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毒品殘害 需要消滅貧窮與壓迫

洪向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政府一年花費25億元反毒,但販運毒品案件仍然層出不窮。吸毒者愈發年輕化,未成年人首次吸毒的平均年齡僅12.5。毒品與黑幫及資本主義下的貧窮等種種問題緊密連結。毒品問題不會因政府單純的禁毒行動而消滅,反而有增無減,這是台灣及其他國家的共同現象。

今年1月,基隆漁港查獲242塊海洛因磚,這等於900萬人的半年吸食量。同月,高雄港查獲1.5噸安非他命及K他命,為台灣史上最大宗運毒案,而且有警員涉案。然而,當警政單位慶祝「戰功」時,許多未破獲的毒品早已流進台灣。毒品犯罪是個國際現象,台灣更是日韓安非他命的一大來源。

台灣是全亞洲海洛因最大輸入國,更被稱作「毒品轉運中心」。在政府「向毒品宣戰」的同時,許多警察明知誰在賣藥卻先「養案」,等到要拚績效時藥頭早已避風頭,便把持有毒品的人都當作藥頭移送檢察官,把查獲案件數增加說成是毒品防制的成功。

黑幫勢力

伴隨吸毒與販毒的是地方角頭、竹聯幫等黑幫勢力。搖頭丸、K它命等「俱樂部毒品」利潤豐厚,黑幫透過毒品控制女性賣淫,並透過她們販毒,甚至用來迷姦。黑幫也藉由毒品吸收中輟生,官僚的統計將中輟生排除,讓校園看起來「沒有人」吸毒,只不過讓政客能達到幸福城市的評比。

一些工人階級和貧民使用精神藥品來應付疾病和疲勞繼續上工,然後因此被排除在合法工作機會之外,轉而透過販賣毒品和地下經濟來謀生。

蘇貞昌說毒品是萬惡之源,賴清德也說表示應加重毒品刑責。但眾所周知,藍綠兩黨均和黑幫勢力勾結,作為競選工具,而不少政商權貴也依賴黑幫作非法行為,例如迫遷和洗黑錢。所以,親資政府的「向毒品宣戰」既沒有觸及黑幫操控下的大型毒品網絡,毒品交易被逮的往往不是源頭,而下層的車手;也沒有解決推動窮人吸毒、販毒的貧窮和社會服務短缺問題。因此無助將毒品連根拔除。

社會主義者要求將吸毒除罪化,釋放所有吸毒者、少量藏毒者以及非犯暴力罪行的小毒犯。政府應提供完善的戒毒中心,真正要消滅的是背後的藥頭和毒品網路。警隊應該受到社區和工會的民主控制,由民選代表監督執法,確保不會形成庇護罪犯集團的國家機器。毒品問題源於貧窮和壓迫,因此需要為青年與失業者提供生活工資和就業職位、公共住房和醫療。毒品是資本主義社會的麻醉劑,而黑幫則是資本主義運作的潤滑劑,消滅毒品就要消滅資本主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