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衝突持續升級:全球資本主義進入對抗時代

貿易戰與科技戰對全球資本主義有何影響?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不斷升級的中美衝突無疑是全球資本主義的重大危機。談判近乎崩潰,2018年7月開始的貿易戰見不到終點。中美衝突將繼續下去,而且越來越尖銳,可能給全球經濟、政治甚至軍事造成巨大影響。

在5月,川普突然開始對中國商品徵收新一輪的關稅,然後將衝突擴大到科技戰。科技戰的代價可能比貿易戰大得多。習近平政權對美國產品徵收關稅作為報復,但其回應比較謹慎,反映出習政權目前仍想避免衝突繼續升級。

川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公司向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電信巨頭華為供貨。這是要透過國家力量擊垮華為,不讓它在即將推出的5G(第五代移動通訊技術)無線科技領域取得全球主導地位。華為被列入的黑名單俗稱「處決名單」。目前,作為5G基礎設施的全球領軍者,華為有一半的微芯片是從美國公司購買的。

川普對華為的禁令為中美衝突開啟了一條可能危險得多的新戰線。如果川普和習近平於6月底日本大阪的G20峰會期間會面,雙方仍有可能達成某種形式的休戰或者表面上的貿易協議。但隨著雙方分歧的擴大,貿易協議和休戰變得越來越不可能。

近期的事件證實了我們的預估:去年開始的中美衝突標誌著世界歷史的決定性轉折點。未來,中美帝國主義衝突將不斷加劇。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說中美正在「所有領域展開競爭」。如果是在過去,中美衝突可能會導向戰爭。但現在兩國的核武器能夠相互毀滅,而且政府和統治階級缺乏穩定的支持並擔心群眾騷動,因而還不會開戰。

然而,中美兩國和全球的工人運動必須基於工人階級國際主義,得出獨立的政治立場,既要反對川普和習近平等民族主義政客的保護主義,也要反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貿易戰和貿易協議都是為了大企業和金融精英服務的,不斷打壓工人的生計、民主權利和環境。

全球金融市場原本預計中美會達成協議,因此行情一度上漲,而現在衝突升級令它大受打擊。金融市場錯誤的樂觀態度主要是由於川普及其政府官員的宣傳。就像全球資本主義一樣,中國「共產黨」獨裁政權再次被川普打了個措手不及。現在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商品幾乎有一半(價值2500億美元)被徵收25%的關稅。此外,川普威脅道,如果中國政府不能滿足美國政府開出的條件,就要將關稅擴張到所有中國商品。

新冷戰

現在的中美衝突並非一次性的爭端,而是「經濟冷戰」的第一階段。這場「經濟冷戰」不只涵蓋貿易與投資,還涉及科技、簽證與學術交流、地緣政治與正在加速的軍事競賽。在美國政府所說的「印太地區」尤其如此。該地區的軍費開支現在佔全球28%,20年前只有9%。

與上世紀美帝國主義與俄羅斯史達林主義國有經濟體的對抗不同,現在的中美衝突並不源於不相容的社會經濟制度,而主要是兩國統治階級爭奪世界經濟主導權。有人將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與美國的「自由市場」模式對立起來。然而即使美國資產階級政客試圖將其描述為「價值觀」的衝突,好像他們現在才突然發覺中國是個獨裁國家似的,衝突的根源並不是經濟模式或者「價值觀」的差異,而是帝國主義爭奪世界霸權。

事實上,由於當前的衝突,國家資本主義政策在全世界都會變得更加普遍。各國政府會介入經濟,以引導經濟發展,並且「控制」市場。川普近期實施了160億美元農業補貼,以彌補中國的報復性關稅帶來的損失,並且為封鎖中國投資和對華出口採取多項「國家安全」措施(主要在科技領域)。美國政府加深監管貿易、資金流動、企業併購和學術交流,以及實施越來越反民主的措施,具有深刻的諷刺意味。《經濟學人》最近指出:「與其說中國變得更加西化,倒不如說美國變得更加中國化。」

