後果相對較小。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繼續惡化的情況下,對於中共來說,出動解放軍只是萬不得已的最後選擇。

中共身陷危機

雖然撤回條例只有象徵意義,但仍然體現出群眾運動給中港政府造成的巨大壓力。這場運動的爆發本就在中共意料之外,而群眾的毅力更令中共震驚。

林鄭突然宣布撤回送中條例,令中港的親中共勢力都大吃一驚。事先被蒙在鼓裡的香港建制派(服務於非民選港府的右翼資產階級政黨)對林鄭再次表示強烈不滿。他們過去支持政府「寸步不讓」的強硬立場,儘管有時比較猶豫,而現在林鄭突然宣布撤回,令他們顏面大失。建制派政黨害怕在今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中會遭遇慘敗,失去對這些不民主而且無實權的區議會的控制權。所以政府有可能會以「安全」為由取消今年的選舉。

更重要的,林鄭撤回條例對內地來說是一個晴天霹靂。香港《南華早報》前總編王向偉說,這是「一個非常突然而且非常危險的決定」。他特別提到:「就算在林鄭宣布撤回的前一天,都還沒有任何相關跡象或者傳言」。

王向偉指出,港澳辦在前一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沒有給出任何改變政策的跡象,而是繼續督促所有政府部門和社會機構對抗暴徒,將『止暴制亂』作為『當務之急』。」

內地媒體對於撤回條例的報導也非常低調,與過去幾週關於「暴徒」和「顏色革命」的激烈宣傳形成鮮明對比。

右翼民族主義網民對撤回條例的決定大加批評。這些右翼民族主義網民是中共政治基礎的一部分,但現在他們強烈批評撤回條例是「向顏色革命投降」,並警告說這會鼓動中國群眾效仿香港的激進抗議。

撤回條例雖然沒有實質意義,但對中共來說仍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所以可見中共政權和習近平正身處危機。中共的大麻煩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特別是中國經濟急速放緩(其嚴重程度遠甚於官方數據),以及迅速升級的中美帝國主義衝突。

規模空前的群眾運動

香港現在的抗議無疑是中共自1989年以來所面臨的最嚴重的群眾挑戰。從6月9日開始,香港已經舉行了三場100-200萬人的大型示威。英國《衛報》說,從抗議人數與人口的比例來說,香港的抗議規模可能是全球最大的。

香港也舉行過三次大罷工,主要是通過社交媒體發起、工人自發參加。工會幾乎沒有為組織這些罷工做過努力。香港的工會幾十年來都很弱,而且在1997主權移交之後更是被新自由主義反工人政策進一步削弱。在罷課方面,9月2-3日開學時,約有4萬名中學生和大學生無懼警察鎮壓參加罷課。

除了大資本家和親中共陣營的核心力量之外,幾乎整個香港社會都支持群眾抗議及其「五大訴求」:

  • 完全撤回送中條例
  • 林鄭下台
  • 撤銷暴動定性,無罪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
  • 獨立調查警察暴力
  • 雙真普選(即特首和立法會均由民選產生)

運動得到如此穩固的群眾支持,正是因為警察暴力一再升級,而政府也包庇警方的所有暴行。所以年輕人的激進行動也廣為群眾接受,而且這些激進行動絕大部分都是為了抵擋警方的殘暴攻擊。因此,雖然政府不斷指責示威者是「暴徒」,想要分化運動,但幾乎沒有什麼效果。

公務員、律師、記者、社工、醫護人員和建築師都已公開反對警察暴力、聲援示威青年,說明就算部分被視為「建制」的群眾也被抗爭情緒感染。另外,8月底舉行的一場反對警察性暴力的集會有3萬人參加;在林鄭宣布撤回的次日,有2.3萬人參加了一場反對警察暴力的集會。這些大型示威反映出群眾的激昂鬥志。現在民陣發起9月15日遊行,會再次有不計其數的群眾上街。

香港不是新疆

另一個能反映出群眾怒火的例子是,多次有大批基層居民在深夜毫無裝備地走上街頭,阻止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攻擊示威青年。他們高喊:「滾出去,這裡不歡迎警察!」警方也被迫撤走兩間醫院的警崗,因為醫護人員非常敵視他們。

警方按中共旨意,在地鐵站、商場或其他地方內無差別地攻擊、圍捕示威者,以圖嚇倒年輕人,讓他們不敢再參加示威。

警方也在路上或地鐵站中截查年輕人,搜查他們的隨身物品和手機。警方甚至曾截停巴士,盤查所有乘客。其情景類似於如監獄一般的新疆。

最受群眾憎恨的是「速龍」(一支準軍事化的防暴警察)。警方最殘暴的一些鎮壓行動就是由他們執行的,例如831太子站事件。有傳言說太子站事件中至少有一人被警方打死,令義憤填膺的群眾每晚在站外和鄰近的警署外抗議。

