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共建政70週年

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被趕出中國,但政治權力落入了史達林主義的「共產黨」手中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儘管幾十年來超記錄的經濟增長,中共獨裁政權和「強人」習近平越來越緊張,因為今年有多個重大的週年紀念(1919、1949、1989),而且工人和年輕人的不滿正在上漲。為了充分理解中國今日的進展,我們需要瞭解將中共送上權力舞台的那場革命。

1949年,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共不是依靠領導工人階級運動而取得政權的。由於採取史達林主義的觀點和方法,中共一開始的計劃比較有限,只是打算建立一個仍然保留資本主義經濟的「新民主主義」政權。但是中國革命作為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革命潮流之一,迫使中共採取更深刻的變革,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被稱為「東亞病夫」。從1911年至1949年,中國處在軍閥混戰之下,中央政府腐敗不堪,還遭受外國列強的欺凌。結束外國政府對中國海關的控制和帝國主義駐軍,只是中國革命的許多實際成果之一。毛澤東政權還推行了世界歷史上最深刻的土地改革──儘管其涉及的土地面積沒有俄羅斯那麼大,但涉及到的人口是俄羅斯的四倍。

廢除封建主義和帝國主義是中國走上現代工業發展道路的關鍵前提。

起初,毛澤東政權仍希望聯合資產階級,但後來現時局勢迫使它不得不將政策推行到到底,將經濟全部國有化,並效仿蘇聯的官僚計劃經濟引入國家計劃。

中國革命的成就

中共的土地改革摧毀了中國的地主階級,「從而最終消除了世界歷史上存在時間最長的統治階級,該階級長期來一直是中國復興和現代化的重要障礙」,歷史學家莫裡斯 ̇邁斯納說。1950年,中共禁止了包辦婚姻、納妾、重婚,並使得離婚對於男女來說都更容易。這是全世界在婚姻和家庭關係領域中最猛烈的變革之一。

中共上台的時候,中國五分之四的人口是文盲。1976年毛澤東過世時減到大約35%。1949年中國平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到1976年時提高到65歲。公共醫療和教育領域的創新、文字改革(推行簡化字)、以及後來覆蓋大多數村莊的「赤腳醫生」改善了農村貧困人口的狀況。在當時比現在貧窮得多的中國取得的這些成就,是對現在市場化私有化造成的醫療和教育危機的控訴。

革命性的變革

相比於真正的工人民主政權,毛澤東-史達林主義者的經濟計劃非常僵化,但仍然比虛弱、腐敗的資本主義制度強得多。

鑒於中國經濟起步階段的薄弱基礎,中國在計劃經濟時期取得的工業化成就非常驚人。從1952年到1978年,工業佔GDP的比重由10%上升至35%(經合組織觀察員,1999年)。這是有史以來最快的工業化速度之一。

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在此期間增加了200%,人均收入增80%。正如邁斯納無可辯駁地說的:「正是毛澤東時期為中國工業革命奠定了必要基礎。沒有它,毛澤東之後的改革者將無處著手。」

儘管這遠遠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但由於帶來了資本主義之外的另一種經濟制度,而且顯著改善廣大群眾的生活,中國革命令世界政治大大激進化。

過去一個世紀的兩次偉大革命,俄羅斯(1917年)和中國(1949年),都是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完全不能解決人類根本問題的結果。兩者都是史詩般群眾性運動,而不是許多資產階級歷史學家聲稱的軍事政變。但這兩個革命也有著決定性的差別。

毛澤東建立的是史達林主義社會制度而不是社會主義。1920-30年代歐洲和其他地方革命運動的失敗導致俄國革命孤立起來,使得以史達林為代表的保守官僚集團的冒起。官僚集團從國有經濟中攫取了權力和特權。工人民主的所有要素–由民選代表來管理和控制社會經濟,以及廢除官僚特權–都被摧毀了。

史達林主義

然而,正如托洛茨基解釋說的,計劃經濟需要工人民主控制就像人體需要氧氣。沒有工人民主,官僚獨裁政權將扼殺計劃經濟的潛力,最終會像1980年代末那樣徹底傾覆。

但中共從1949年建政之時就採用了史達林主義模式。

俄國和中國的革命都是由群眾性的共產黨領導的,但是它們在綱領、方法上,更重要的是在其階級基礎上,它們有著根本的不同–這種不同就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和它的異變歪曲的史達林主義贗品之間的不同。1917俄國革命在性質上是無產階級的–具有決定性的重要因素。這賦予了她政治上的獨立性和歷史性勇氣來開闢史無前例的開創性之路。革命的領導者,首先是列寧和托洛茨基,是國際主義者並視他們領導的這場革命為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引領。而與此相反,大多數中共領導者實際上是民族主義者,只不過在這上面塗上一些薄薄的國際主義的色彩而已。

這是與中國革命的農民階級基礎相適應的。中國革命在性質上是農民和小資產階級的而不是群眾性工會和選出的工人委員會的,而後者是俄國革命的發動力,關鍵是在俄國革命中存在一個民主的馬克思主義工人政黨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者)而在中國是基於農民的人民解放軍(PLA)奪取政權的。在中國,工人階級沒有發揮作用,甚至接受命令不要進行罷工和示威而坐等人民解放軍佔領城市。

在中國,不是城市推動鄉村,而這是歷史發展的一般法則,中共是通過建立農民大眾的組織然後佔領消極被動的對戰爭厭倦的城市來取得政權的。革命的階級基礎意味著它能模仿一個現存的社會模式而不是開創一個新的社會模式。