美國在德國、法國和大多數歐盟國家政府的支持下,也大力反對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全球基建計劃,試圖從「一帶一路」國家對中國「債務陷阱外交」愈來愈強烈的抵觸情緒中獲利。覆蓋70個國家的「一帶一路」計劃是「中國特色帝國主義」的一例。習近平政權想用一帶一路輸出中國長期以來的過剩產能,並為中國的銀行系統提供新的獲利渠道(中國本國經濟已經負債累累)。

美國也在加強在西太平洋和南海的軍事力量,以對抗中國迅速發展的海軍力量和建造軍事化人工島的行動。中國及其數個鄰國的領海爭端升級,一定程度上關係到能源和漁業資源,但主要還是「爭奪地盤」。中國想要阻止美國在西太平洋和南海施加影響力。2014年至2018年間,中國海軍艦隊的擴充規模超過法國、德國、印度、韓國、西班牙和台灣的總和。

美國和中國政府都在強化對台灣的外交行動,這未來可能會點燃中美之間更加激烈的衝突,特別是在台灣政治制度變得更加不穩定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對於中共獨裁政權而言,台灣是「民族復興」的核心要素,而美帝國主義則利用台灣問題為充當世界警察提供藉口,亦藉此對北京施壓。

中美競爭的新階段終結了40多年來相對穩定和持久的「接觸」政策。該政策從1970年代的尼克松政府開始,為美國資本主義帶來了巨大的利潤和變革。考恩(Cowen)華盛頓研究集團的克里斯·克魯格(Chris Krueger)評論道:「我們不能回頭了。」 「季辛吉共識已是過去式,中國現在是戰略對手。句號。」

他是在講尼克松的國務卿亨利·季辛吉。季辛吉於1971年秘密訪問中國,在中美之間建立起密切聯繫。與此同時,在廣泛危機和政經局勢動盪的時代,新冷戰給資本主義帶來了空前的威脅。「相比於今天的緊張局勢,舊冷戰只是小菜一碟」,《經濟學人》在2019年5月18日的《中美特別報告》如是說。中國是現在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國家、最大的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也是全球金融市場的重要力量。相比之下,蘇聯雖然是一個軍事上的超級大國,但在世界市場上的參與度很低,其三分之二的對外貿易是在史達林主義陣營內進行的。

經濟損失

美國統治階級越來越擔心中國在經濟與地緣政治上挑戰美國的世界老大的地位。川普對福斯新聞講到,在他擔任總統期間「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但維持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所需要的政策不會刺激經濟增長,而是會設置貿易壁壘、瓦解複雜的全球供應鏈並降低經濟增速。

托洛茨基在他1934年的文章《民族主義與經濟生活》中解釋到:「超現代化的經濟民族主義無可挽回地註定了其本身的反動性質,它阻礙和降低了人類的生產力。」這正說明了當今的狀況。由川普提出並得到共和、民主兩黨國會議員支持的政策正是企圖削弱全球勞動力分工,而馬克思主義者和資產階級經濟學家都知道全球勞動力分工是提高經濟生產力的關鍵因素。

經合組織(OECD)預測,到2021-2022年,中美貿易戰的激化將令全球GDP增長率下降0.7個百分點。美國和中國自己受到的影響將更大,兩國經濟增長率將分別下降約0.9和1.1個百分點。中國官員也做出了類似的估計。中美對峙的影響可導致全球經濟衰退,甚至引發新的金融危機。

川普毫無邏輯地堅稱中國會為關稅買單,而實際上是從中國進口商品的美國公司和越來越多的美國消費者買單。美國聯邦儲備銀行計算,貿易戰將使每個美國家庭每年多花費831美元。特別是隨著美國政府打擊華為,中美衝突轉變為科技戰,美國和中國的數萬甚至數百萬個工作崗位恐將受到威脅。

