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核勢力鋪天蓋地襲來 反核運動將何去何從?

洪守裕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及海嘯,導致三個機組爐心熔毀、輻射外洩。過去福島核災的慘況曾經引發台灣大規模的反核運動,高峰期於2013年更是達到十二萬人參與。但是到了2016年跌至七千人、甚至去年只有兩千人。今日,核四重啟被重新提出且得到支持,原因在於民進黨政府所提出的綠能政策在市場化方案的局限下,無法快速且大力發展,使擁核派得以藉此煽動缺電與空汙恐慌!

擁核大將-台灣資本家

從近五年能源配比能發現,逐步下降的核能占比並不是由再生能源取代,而是燃煤、燃氣發電。這使得擁核派得以在此基礎上大作文章,一方面誇大核能發電對於解決空氣污染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喊出缺電的口號拉攏群眾。近十年用電量的確有增長,但相較於民生用電24.6%的成長,工業用電增長46.7%更為顯著。

中美衝突下,為吸引台商、外資投資,缺電輿論更是被親資媒體誇大宣傳。工商大佬們總向經濟部要求要有廉價穩定的供電、美商會擔心缺電直言要保留核電。更多與更穩定的利潤,是它們高調主張重啟核四的理由。至於核廢料呢?他們把爛攤子丟給了台灣人民。

全世界仍沒有一個最終處置高階核廢料的妥善方式,儘管擁核方認為可先乾式儲存、後為最終處置場尋址。但在資本主義下的選址、施工,犧牲的將會是基層人民。去年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也指出,核四廠房位於不安全的斷層上,地震來臨時將造成廠房損害。

眾多科學事實皆已證明核四的危險性,但擁核派資本家仍不顧一切的將人民推向災難邊緣!台灣蘊有豐富的地熱資源(33,640MW相當於約24座核電廠),可替代核能作為基載電力。但政府始終不願大舉發展地熱發電技術,使台灣落後了地熱發展先進的國家30年。目前只弄了一個清水地熱觀光發電,資金僅投入2.3億元,相較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近九千億的預算來說相當微薄。

再生能源發展緩慢是政治因素。政府不願投入大筆資金對再生能源進行研發、建設,只願在極為有限的市場方案中尋求綠能發展。像是推出的保證躉(ㄉㄨㄣˇ)購政策20年內平均為3.57元/度,這對於仍需投入大量研發資金的地熱發電來說可謂毫無誘因。同樣,著有「準基載」之稱的離岸風電發展,近年也面臨著同樣的挑戰。政府「資金欠缺」下,希望轉嫁私人銀行提供融資。但私人銀行及投資者會顧及利潤回報會隨著能源政策有變,而減少投入資金建設風電的意願。可見,依靠利潤至上的資本主義制度,綠能發展只會繼續慢如牛步!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將參與4月27日的反核大遊行,並提出「反核廢運動,不依靠民進黨要靠群眾鬥爭,爭取能源民主公有」蔡英文及賴清德為了收割反核民眾的選票,將會參加當天遊行。然而,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必須指出,民進黨並非真正可依靠的反核力量。去年蔡英文也將原本停機的核二廠2號機重啟。如今反核運動不能依靠這些親資政客,需要獨立的群眾鬥爭。

突破反核公投運動的侷限

能源問題就是階級問題,唯有能源部門民主公有制才能解決當下的問題,反核方提出用公民投票進行對抗是不夠的。真誠追求能源民主化的青年和工人,必須建設群眾組織展開宣傳並向政府施壓,要求大幅建設公有綠能,以及挑戰藍綠兩黨的親資政策,正面迎擊擁核運動與工商業資產階級的輿論戰爭。這樣才能爭取公投的勝利,才能推動用綠能取代核能與火力發電的願景!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只有將社會財富與各產業部門交由工人階級民主控管,才能大幅發展綠能建設,並創造綠色就業。為此,我們需要建設一個左翼工人黨,挑戰壟斷社會財富的政商權貴,要求課徵富人稅以大規模投資潔淨能源,及至落實民主公有制來改造整個污染地球的生產方式!才能讓能源生產服務於所有人體面生活的需要與環境永續,而非資產階級對於利潤的追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