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親中共媒體,踢走親財團媒體! 建設群眾抗爭,媒體民主公營化!

打倒親中共、親財團媒體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近年來,中共獨裁利用其經濟力量收買並組織各類在台代理人,製造台灣社會內的親中共輿論。也使眾多厭惡中共獨裁的青年和工人階級對此深感憂慮,擔憂在未來失去既有的、本就有限的民主權利。

旺中集團旗下的中視、中天、中國時報等傳媒就是最為顯著的中共在台傳聲筒。旺中集團老闆蔡衍明其龐大的事業版圖主要受惠於中共獨裁的庇蔭,他崛起於食品工業、後跨足媒體、房地產、醫療、餐飲、金融等。近十一年期間,蔡衍明所持有之旺旺集團更從中共手裡獲取152億元新台幣的補助。在親中共的韓國瑜竄紅後,旺中集團旗下媒體更化身為韓流製造機,各種吹捧、造神式的報導層出不窮,這一類報導更佔了其一半以上的新聞產製量。

六月十七號,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抗議旺中集團抹黑反送中運動。圖片:蘋果新聞報導

中共之所以能夠掌握旺中集團與一票親中共媒體,所憑藉的正是資本與市場的經濟力量,使其為中共的帝國主義政治目的服務。而這也非中共特有的現象,在台灣、美帝國主義在傳媒中扮演更大的作用力。

面對反送中運動,旺中集團不遺餘力地執行「忠黨愛國」的任務,為中共在台灣來打臭、抹黑反送中抗爭。近期,長榮空服員為著爭取勞權與民主權利而推動罷工抗爭,卻遭受包含旺中集團在內的各大親財團媒體圍剿抹黑,它們企圖使空服員罷工遭受孤立並分化工人階級。

全台各大親財團媒體雖在統獨問題上有所分歧,但在反對勞工抗爭、維護資本家利益的立場上卻「志同道合」。未來當我們反抗親資政策時,這些親財團媒體就會把砲火對準我們!

身受財團剝削和反對中共獨裁的青年們、工人們,必須團結起來反對所有與民主權利和勞工權益為敵的媒體。

不只需要對抗中共獨裁

針對親中共媒體,黃國昌等人提出以修法來阻卻中共對台滲透活動。包括禁止接受中共金援者經營媒體,為中共散佈假消息加重刑罰、為中共發展在台組織需加重刑罰與沒收組織財產等。但是,親財團政府將會利用這些法律打壓所有抗爭團體的組織自由和新聞自由,而勞工階級組織將會是最大受害者。其中,最大的危險在於使受財團控制的國家機器得以藉由「扣紅帽子」來打壓抗爭異議、整肅反對統治者的聲音與組織。

而這種立法手段亦不能阻止親中共政客上台後去取消該法,並大力支持親中共媒體的發展。只有建設一個強大的反獨裁群眾抗爭才是勝利的保證。才是保衛既有的民主權利的保證。

但事實上,威脅著民主權利與基層人民的不僅僅是中共與其附隨勢力。這幾年來,台灣資本家對於勞工權益的攻擊更為兇猛,他們藉由各大親財團媒體來進行輿論宣傳,為刪減七天國定假日、勞基法休惡、親財團的減稅方案等親資政策作御用打手。致使台灣勞工血汗過勞更為嚴重,貧富差距更為懸殊。近來,他們更著手鼓吹設立罷工預告期與提高工會組織門檻企圖藉此削弱工會抗爭的發展,打擊工人團結反對資本剝削的信心與實力。反民主的,絕不僅有親中共媒體,更包含全國的親財團媒體。鮮明「反中共」的自由時報,就是上述例子的典型代表,打壓台灣勞工抗爭,為著資本家來迫害台灣工人階級,他們往往「義不容辭」。

因此我們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所有受到資本家和帝國主義勢力控制的媒體都是民主與勞工的敵人。他們維護的是各自所代表的統治階級派系的私利,報紙、電視等傳播媒體就是他們在必要時打擊民主權利,打擊勞工抗爭的武器。

我們的主張

我們反對資產階級和中共等外國強權對台灣媒體的控制。我們主張徹底打破國家機器和財團對於媒體和輿論的操控,從而真正保證言論自由,這需要由工人階級帶領受壓迫者將媒體公司從資本家的手中奪過來,置於民主公營之下,使媒體服務全體勞苦大眾的利益而不是少數政客和富豪或甚至外國帝國主義強權。

在上述背景下,政府或某一政黨無權控制媒體資訊,國家應根據民眾支持率和社會需要來資助不同理念的媒體營運。同時,媒體也不應成為資本家的私有財產。我們認為應由工人階級和人民對新聞和媒體進行總體的民主控制,並允許社會充分討論不同的觀點。

只有如此,才能使媒體不再淪為政商權貴壓迫人民、反民主反工人的宣傳機器。從而真正成為社會公器,為民主和勞苦大眾的利益來服務!

 

2 thoughts on “打倒親中共媒體,踢走親財團媒體! 建設群眾抗爭,媒體民主公營化!