中共想把「新疆模式」複製到香港,要求警方使用重武力全面升級鎮壓,包括縱容黑幫攻擊示威者,但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新疆和香港兩地狀況完全不同:新疆深處內陸腹地,並被解放軍重重包圍,令中共得以秘密地大肆監控、囚禁當地居民;而香港是亞洲最主要的金融中心,擁有自由的信息流通(雖然也已受到中共的部分限制),香港警方的暴行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根本不可能掩人耳目。建制派政客說抗議已經到了「無法回頭的地步」,實際上這也是公眾對於警察的看法。警隊已經徹底失去群眾的信任。

中共的頑固態度

香港群眾抗議持續時間越長,習近平精心打造的強人形象就越受打擊。

對於習近平政權來說,以恐嚇的手段阻止群眾發起抗爭是維持其統治的關鍵。如果政權權威受損,或者群眾發現其實際力量並不如表面那麼大,那麼其統治可能會面臨存亡危機。

香港資產階級建制雖然堅定支持(甚至是崇拜)中共獨裁政權,但也對中共的這種頑固態度感到不信任和震驚。儘管香港資產階級富豪一致反對擴大群眾的民主權利,但他們願意做出有限的政治讓步以緩和危機和隨之而來的經濟損失。

中美衝突和全球經濟放緩導致香港經濟逐漸走向衰退之時,現在這場危機正令旅遊、零售和地產業雪上加霜。據英國《金融時報》估計,自運動開始以來,香港十大富豪總共損失了150億美元,主要是因為股價下跌。因此在林鄭宣布撤回的當天,香港股市上升了將近五個百分點。

香港資產階級的不滿無疑是林鄭撤回條例的原因之一。同時中共也希望緩和西方媒體以及美歐帝國主義政府的壓力。如我們之前解釋過的,西方政府並不關心香港的人權和民主,他們只是想要利用這些議題迫使中共在經貿問題上做出更多讓步。

中共過去將香港政府作為統治香港的代理人,而非親自管控香港,從而令香港在國際貿易中得到特殊待遇,但現在由於群眾抗議的壓力,這種狀況已經改變。林鄭政府沒有實權已是越來清晰的事實。

根據流出的一條秘密錄音,林鄭在八月底閉門會見商界代表時說,她的權力「非常、非常、非常有限」。她也承認:「如果我有得選,我會第一時間辭職。」

儘管政府對這次洩密非常憤怒,但並沒有否認其真實性。林鄭已經「上了賊船」,不可能全身而退

如何對抗中共這一幕後黑手?

社會主義者對錄音揭示出的中港實際權力關係並不驚訝,但錄音對香港群眾的意識造成重大影響。這場鬥爭的首要敵人從來都不是傀儡港府,而是中共,因為後者才是香港的實際統治者。那麼香港的750萬群眾如何才能打敗這個強大的獨裁政權?僅靠香港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唯一的取勝之道是吸引中國群眾加入戰鬥。

我們不能只是「呼籲」中國群眾支持香港鬥爭,而是需要積極地將鬥爭蔓延到中國,建設中國的反威權群眾鬥爭。中國群眾參加鬥爭比香港要危險得多,例如去年佳士鬥爭的工人和年輕人為爭取組織獨立工會而遭到猛烈的國家鎮壓。所以我們不能只是說「解放香港」,因為這種局限於一城的訴求不可能得到廣大中國群眾的響應。

中國的工人或者學生可能會同情香港的鬥爭,但如果香港群眾鬥爭只著眼於本地,那麼他們最多也只是同情而已。香港群眾鬥爭如果要打破現在的孤立局面,必須要發出與現在截然不同的信息。

我們必須呼籲兩地群眾一起對抗中共政府殘酷的親資政策:終結住房危機(將開發商國有化,開始建設大量公共住房);建設強大且民主的工會爭取工人權利,以工人階級民主管控的公共投資終結低薪、過勞且不穩定的就業狀況;推翻獨裁政權及其所服務的富豪階級,停止國家鎮壓和媒體管制。

如果香港群眾鬥爭明確、勇敢地提出上述主張,可以打破中共在內地的抹黑宣傳,得到中國群眾的巨大迴響,將鬥爭蔓延到中共獨裁政權的腳下。

實行緊急法?