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數據,川普時代的美國平均關稅並不比1930年斯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的水平低多少。人們越來越認識到,今天的高關稅不只是討價還價的籌碼,而可能一直存在下去。主要原因是美國在貿易協議草案中提出的要求相當於「經濟政權更替」,當然是中共獨裁政權所不能接受的,對習近平這樣一個如此依賴民族主義言論的統治者尤甚。

正如川普的前顧問、白人民族主義旗手斯蒂芬·班農所言:「……如果中共以可執行的方式同意美國的要求,這等同於立法廢除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

中國特色國家資本主義

經過1970年代末開始的資本主義復辟,中國政權發展出不同於其他前史達林主義/毛澤東主義國家的特徵。早在30年前野蠻的六四屠殺時,鄧小平和他的繼任者就堅決拒絕了資產階級民主制。他們擔心資產階級民主制會帶來政治「混亂」並摧毀中共高官的秘密商業帝國。如今中共統治精英的生意和財富比當時更大。

中國的前官僚精英沒有像東歐那樣接受西方主導的經濟自由化進程,而是維持著極權的政治制度以壓制離心力量,確保資本主義的成長受到政治約束、為政權的存活服務。

因此,中國資產階級中占主導的部分就是「太子黨」。習近平代表著太子黨對政權的控制根據。根據最近香港媒體的報導,習近平家族擁有價值1萬億美元的海外資產。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過去6年習近平的反腐運動雖然處罰了100多萬名官員,但當中沒有一個是太子黨。

為了維持其統治,這個特殊的資本主義政權哪怕是有限的「民主」讓步也不容許,例如放寬新聞審查或允許NGO有更多的活動空間。同樣地,它通過主要國有企業小心翼翼地保護戰略性的經濟部門,因為太子黨和「紅色」資本家的巨額財富是從這些部門得到的。

習近平和他的貿易談判代表已準備好向川普讓步,一方面是為了令貿易戰降溫,同時也是因為加快一些經濟部門的自由化改革也符合中共統治精英的利益,但是國家資本主義和政權對經濟的控制絕沒有商量的餘地。

由於未能成功迫使中共獨裁政權投降,川普政府現在似乎是要讓美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脫鉤。美國前財政部長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警告說,中國和美國之間將落下一道「經濟鐵幕」。

脫鉤

鑑於高度的相互依賴與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的複雜程度,中美兩國經濟顯然遠不能完全脫鉤,但顯而易見的是,美國資產階級中越來越多的人現在支持脫鉤。他們認為,如果現在不遏制中國經濟和技術的崛起,以後再行動就太晚了。他們支持川普的進攻性貿易策略,希望這將迫使中國政府向美國資本開放其受國家保護的市場,或者迫使美國公司和西方盟友減少與中國的經濟聯繫。

但正如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在最近一份關於中美衝突的報告中所指:「這種做法的問題在於,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不會追隨我們走這條路。對於幾乎所有這些國家而言,中國是一個比美國更大且成長更快的貿易夥伴。脫鉤將造成巨額的經濟代價,形成相互競爭的經濟機構和陣營,導致世界變得不穩定。」

美國政府打擊華為、並要求其他國家抵制中國公司的5G技術就是一個例子。澳洲、日本、紐西蘭和一些東歐國家與美國一道排擠華為,但德國、法國甚至英國在這個問題上似乎不會跟隨美國。這主要是因為如果不接受華為,建設5G網絡的成本會高得多,而且建設時間也會更長。

由於工資、土地價格和污染成本上漲,中國許多從事低科技和低附加值產業的公司轉移到了東南亞或其他地區。這也迫使中共政權推進技術升級,發展高端製造業。「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目的就是如此。然而,這條道路越來越與美國、歐盟、日本和其他工業化大國衝突。這些國家害怕在經濟和科技上落後於中國,因為他們本國的資本家不願為科技發展提供足夠投資。