  1. Tess Hsieh says:

    我認為反媒體壟斷決策錯誤, 不管是過去妖西在內的或623的, 中天沒在怕也沒在理, 更不甩島國三鮮跟黃國昌, 因為三立跟民視也是吃相難看!
    三立還為了華流嘔吐劇能賺人民幣, 低聲下氣透過特殊管道請求中共許可!
    所以要反媒體壟斷, 藍綠白媒體都要一起反! 不能只單挑旺中, 這樣只會讓旺中越反越旺!

  2. 呆丸哈哈哈 says:

    中國民運人士曾節明的神評論:「迄今,包括许多异议人士在内的华人,根本搞不清“专制”和“独裁”的区别、“民主”和“自由”的区别。他们信信然地以为:专制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专制;民主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民主。这徒令人叹:此种浆糊脑袋搞民运异议,除了一锅粥以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2017-03-26 博讯 曾节明文集

    迄今,包括许多异议人士在内的华人,根本搞不清“专制”和“独裁”的区别、“民主”和“自由”的区别。他们信信然地以为:专制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专制;民主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民主。这徒令人叹:此种浆糊脑袋搞民运异议,除了一锅粥以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其实“专制”不等于“独裁”,“独裁”也不等于“专制”。“专制”就是剥夺自由,“独裁”就是统治者个人说了算。
    独裁不一定意味着专制。比如张作霖独裁统治下的中国东北,就并非专制社会,而拥有广泛的社会自由;路易波拿巴(拿破仑三世)独裁统治的后半段,也非专制统治,期间法国拥有新闻出版等广泛的自由。
    独裁之下,没有民主。但没有民主,未必就是专制,如:前英国统治下的香港,并无民主,却享有高度的自由;而同期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虽有普选,却是专制的经典。
    民主也并不意味着自由。“民主”就是多数人说了算。多数人说了算,同样可以产生专制:如经多数人同意,推出侵犯少数人人权的政策和法律,便是专制的政策和恶法。象“文革”公审那种只要多数人同意,便可以把“一小撮”杀了、烧了、烹了的“大民主”,就是多数人的暴政。
    马克思所主张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典型的多数人暴政。
    有民主而无自由的经典是古希腊的雅典。雅典有着高度发达的民主制度,却缺乏言论自由。雅典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就遭以严治罪处死。
    列宁时期的苏俄也有着高度的党内民主,苏俄社会却是血腥的极权社会。
    众人都注意到独裁产生专制,却鲜有人注意到民主同样能产生专制;甚至在民主高度发达的当代美国,民主制度产生专制也早非头一遭:
    如1917年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通过之后厉行的“禁酒令”,就属于侵犯私权的专制政策;
    更典型的是“优生法”,1933年白左罗斯福上台后,美国多州相继出台基于“优生学”(类似于现今“计生科学”)的“优生法”,对残疾人、问题少年、智商测验低分者、甚至贫困群体实施强制绝育手术,这就是十足的专制暴政——民主制度所产生的专制暴政!
    讽刺的是,赤裸裸违宪且残酷侵犯人权的“优生法”,直到1977年才被大面积废除。据不完全统计,全美受害者高达六万人,众多无辜者被剥夺生儿育女的权利,老来举目无亲,在孤苦伶仃中死去。
    然而,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并未随着“禁酒令”、“优生法”的废除而停止。最近德克萨斯女州议员、律师出身的民主党人(又是民主党!)杰西卡法拉提交一项冠冕堂皇的议案,要求禁止已婚男人自慰(即“打飞机”);该议案要求:“对不在女性阴道或指定医疗设施内的射精行为处以100美元罚款。”
    该议案倘若通过,无疑又是一项民主制度产生的专制恶法,因为它是公权力对私权的粗暴侵犯!
    如果美国不能制止类“禁酒令”、“优生法”的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那么美国的前途,不是异化专制大国,就是在伊斯兰势力的侵袭下分崩离析。
    那么,如何防止民主制度的此种专制异化呢?简要地说:
    一是设立宪法中的不能修正内容。宪法是立国之本。而现今的美国,只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动议,便可以提出修宪,虽则要通过还需三分之二州议会的批准,这仍然包含着动摇国本的危险。譬如,倘若白左势力或泛伊斯兰势力在美国空前膨胀,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加强违宪审查机制。“优生法”这种赤裸裸地反人类的违宪恶法,竟然在美国产生,并在多州横行四十多年,这绝对是美国的奇耻大辱,这反映出美国的违宪审查机制有重大缺陷;
    三是在国家政权的设计中,限制议会的立法权。否则,一旦泛伊斯兰势力、左派或者迎合选民劣根性的政治骗子在议会中占了上风,便会动摇国本;
    四是注重传统。一面发了疯地反民族、反传统,一面惶惶然要封堵泛伊斯兰和左派害国,这是政治脑残的缘木求鱼。英国为什么从没有犯出台“禁酒令”、“优生法”的大错?就是因为英国远比美国更注重传统和“习惯法”。
    泛伊斯兰势力为何在与西方文明的对决中,已占得上风?就是因为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中的专制恶变机制——以立法的方式多数票通吃,凭借着自己制造选民的高生育优势,一步步“绿化”着西方社会。这,在西欧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以上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沉痛教训,中国在去除共产党之后建国时,亟需汲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