如前面所說,現在是中共和內地安全部門在指揮香港警隊。香港實際上已經進入戒嚴狀態,而且未來政府可能會正式宣布戒嚴,並採取更加嚴酷的鎮壓。現在示威大多被警方禁止,被捕人數也急速上升。自6月以來,已有至少1,200人被捕,其中超過100人被控暴動罪(最高刑期為10年)。還有其他許多示威者被控非法集結,同樣可能被判處嚴厲刑期。

警方很大程度上已經停止處理日常犯罪事件的工作,街頭的警察巡邏已經減少。3萬8千名警察(再加上冒充香港警察的中國軍警)已純粹變成鎮壓工具。

香港政府還威脅要啟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上次動用這部法律是在六七反英暴動時。如果啟動緊急法,特首將成為獨裁者,可以隨意進行媒體審查、監禁、遣返、取締政黨和禁止集會。政府甚至考慮過局部關閉互聯網,以封停示威者用來組織行動的網絡論壇,不過政府不太可能真的採取這一行動,因為會給香港經濟造成致命打擊。

政府「考慮」採取這一行動,本身足以說明危機之深。不過群眾並沒有被緊急法的威脅嚇倒。在林鄭撤回條例之後,政府的恐嚇宣傳無疑會變本加厲,可是現在年輕人的鬥志非常高漲,整個社會對政府空前不滿,所以政府就算正式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可能也無法改變政府和群眾運動之間的力量對比。而且如果在緊急法啟動之後迅速出現大型群眾抗議,政府的權威反而會被進一步削弱,危機會繼續加深。

中美帝國主義衝突

雖然中共或明或暗地威脅要出動解放軍,但是目前來看,軍事鎮壓仍不是最有可能的情況。

我們過去已解釋過,雖然中共有能力進行軍事鎮壓,但是現今的政治局勢(特別是正在迅速升級的中美帝國主義衝突)讓它不敢肆意而為。當然川普政府不關心香港的民主自由,但是如果中共公然動用解放軍鎮壓香港群眾運動,徹底打破香港的表面上的自治,那麼美國在亞洲的霸權將會受到威脅。

美國如果不做出強硬的外交和經濟回應,那麼美帝國主義及其遏制中國帝國主義的計劃將面臨歷史性危機。

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反中鷹派約翰·博爾頓警告說:「國會此刻[對香港問題]的情緒非常不穩定,所以只要中國政府做錯一步,我認為就會讓整個國會大爆發。」

美國的激烈反應也部分反映出,川普在香港問題(以及其他問題)上的多變態度令共和、民主兩黨的政治精英都感到不滿。7月,川普說香港的群眾抗議是「暴動」。這完全是在附和中共。還有一次,川普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他們必須自己解決,他們不需要建議。」川普的這些言論贏得了中國民族主義者的歡心,甚至有一個支持中共的說唱樂隊把川普的發言放進他們的歌裡。

美國的亞洲政策立足於赤裸裸的金融和強權利益,絕非要推進各國的民主權利。美國曾在亞洲扶植眾多獨裁者:韓國的朴正熙,台灣的蔣介石,菲律賓的馬科斯,印尼的蘇哈托。當這些獨裁政權被革命運動或者群眾壓力打垮之後,美國政府利用經濟和外交手段確保新政權依然親資和親西方政府。

可惜的是,一部分香港示威者對美國統治階級報有幻想,認為美國政府會幫助香港的運動獲勝。但實際上美國統治階級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將香港當作迫使中共在經濟和地緣政治上做出讓步的棋子

就在林鄭宣布撤回條例前幾天,中美決定於十月重啟貿易談判。這並非巧合。儘管貿易戰幾乎不可能在短期內結束,但重啟談判的決定說明雙方都想淡化香港問題。

如何前進?

如果是在一個「正常的」資本主義社會,香港政府面對如此巨大的群眾壓力必然早已垮台(其實可以說「香港政府」的確已經「垮台」眼下真正統治香港的是中共)。

為了發動全中國的反威權群眾鬥爭,打敗中共獨裁政權,香港「革命」需要再進一步。自發的運動模式已經達到極限,現在迫切需要更加清晰的綱領和戰略,並且需要將運動組織起來從而執行戰略。運動也需要明白哪支社會力量能夠將運動組織起來,並將鬥爭輸出到中國內地──不是「納稅人」、「消費者」、「市民」,而是「工人階級」。因為工人階級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

所以社會主義者強調,需要以八五和九二九三大罷工為跳板,建設真正的總罷工。為了達到這一目標,我們需要真正的組織,需要建立民主的罷工委員會和新的工會。

香港群眾運動具有歷史性的意義。習近平政權過去奉行強硬路線,不容忍任何挑戰,但現在已經受到重重一擊。

香港以及整個中國現在就像一個高壓鍋,階級矛盾已經沸騰,只不過暫時被獨裁政權和警察暴力壓制下去。從政治上來說,今天的香港正預示著明天的中國。我們需要為群眾鬥爭找出正確的綱領和策略。

本專題文章的第二部分將解釋香港群眾鬥爭背後的社會問題,並解釋為什麼必須要將運動組織起來並提出立足於工人階級的綱領才能打敗中共獨裁政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