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威權運動需要新方向

讓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成為運動的核心!

張帆 社會主義行動

空前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超過兩個月。林鄭和中共曾希望能夠拖垮運動,但是運動到現在仍然保持強大的勢頭。實際上群眾的怒火已經超過五大訴求,指向整個威權制度和中共。如一些示威者所說,就算現在林鄭下台或者允許獨立調查警察暴力,也無法平息運動。

有消息稱,習近平因無力控制香港局勢,而在北戴河會議上遭受諸多批評;至少現在,習近平決定不派出解放軍,因為這將給中共自己造成極為嚴重的政治經濟後果,而是要求香港警察以及裝扮成香港警察的中國公安武警對示威行動採取更猛烈的鎮壓,「多抓人並加重判刑」,以圖恐嚇示威者,平息運動(不過已經有跡象表明,中共未來出動解放軍的可能性已經不小)。

黑警暴力變本加厲

更加殘暴的鎮壓已經開始。警方禁止了8月10-11日的四場遊行,實際上就是進一步推近戒嚴,同時全港各地的警黑暴力在8月11日上升到新的水平:尖沙咀一名示威者右眼被布袋彈擊中失明;太古地鐵站,警方在下行扶手電梯入口近距離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彈,除了胡椒彈的直接傷害外,亦有可能造成踩踏慘劇;警方在荃灣地鐵站發射催淚彈,可能給乘客遭成長期傷害;飛虎隊員被揭發假扮示威者在銅鑼灣放火,給警察提供藉口抓捕示威者;北角和荃灣有黑幫無差別襲擊塗人。警黑暴行數不勝數。

但中共和香港政權很可能是再次誤判形勢,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8月11日警黑暴力的結果是,之後兩日抗議者在機場舉行大規模抗議,導致兩日分別有180和400個航班被取消(香港機場每日約有800個航班),令航空業損失6億港元

這場「沒有領導」的運動能夠持續到現在而且依然聲勢浩大,主要原因就是瘋狂的警黑暴力觸發越來越大的群眾怒火。林鄭對群眾的蔑視以及6月12日立法會外的激烈衝突促使200萬人上街抗議,成為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7月21日,元朗黑社會襲擊事件推動基層公務員在網絡上抗議,並促成了歷史性的八五大罷工。上週末,警方禁止了四個遊行,但大批群眾和年輕人仍湧上街頭,並和警察發生激烈衝突。警方在鎮壓推動更猛烈的警察鎮壓很可能會令運動進一步升級。

自一個月前中聯辦外的示威之後,中共開始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港澳辦接連三次召開記者會,譴責香港群眾運動,並表示支持香港警察的暴力鎮壓,以及威脅說如果運動繼續下去,中央政府將會介入。同時中共也要求林鄭不要繼續躲在幕後。示威者和群眾諷刺林鄭是「躲在警察背後罷工」。現在林鄭重新表現出的「強勢」「自信」只是出於中共的命令,而不是因為政府和運動的力量對比真的改變。

林鄭得到財團支持

中共也在要求香港的大財團歸隊。不同於五年前傘運時,在過去兩個月裡,香港財團罕見地保持沉默。它們不想觸怒中共,但同時對這場空前的群眾運動感到害怕。7月17日,新城市廣場員工為警察帶路襲擊示威者之後,大批群眾前往新城市廣場抗議。這也是為什麼最近海港城在門口貼上告示:「除非有罪惡發生,警察請勿內進」。

但是現在情況正在發生改變。不久前,中國民航局警告國泰,禁止參與或支持示威的機組人員進入中國領空。隨後,國泰警告僱員,如果參加未經警方批准的示威,可能會被開除;同時國泰開除了兩名地勤人員,只不過因為他們洩露了警隊足球隊前往中國參加比賽的航班信息;國泰也讓一名被控暴動罪的機師停飛,實際上意味著認定該機師有罪。與此同時,林鄭帶領一眾商界代表參加記者會,正是為了顯示她已得到資本家的支持。

中共正在要求或威脅更多的資本家表態支持政府。近日,10多家地產商和國泰在報紙上刊登廣告支持林鄭政府,要求示威者「停止暴力」。這顯然是奉了中共的旨意。因為就不久前,中共操控的鳳凰網刊文,指責香港四大家族集體沉默。

香港的大財團在中國擁有巨大的商業利益。國泰有五分之一的航班以中國為目的地,而且更是有三分之一的股份屬於中國國際航空公司。中國國航是國泰第二大股東,有五個董事席位。國泰第一大股東香港太古集團本就是以中國為主要市場。而且這些大財團一直都仰賴中共維持香港的不民主制度,讓它們肆意壓榨勞動者,大發其財。

