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急需反擊右翼墮胎禁令!

阿拉巴馬的新法令規定在懷孕的任何階段墮胎都屬非法

ByKeely Mullen 社會主義替代(美國)

五月下旬,共和黨控制的阿拉巴馬州議會通過了近乎徹底的墮胎禁令,隨後州政府在法令上簽字認可。這是從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承認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判決至今,最嚴厲限制墮胎權的州法律。

阿拉巴馬的這條項法令規定在懷孕的任何階段墮胎都屬非法,除非孕婦生命瀕危,提供墮胎服務者最高可被判入獄99年。最近美國各州一連串新法令一個比一個野蠻,阿拉巴馬的墮胎禁令不過是其中一例。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喬治亞州和俄亥俄州通過了所謂的「心跳」法案,即如果已經能檢測到胎兒心跳(通常在6-8週)就不得墮胎,而這時候女性經常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

阿拉巴馬墮胎禁令和其他州正在撰寫的類似法令,是直接挑戰聯邦法律──而這正是那些法律推動者的真正意圖。基督教右翼在推動這些法案時有個明確目標,就是向最高法院佔多數的保守派施壓,從而撤銷羅訴韋德判決。

右翼內鬨

然而共和黨內部對這些法案也存在分歧,尤其是在阿拉巴馬州。實際上這些分歧反映出右翼強硬派走得太遠了。只有14%的美國人支持像阿拉巴馬州那樣的極端法律,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反對撤銷羅訴韋德案判決。如果共和黨一致支持極端的墮胎禁令,那會削弱他們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和重返眾議員多數的機會。因此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公開表示她反對阿拉巴馬州墮胎禁令,托米·勞倫(Tomi Lahren)這類的右翼名嘴也說阿拉巴馬墮胎禁令太嚴格。

阿拉巴馬州的法案很可能被聯邦法院駁回,但最高法院在下一期可能提出限制墮胎的新法案,儘管不是完全取締墮胎。我們不能自滿。羅訴韋德案判決是1960-70年代女權運動最重要的成果,但這個成果現在遭受的空前威脅。當最高法院真的開始受理那些可能推翻羅訴韋德案判決的訴訟,將會引爆群眾憤怒。隨著各州出台法律,限制特定的墮胎行為,將墮胎服務提供者入罪,60-70年代的成果已經被逐漸侵蝕。為了贏得這場歷史性的鬥爭,以維護和擴大的羅訴韋德案的成果,我們現在就必須開始建設運動,以捍衛和擴大墮胎權利。

急需反擊

過去5年,美國女性發起越來越多的反擊,例如2017年規模空前的反特朗普遊行。由於#MeToo運動,大批群眾在性騷擾議題上政治化起來。

雖然阿拉巴馬州、喬治亞州和其他州攻擊女權的法案引起了廣泛的憤怒和恐懼,但還沒出現大規模抗議。儘管全國各地都有小規模的集會,但幾乎僅此而已。這個責任主要在於「全國婦女組織」(NOW)、「全國墮胎權運動聯盟」(NARAL)和「計畫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等重要的女權組織。它們儘管很有知名度,但卻沒有認真團結各方力量發動反擊。

民主黨領導層的表現也很糟糕。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曾說,民主黨議員在墮胎權問題上不用「跟黨走」,而一些民主黨人已顯然將把這份「自由」謹記在心。路易斯安那州的民主黨州長约翰·贝尔·爱德华兹已經準備好隨時簽署「胎兒心跳法案」。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建設一個堅決捍衛女權的新政黨。

由於傳統女權組織和民主黨建制根本不能為運動提供戰鬥性的領導,我們需要新的力量挺身而出引領群眾反擊──這可以成為建設新女權組織的機會。我們也必須從近年各國墮胎權鬥爭的歷史性勝利中吸取經驗,特別是愛爾蘭廢除墮胎禁令的鬥爭,因為愛爾蘭的墮胎禁令和阿拉巴馬州一樣可怕。

女性不只是站在反川普運動的前線,而且最近的教師、護士和餐旅業工人罷工中女性也佔了大部分。這更加證明,工會應該參與爭取免費、合法、安全、無條件的墮胎服務的鬥爭作為爭取更廣泛的免費醫療的鬥爭的一部分。伯尼·桑德斯曾說他的全民醫保計劃將包括全面、免費的婦產保障。如果能夠實現,這將會是巨大的進步。工會可以利用自己的強大力量,和女權組織捍衛墮胎權,並且爭取免費的全面托育服務和有薪育兒假,讓工人家庭有真正的選擇權。如果強制意外懷孕者生育,會讓貧困的工人階級女性遭受毀滅性打擊,這也是為什麼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必須捍衛墮胎權。

毫無疑問,新的女權運動正在崛起,近期對女權攻擊可能激勵女權運動組織起來和發展出戰鬥性的新領導層。儘管這一波反女權法案幾乎是肯定會被駁回,但羅訴韋德案判決仍然面臨威脅。我們需要迅速整隊,以便在反女權攻勢到來時予以擊敗。社會主義替代正努力在女權運動中建設社會主義的女權力量,面向工人階級女性,並向群眾指出女性解放鬥爭和反資本主義鬥爭的內在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