中共的農民傾向是從由於在史達林領導下的共產國際的「革命階段論」而導致的1925-1927年革命的駭人的失敗中發展出來的,該「階段論」主張說因為中國處在資產階級革命的階段,共產主義者必須準備好支持蔣介石的資產階級國民黨並只能成為國民黨的助手。因此當時年輕的中國共產黨與給人印象深刻的工人階級基礎被粗暴地扼殺了。

1920年代後期,中國共產黨的同志大多來自知識分子,伴隨著錯誤的假馬克思主義觀念發動了在農村的游擊戰爭。

中國共產黨的創立者和後來成為托洛茨基主義者的陳獨秀警告中國共產黨有退化為農民意識的危險–具有遠見的判斷。

農民意識

到1930年,只有1.6%的黨員是工人而1927年時候有58%是工人,這樣的階級構成幾乎保持不變直到1949年該黨奪取政權。相應的,領導層把主要的鬥爭領域集中放在農村農民身上而拒絕把都市的同志作為工作的重心。

這也相應地發展出該黨內的愈發嚴重的官僚主義傾向,也就是由命令和對毛的個人崇拜代替內部討論和民主–所有這些都是學自史達林的統治方式。

因此,儘管俄國革命在不利的歷史條件下退化了,而中國革命從一開始就異化為官僚主義的。

當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時,帝國主義沒有能力直接強加自己的解決方案給中國,要求「軍隊回國」的情緒很強烈,所以美國除了通過巨額的援助和武器(總計60億美圓)支持蔣介石腐敗和極端無能的政府外沒有其他選擇。

對於大眾來說,國民黨政權是難以磨滅的災難。今天這已被大大地遺忘,因此我們能在中國看到奇怪的現象:國民黨正又得到大眾特別是年輕人和中產階級的支持。在國民黨統治的最後幾年裡,有來自幾個城市的報告說「饑謹的人們無人關心地在街上躺著等死」,工廠和車間因為缺乏供應或者因為工人們太虛弱了以至工作不動而關閉,在大城市裡,政府的草率處決和黑幫犯罪的猖獗司空見慣。

伴隨著中共在它解放的地區推行的土地改革,中共得到的最大的財富就是人們對國民黨的仇恨。這也導致了蔣軍中大量軍人的逃往人民解放軍。從1948年秋天開始,大多數情況下,毛的軍隊的推進沒有遭到真正的抵抗,整個國家一個城市接著一個城市,國民黨的軍隊要麼投降棄逃或者起義加入人民解放軍。

用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政策,推翻國民黨幾乎肯定更快和更少痛苦地實現。從1945年9年日本的軍事失敗開始到1946年,在所有的主要的都市的工人發起了偉大的罷工浪潮,在上海有20萬工人罷工,在整個國家的大眾運動中學生也走向街頭,這反映了社會中間階層的激進化。

學生們訴求民主並且反對國民黨的為發動針對中共的內戰而進行的軍事動員。工人們訴求工會權利和提高工資。中國共產黨不是對這個運動給予領導而是起到了絆腳石的作用。他們催促群眾在他們的鬥爭中不要太「極端」。在此階段,毛仍然著眼於和不應該被工人階級的戰鬥性弄得不安的「民族資產階級」建立「聯合陣線」。

中國共產黨只是把學生運動利用為討價還價的籌碼而使之成為加在蔣身上並使之進入和平談判的壓力。中國共產黨也極力使學生運動和工人鬥爭隔離開來。階級鬥爭的必然法則讓這樣的運動限制導致了失敗和士氣消沈。許多學生和工人的活動家在緊跟著的國民黨的鎮壓浪潮中被收拾乾淨。一些人被殺害,歷史性的一次機會喪失掉,延長了蔣的獨裁統治並且使得城市大眾在接下來的內戰中處於被動狀態。

重大考驗

為了和「進步的」和「愛國的」資產階級形成一個為某種共同目的而採取一致行動的政治組織,毛限制了土地改革(到1950年代秋天,土改只在三分之一的中國開展)並且給他們的「工商業資產」以保證。確實,中國共產黨立即國有化了官僚資產階級–國民黨官僚–的資產,而私人資產階級依然控制著自己的資產,到1953年,仍然佔GDP的37%。但是毛的政權不得不突破這個線並把資本主義一掃而空以便鞏固他自己的權力。

一個重要的考驗是爆發於1950年6月的朝鮮戰爭。這帶來了來自美國的擴大著的巨大的壓力,如經濟制裁,甚至威脅要對中國進行核打擊。這場戰爭和伴隨著它的顯著兩極化的世界形勢(所謂的美蘇之間的「冷戰」)意味著毛的政權為了保持這個政權,這也是它唯一的目的,不得不完成社會轉變,加速推進土地改革和對整個經濟進行控制。

因此中國革命是充滿矛盾的未完成的革命,它帶來了巨大的社會進步的同時也帶來了恐怖的官僚主義獨裁,這權力和特權的不斷增長破壞了計劃經濟的內在發展潛力。到毛逝世時,該政權是深深地分裂的並且處在危機中,它害怕可能使他們喪失政權的群眾性劇變。這解釋說明瞭從毛的政策後退並在他的繼任者下回轉到了資本主義制度的原因。

中國許多年輕人正在重新轉向毛澤東主義。他們認為後來的中共統治者完全背叛了毛澤東主義。馬克思主義者明白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這是中國政治激進化一個不可避免的階段。但是,我們必須全面瞭解中國革命的經驗,瞭解它的官僚主義和民族主義局限性,瞭解其威權統治的發展變化以及它如何變成現在的威權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者》雜誌捍衛1949年革命的進步因素,但同時也解釋說,只有真正的社會主義──工人民主控制和國際主義──才是出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