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罷工: 資方無力殲滅工會,罷工取得部份成果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導

7月6號,持續將近17天的長榮空服員罷工正式落幕。面對長榮資方以殲滅工會為目標的戰略,並動員全台的輿論機器大力圍剿,作為第一次發動罷工的長榮空服,打了非常艱苦的一仗。

今次罷工的力量相當巨大,在4200名空服員中約有2350人參與罷工,持續了17天,取消了1442航班,使資方營收損失了約30億元,被譽為罷工人數最多、影響航班最多、影響旅客人數最多、公司損失金額最高的罷工。最終僅有290名會員領回三寶(罷工須繳證件:員工證、護照、台胞證),展示了工會的高度團結。

罷工完結前,仍有2060名罷工者堅持戰鬥。工會幹部、會員、秘書合照。

回顧6月29日,工會代表與資方談判破裂,乃是因為資方不願團協內容中有禁止秋後算帳的條款。隨後數天,資方不斷透過親資媒體放出風聲,指已有600人、900人(漫天喊價式的恐嚇)欲脫離罷工、返回崗位,企圖藉此瓦解罷工士氣。可見,在全台親資輿論的無情圍剿下,這次成果與戰鬥過程仍是一項取之不易的成就。

長榮資方不惜營收虧蝕近30億,以消滅工會和工運為目標,準備長時間消耗罷工力量。公司實際上有足夠員工維持一定航班運作,但卻刻意取消航班,煽動反對罷工的輿論。另外,資方亦刻意製造分化,煽動地勤員工反對空服員。長榮資方不怕損失當前的利潤,無所不用其極,因為他們明白到長榮空服罷工是一場反對老闆獨裁的工人民主抗爭,如果勝利的話將會鼓舞更多工人起來對抗慣老闆獨裁。

罷工達成了什麼方案?

2060名工會會員的堅持與無數聲援者的支持,使長榮空服員罷工暫時保衛了工會存續。也取得了微幅加薪、改善部份過勞航班、定期勞資協商,並且增加了工會在公司內的權力活動與組織空間等成果。也因為有罷工者的團結和聲援者的相挺,才能最終迫使資方在團體協約中放棄三項打壓工會的條款(不得霸凌員工、不得發表對公司不實言論、罷工預告期)。但,工會原本的八大訴求(日支費提高至150元、國定假日加倍工資、勞工董事、禁搭便車等)絕大部分未能實現。

雖然在勞資雙方簽訂的團體協約中以和平協議條款明定禁止資方秋後算帳和禁止打壓工會,在以上前提下工會被要求三年內不得發動罷工。在台灣合法罷工的嚴苛法定要求與冗長費時下,工會本來已經難以再在短期內發動大規模罷工。和平協議中禁止罷工條款的目的明顯是資方要發放政治訊號,削弱工會的權威,向社會宣示資方已成功鎮壓了這場罷工,籍以阻嚇其他工運力量效仿長榮空服的鬥爭。

但長榮資方在罷工完結第二天已開始了秋後算帳。他們以「勞工董事」的工會罷工訴求違反《勞資爭議處理法》向工會提告,索償5.78億,但「勞工董事」作為罷工訴求是屬於合法罷工範圍的調整事項。此外,資方也利用工賊奸細來監視工會幹部郭芷嫣的私人網上群組發言(該言論說要「電爆/修理」中途退出罷工者和在機師餐點「加料」),來藉此開除戰鬥形象鮮明的工會幹部郭芷嫣。但郭芷嫣的言論乃是出於捍衛工會紀律的義憤,而非有意影響飛安,卻被資方無限上綱,藉此秋後算帳。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反對長榮資方對工會的控告,反對解僱工會幹部郭芷嫣。我們認為在工會中其成員、幹部本就有權基於捍衛工人團結與強化工人運動的立場來要求工會行使權力懲處、開除那些違背集體決議逃離罷工的會員。

可預期,長榮資方必定會在未來主動打破這項「和平協議」。未來長榮資方的白色恐怖,對照華航資方將有過之而無不及。工會和空服員應該討論和總結今次罷工的教訓與經驗,整軍迎擊長榮資方的白色恐怖。工會團結的深化、更充分的會員組織與勞工教育將能讓下一次罷工更有準備和強而有力。

政府的角色

比起三年前的華航空服員罷工,民進黨政府更公然的站在資方一邊。在6/28工會代表與資方的會面中,勞動部代表亦是扮演了幫腔資方的角色,恫嚇與誘使工會代表做出妥協讓步。早在罷工之初,政府表態欲研擬罷工預告期已是展現了其反罷工、親資方的立場。

但是,由於支持罷工的呼聲中以青年人最為突出,若罷工在持續延燒下去,持續冷處理與不表態,難保不會衝擊民進黨選情。在7月2號的罷工聲援者晚會與7月5號的罷工者苦行陳情行動中,空服職工的領導層也有意識地將壓力投向蔡英文要求其表態。

7月5日,長榮空服員罷工苦行至總統府前陳情。

民進黨政府為了爭取連任,不得不稍為軟化立場,藉由「檢討航線、航權」和「總統表態同情」要求長榮「暫時」放棄殲滅工會的意圖。但在此之後,落實美國商會、全台資方、及至長榮資方要求制定的「罷工預告期、授權期」甚至是「刪除產職業工會罷工權」,也已經成為民進黨的親資政治目標。全台工會現在就需要為此組織備戰。

這場罷工的經驗

經過今次罷工後,同樣由罷工空服員們組成的長榮企業工會,需要在未來能組織起更多的空服員、地勤、機師,加入長榮企業工會,以更強而有力的陣容挑戰長榮資方的專制威權與剝削,這也將更有效癱瘓長榮航空運作。

罷工保衛了工會組織,在戰鬥中鞏固了三分之二的會員,抵抗了17天排山倒海的資方心理戰與輿論攻擊,贏得了部分成果,是挑戰資方威權專制的一次嘗試。工會擴大了權力,鼓舞與激勵了好一部分基層工人與青年,但同時將會面對資方更嚴峻的攻擊。長榮罷工絕對是台灣階級鬥爭增長的徵兆。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全力以實際行動支持這場罷工。我們發起街頭宣傳以凝聚支持罷工的聲音,亦對罷工工人產生鼓舞作用,並主張由各大工會、社運組織聯合舉行聲援大會,抵抗親資的反罷工輿論。面對全台財團的團結反罷工,工人組織毫無疑問必須團結一致挺罷工。

6月30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舉行街頭聲援活動,支持長榮空服員罷工。

很可惜的是,外圍聲援的各大工會組織本身未有(或無法)採取積極行動,動員會員和社會上的罷工聲援者,集結更大規模的力量走上街頭,以行動實踐「勞勞相挺、勞工團結」的精神。這也就是為什麼工人階級需要建立一個工人政黨和戰鬥性總工會,可以更有效協調不同行業的工人,團結強化工人鬥爭,抵抗親資媒體抹黑、親資政客的矇騙。更重要的是,今次罷工清楚揭露了政府的親資政治本質,以及工運團結行動的必要性,工人階級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代表,不應依賴親資的藍綠兩黨,為工人鬥爭賦予一個打破財團威權專制的綱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