與此同時,這些政府可能不得不轉向國家資本主義,以補上關鍵技術的投資缺口。包括科技巨頭英特爾(Intel)和高通(Qualcomm)在內的商業遊說團體呼籲川普政府提供數十億美元科研資金,以保持領先地位。美國新聞網站Axios在2018年報導,美國高級國安官員呼籲川普政府考慮國有化美國的移動網絡,以建立一個排除中國技術的全國性集中化5G網絡。

科技戰和「分裂網」

如一則評論所說,川普政府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口元件和軟件(包括谷歌公司的安卓操作系統),會切斷華為的「氧氣供應」。不出預料,這已經引起了中國政府的最激烈反應。作為報復,習近平威脅要停止向美國供應稀土。稀土對於先進武器等一系列新技術至關重要,而中國的稀土產量佔全世界的95%。中共還威脅要製定「不可靠實體清單」。外國公司如果他們以「不公平」的理由拒絕與華為或其他中國公司做生意,可能面臨中國的報復。

華為禁令是迄今為止資本主義全球化進程最重大的一次挫折。自2008年全球危機以來,全球化已經出現了一定倒退。川普暗示有可能放寬禁令,但這恐怕只是暫時緩和,未來衝突還會繼續升級。

華為並非個案,而只是美國各政府部門為了阻撓中國在美投資和併購而準備的許多項「國家安全」措施的冰山一角。兩家生產監控系統和人臉識別技術的中國公司海康威視和大華已被美國政府點名,可能成為下一個攻擊目標。川普的華為禁令條款不僅適用於美國公司,也適用於從美國採購不少於25%的零部件的外國公司。

這增加了兩個經濟體之間技術分離、形成「分裂網」(splinternet,意指互不相容的系統和技術標準)的可能性。這場較量的一個關鍵點在於5G。

理論上,如果得以完全實現(需要數萬億美元的全球投資),5G會加速非常多革命性新技術的發展——從無人駕駛汽車到人工智能和「物聯網」 。

5G技術對就業和生活水準的影響是巨大的,進而會大大影響國際工人運動。同樣,網絡安全以及中西技術的優點和危險也涉及到到隱私、個人權利、民主以及不受控的國安機構和大規模監視等關鍵問題。無論威權統治下的中國,還是「民主」的西方,都完全沒有真正的民主控制和問責制度。上述問題以及當前中美衝突的核心問題,說明需要將大企業公有化,需要民主規劃技術部門和基礎設施投資、讓工人和公眾民主控制整個經濟。

但封禁華為也有商業考量。華為作為5G技術的全球領導者擁有三分之一的5G相關專利,有望主導全球通信系統。中國問題專家克里斯托弗·巴丁(Christopher Balding)認為:「華為如果站穩腳跟,可以奠定未來10到15年的技術格局。」

「華為案清楚地表明,全球經濟網絡已經遭遇地緣戰略瓶頸」,美國喬治敦大學教授亞伯拉罕·紐曼(Abraham Newman)說。他告訴香港《南華早報》:「由於真實存在的地緣政治限制,過去20年的高度全球化是不可持續的。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貿易衝突正在成為資本主義的「新常態」,可以大幅加劇以往帝國主義勢力與地區格局的緊張局勢。這不僅涉及到美國與中國,也涉及到歐盟、作為歐盟掌舵者的德國、日本、俄羅斯和印度。所有這些國家都與川普治下的美國有著衝突,但同時也希望利用川普的反華政策來為自己謀取利益。

雖然中美衝突的前景充滿不確定性,不能排除雙方達成貿易協議或「停戰」的可能,但是目前的形勢對美中兩國政府以至全球資本主義都很危險。衝突不是一年前川普吹噓的(美國)「容易贏」,而可能會削弱兩國以及其他國家的政權。中美衝突可能加速經濟停滯、社會動盪與革命浪潮。

社會主義者的任務則是認真準備,密切關注事件,並努力建設國際工人階級的團結鬥爭,以社會主義終結資本主義的混亂局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