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社會襲擊:一切都已改變!

香港反威權群眾鬥爭迫切需要有組織的自衛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7月21日星期日晚,數百名身著白衫的黑社會暴徒在元朗西鐵站瘋狂攻擊示威者和途人(包括至少四名記者)。我們必須做出最果斷、最有力的回應。黑社會的襲擊直指群眾運動核心。過去兩個月數百萬人的和平示威已經令中共獨裁政權面臨3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

黑社會使用鐵通和藤條無差別地毆打地鐵站內的乘客,至少45人受傷,其中至少兩人受重傷。一名眾志成員他的頭部被毆至破洞,頭頂傷口長達6cm,後腦傷口則長達3cm。一名孕婦也被瘋狂的白衫暴徒毆打。

警察很晚才到場,而且絲毫沒有阻止黑社會暴行,也沒有逮捕任何人。任何關注反送中運動的人對此都不會感到驚訝。群眾普遍懷疑警方和黑社會暴徒勾結。一段現場視頻顯示,警方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對暴徒表示感謝,儘管他也說不想黑社會的「幫忙」令警方辛苦!

元朗暴徒採用了法西斯式的手法,通過高度組織的恐怖團伙試圖製造恐慌,打擊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的抗爭信心。不久前蘇丹軍政府也使用類似的方法試圖打敗反威權群眾運動,而且更加致命。

元朗暴徒是在效仿墨索里尼的黑衫軍和希特勒的褐衫隊,來支持獨裁政權。他們的規模比較小,但是如果群眾運動不做出堅定的回應、展現出更強的意志、更緊密的組織和更高的紀律,他們就會變得更加兇殘、危險。

元朗「白衫軍」大部分都是收錢做事,並不是特別受某種政治立場驅動。而群眾鬥爭的優勢正是在於強得多的號召力(反抗腐敗、殘暴的政府)以及多得多的人數。但是群眾需要真正組織起來,才能把這些優勢變成實際力量。元朗事件已經向我們發出警號,有組織的自衛已成為群眾運動獲勝的關鍵,刻不容緩。

相關閱讀:《香港百萬人遊行 需要政治罷工》➳

在中國大陸,腐敗的中共官員也經常勾結資本家,用黑社會暴徒恐嚇罷工工人或反徵地的農民。現在政府把這種做法引入了香港。

由於送中條例遭遇慘敗,中共獨裁政權的「香港戰略」也已崩潰。現在林鄭比「無用」更加糟糕,因為她每做一件事都只會令群眾更加憤怒。中聯辦和中共最近派到香港的數百名特工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現在中共在香港唯一「可靠」的政治工具就是警察。根據雨傘運動的經驗,他們想用猛烈的警方行動消耗運動的力量,同時也希望製造「混亂」「暴力」令群眾疏遠運動。但到目前為止,政府反而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群眾對政府的怒火極為高漲。

由於整個社會都鄙視警察,警方內部也出現危機和分歧。所有上述因素迫使政府不顧一切地利用黑社會來攻擊運動。在五年前雨傘運動時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當時藍絲對佔領者的攻擊越來越暴力。但是元朗事件把暴力提升到更公開、更危險的水平。所以群眾運動須要做出清晰、有力的回應,否則反動威權勢力就會更加肆無忌憚。

早前已遭受警察暴力的記者在元朗事件後迅速發聲。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獨立評論人協會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元朗黑社會襲擊「嚴重損害新聞自由及公眾知情權」。一些記者計劃在未來幾天舉行示威。

在社交媒體上,已有人呼籲7月27日星期六在元朗舉行示威。這是重要且值得歡迎的一步。不過元朗示威必須採取自衛措施,包括保護示威者在往返途中的安全。現在迫切需要切實組織自衛。

組織自衛 刻不容緩

群眾運動有權保護自己,抵擋法西斯式暴力。這已成為鬥爭最迫切的問題。自衛需要有組織。李小龍的「如水」廣受歡迎,特別是在年輕人中間,但是「如水」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實際上,元朗事件已經說明,「如水」作為一種鬥爭方法存在很大局限性。

當前這種長期的鬥爭不能僅僅依靠自發行動,必須要有計劃和組織。而只有通過民主的基層渠道才能有效地組織鬥爭(從上而下的官僚控制會破壞運動)。運動需要領導,但領導必須由群眾選舉、受群眾監督。所以社會主義行動提出應該在每個工作場所、學校和地區建立民主的基層委員會,來組織群眾鬥爭。

相關閱讀:《香港政治危機繼續加深》➳

為了反擊有組織、有充足金援的法西斯式黑社會襲擊,最為需要的是以民主架構組織自衛力量,保護群眾運動。如果工會發揮領導作用,幫助建立自衛力量的骨幹,那麼效果會是最好的。這樣也可以反過來幫助建設工會。在當前鬥爭中,建設工會是另一項迫切任務,因為從根本上來說,強大的工人組織和工人階級的傳統鬥爭方法(例如罷工)是打敗獨裁政權的唯一方法。如果工會幹部不採取上述行動,那麼基層工人和年輕人就必須採取行動。這是為了保護基本的民主權利,例如集會自由、言論自由、乃至安全回家的自由。

社會主義行動於7月22日星期一發布的聲明解釋說:

「群眾受到黑社會近乎法西斯式襲擊後,必須做出最果斷、最有力的回應……我們有權保護自己,抵抗法西斯暴力。這是我們的人權。自衛需要有組織,以保護抗議者和普通市民為目的,不是為了攻擊……

「在727之前應該召開群眾大會,選舉產生自衛委員會,選出認真、有紀律的代表。代表應該將示威者和公眾安全放在第一位,當示威者遇襲時組織強硬的防衛行動。」

警黑合作

元朗事件背後的政治力量是顯而易見的。如中國勞工論壇此前的報導,親政府陣營希望煽動暴力事件,從而有藉口實行戒嚴,禁止群眾抗議。過去幾週,警方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武器攻擊示威者,警察暴力不斷升級。如24名民主派議員發表得聯合聲明所說,有明顯跡象表明警方和元朗黑社會暴徒勾結。

毛孟靜說:「999打唔通,警署落閘,有警察見到暴徒就視而不見。」

民主派議員要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辭職,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元朗黑社會襲擊。這是正確的,但是這樣還不夠。他們遺漏了一個關鍵問題,即群眾自己須要如何捍衛示威權和繼續鬥爭。就算盧偉聰下台(中共對此堅決反對),我們仍顯然不能指望警方保護我們的權利。元朗事件說明,有組織的自衛是群眾運動當前最迫切的問題。

警方為了裝扮出所謂的「公平處理」,可能會逮捕一些元朗黑社會暴徒,同時繼續升級警察暴力。在他們眼裡,要求民主的示威者才是真正威脅。警方針對右翼勢力的任何一絲行動主要都是為了防止群眾運動因元朗事件採取自衛措施。

政府的虛偽

右翼建制派和元朗事件的關係也已顯而易見。在黑社會暴徒進入西鐵站攻擊乘客的同時,和許多黑社會暴徒一樣代表新界封建勢力的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被影到向暴徒舉起大拇指並和他們握手。何君堯對暴徒說:「辛苦晒」。因為害怕因此被刑事控告,何君堯於次日試圖撇清自己和暴徒的關係。但在一場記者會上,何君堯仍然說到暴徒只是在「保護家園」。

更廣泛的親政府政客以及林鄭和高級警務人員的虛偽言論表明他們有份參與元朗黑社會襲擊。大話連篇的林鄭在記者會上假裝對元朗事件感到「震驚」,但其主要發言卻是關於同晚中聯辦外的反送中抗議,並將這兩起「暴力事件」相提並論。

但元朗發生的恐怖襲擊,造成多人受傷,而中聯辦外的抗議只不過是破壞了一些設施和中共的面子。更令人髮指的是,林鄭拒絕把元朗事件定性為「暴動」,但以往許多年輕示威者卻被控告此罪名。林鄭的前任梁振英在Facebook上說:「嚴厲譴責塗污中聯辦國徽的暴徒!這些敗類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歷史的唾棄。」

長期鬥爭?

中共獨裁政權正竭力應對香港群眾運動。它完全沒有預想到反送中運動的爆發,說明它花費巨資在香港建立的情報系統根本是沒有用的「大白象工程」。這是因為在中共獨裁政權的體制下,官員就像古代封建王朝那樣報喜不報憂。而且今天的中共官員也需要取悅「獨夫」習近平。中共這樣的制度不歡迎批評或獨立的聲音。所以獨裁政權以為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香港爆發史上最大的群眾示威。中共在香港的第一要務一項是防止香港群眾鬥爭蔓延到中國大陸。

中共不准許林鄭辭職,否則會被視為習近平的大敗退,所以中共可能已陷入爭奪香港控制權的長期鬥爭,而「香港政府」實際上已經不存在。中共放棄代理人,直接介入香港政局,勢必削弱它對未來局勢的預見力,也會削弱它在危機中的權威。所以最有可能的狀況是,現在的政治危機會變成長期對峙。

相關閱讀:《香港:反對示威禁令!抵抗漸進「戒嚴」!》➳

儘管部分中共強硬派想要動用解放軍,但目前來看軍事鎮壓幾乎不可能,因為軍事鎮壓會在香港和台灣引發極為嚴重的連鎖反應,並且會成為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的新戰線。儘管美國政府和川普對香港民主鬥爭幾乎沒有興趣,但如果解放軍接管香港,他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否則美帝國主義在亞洲和全球的權威會受到嚴重打擊,所以美國政府應該會在外交和經濟方面做出猛烈回應。

因此,中共獨裁政權目前只能試圖拖延,希望群眾會像雨傘運動那樣耗盡精力。但是反送中運動比傘運的層次更高,更具戰鬥性,規模也更大。今天群眾對缺乏民主、警察暴力和長期的社會經濟問題更加不滿(尤其是年輕人)。群眾的怒火被總結成一句話:「無錢,無房,無民主」。

社會主義行動從反送中運動一開始就解釋說,必須將鬥爭蔓延到中國,只有反對中共獨裁政權的革命鬥爭才能給香港帶來實際變革。所以必須爭取中國群眾的支持,而不是像一些示威者認為的那樣,只需要以行動觸怒中共政權(中共已經生氣了)。

為了實現中港群眾的團結鬥爭,必須明確挑戰中共富豪專政及其所維護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制度。我們需要一個群眾性工人階級政黨,將香港當前的民主訴求聯繫到打破中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正是資本主義在支撐著獨裁政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