中國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在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和商業頻道」(CNBC)採訪時說,極高的房價是觸發香港群眾運動的重要原因:從2003年以來香港房價上升了兩倍,而工資停滯不前,年輕人很難看到對生活未來的希望。謝國忠說,中共要想解決香港的社會危機,必須把權力從香港富豪的手中拿走。但是中共當然不會這麼做,因為財團是中共治港的支柱之一。如英國《環球時報》(2019年8月13日)所說,中共已經將香港的控制權「外判」給這一小群主導香港經濟的寡頭。

大財團依靠這個不民主的制度打壓基層群眾的生活水平和工人權利,抵制八小時工作制和全民退休保障,反對大量興建公共住房、大幅提高最低工資,造成極為嚴重的貧富差距、過勞、住房危機、公共服務崩潰。大財團本就和中共站在同一陣線。

所以,這場運動不僅要對抗威權政權和警黑暴力,也要對抗和政權站在同一條陣線的資本家。這更加說明,運動需要新的前進方向。要想把權力從這些大財團的手中奪過來,實現由基層工人群眾掌控的真正民主,必須要讓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成為運動的核心。

準備再次總罷工罷課

35萬人參加的八五大罷工是一個好的開始。這是香港近百年來第一次真正的政治大罷工。運動需要準備新一場總罷工。新的總罷工應該通過職場裡的罷工委員會組織起來,通過組織的力量。同時,現在正在醞釀的罷課行動也具有重要意義。大規模的罷課可以反過來鼓舞工人的鬥爭。新的罷工罷課行動,從許多方面來說都對整場運動至關重要。

近期關於「大台」的爭論表明運動出現了領導危機。現在這場運動「沒有領導」,泛民在運動中沒有權威。但泛民在嘗試利用現在的局勢重奪領導權。許多示威者開始對過去幾個星期的不斷衝突感到疲憊。這不代表運動在失去動力,而是因為示威者看到和警察的衝突並沒有目標、也沒有實際效果,而且越來越多跡象表明,警員假扮示威者,故意挑起衝突,從而給警方鎮壓的藉口(例如8月13日在機場兩名中國人被攻擊的事件)。許多示威者開始希望回復到由泛民發起的和平示威。

和平示威以及最近在警署外的抗議活動都是運動可以採取的行動方式。我們需要強烈抗議警察暴力和濫捕,而且實際上衝突往往是警方主動挑起的。如示威者諷刺的:「沒有警察,就沒有暴力」

運動需要組織和領導,為運動提供清晰的方向,但泛民從未為香港民主運動提供過真正的領導。反而一直嘗試煞停運動,因為他們擔心運動「走得太遠」,超出自己的控制。泛民失去權威,正是運動能夠持續到現在而且展現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的原因之一。運動應該以民主的方式組織起來,通過民主的架構選舉和改選領導,防止如傘運時那樣,由少數泛民政客和社交媒體上的知名人物自上而下地控制運動。

在運動中建立有組織的工人力量可以為組織整場運動提供關鍵幫助。同時,我們也需要有組織的力量抵抗日漸增加的解放軍威脅8月15日,有解放軍軍車出現在香港市區。在當前如此緊張的時刻,這絕不會是「無心之舉」。前一日,川普也已發推文說,美國情報部門證實,中共正在向深圳/香港邊境調遣軍隊。雖然習近平目前不打算出動解放軍,但他不會徹底放棄這一選項,因為隨著運動的繼續發展,中共無法僅僅依靠警察控制局面,那麼他們會「別無選擇」

運動的敵人是中共這一世界上最龐大的獨裁政權,所以必須準備中共直接的鎮壓。我們必須組織起來,才能抵擋解放軍或者假扮成香港公安的大批中國公安武警的威脅。同時運動要想勝利,必須向中國的工人群眾發出真誠呼籲,聯合對抗兩地群眾共同面對的這個獨裁政權。顯而易見,香港群眾運動無法獨力打敗中共。

不能指望美歐政府

我們不能指望美歐或者台灣政府真正幫助香港的群眾鬥爭。包括川普和蔡英文在內,西方以及台灣政府正在本國執行反民主、反工人計劃。中國的民族主義者一直用美歐政府的警察暴力為中港兩地的國家鎮壓辯護。川普此前稱香港的群眾運動是「暴動」,得到中共稱讚。在6月底G20峰會上,川普為了避免惹怒習近平,有意避談香港問題。

在中美衝突下,美歐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向中共施加更大壓力,以期迫使中共在經貿問題上做出讓步。川普說:「中國想要達成貿易協議,先要人道地處理香港問題」。但同時他也說:「習近平是偉大的領導人,得到人民的尊重」。對於中港群眾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荒謬、更諷刺了。如果中共願意在貿易問題上做出讓步,川普不會介意「出賣」香港。

香港群眾運動唯一的戰友是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基層勞動者。我們需要呼籲正在進行抗爭的中國工人和年輕人,一起挑戰中共獨裁資本主義,消滅中港工人和年輕人共同經受的壓榨和所有社會不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