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階級需要全面公共免費的長照

黃梓豪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當前台灣出生率是全球最低,預計在2026年台灣會步入超高齡社會,人口會有1/5是老人。依照衛服部最新數據,65歲以上的失能人口高達82萬人,並且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但對於老人的醫療照護卻是完全不足。全台有237萬人因為家人需長照而工作受到影響,每年更有13.3萬人因此離職。近10年來老人受虐案件成長4倍,每年有10多起家中照護者自殺或殺人的悲劇。長照問題正在將越來越多的工人階級家庭拖向的深淵。

長照2.0將服務對象人數增加了44%(從51萬人增加到74萬人),以及增加9個服務項目,但同時也導致需要照護的失能者分項零碎化。一方面導致申請程序繁雜,同時增加基層行政人員的工作負擔(平均申請流程需花上1個月,一個基層的行政照護顧問平均需負責200個案件)。另一方面政府在今年1月將照服員的鐘點收費制改為分項收費制,不僅加劇了需要長照的工人階級經濟負擔,對照服員而言論件計酬的制度加上勞基法修惡變得更加血汗窮忙。

推進長照私有化

雖然在2018年長照人員增加了3.5萬人力,仍不及服務含蓋量的三成。而且政府變相推進長照服務私有化,為小型私營長照機構提供大量補貼。私營部門在老人安養機構中佔比超過一半。光是在台北市,政府就將8成領有補助的老人轉交給小型的私營部門收容。

整體而言長照2.0的政策方向是在將整個長照及醫療服務零碎化,並且在零碎的需求中圖利個別私營的長照機構與醫材資本家,同時利用匱乏的公共長照體制給予壽險金融更多的利潤空間,蔡英文政府將長照2.0視為社福政績,但實質上是一個新自由主義政策。

工人階級是需要一個全面整合的體制,將醫療到照護的部門公有化,並且交由工人階級民主的管理;課徵富人稅來提供全面免費優質的長照服務以及其他公共服務。這樣也能創造更多的體面的就業崗位。這需要有力的工人運動和工人群眾政黨,挑戰藍綠親資政客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扭轉私有化,並且以民主的公有制和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終結財團專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