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將帶來氣候末日

社會主義的民主計劃是解決生態崩潰的唯一辦法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2018年8月20日, 15歲的瑞典女中學生通貝里(Greta Thunberg)開始罷課行動,她決定不再上學,直至9月9日全國大選結束,來抗議瑞典和全世界的政客沒有認真去解決氣候變化的問題,犧牲了她這一代和之後的人的未來。

去年,因著氣候變化影響,瑞典迎來了有史以來最炎熱的夏天,並且出現多宗嚴重山火。

Thunberg在選舉過後繼續在每周五罷課抗爭,她的行動開始受到國際上年青人的關注,後來世界各地的中學生紛紛響應,並掀起了全球多國的反氣候變化罷課運動。

11月30日,澳洲的中學生率先發動全國大罷課,超過1萬5千名學生參與。學生罷課和抗議亦見於比利時、加拿大、荷蘭、德國、愛爾蘭、瑞士、英國、美國、哥倫比亞、烏干達等國超過270個城市,有超過十萬學生參與。

現在,國際間的學生正在進行串聯,並計劃在3月15日發動全球大罷課。我們的中學生和年青人面對整個地球的共同危機,開始起義了。

氣候變化 所為何事?

因為不斷增加的碳排放,導致溫室效應,全球平均氣溫自從人類工業革命時代以來至今已經累積上升了攝氏1度,並給人類帶來災難。這個升溫趨勢在未來將會繼續。

由於海洋氣溫的上升,導致風暴越來越嚴重和頻繁。去年九月吹襲東亞的超強颱風山竹與吹襲北美的颶風佛羅倫斯都造成巨大破壞,兩個風暴吹襲的同時全球還有另外五個風暴形成,在衛星影像可以看到「七星連珠」的罕有現象。十月,更有吹襲伊比利亞半島的颶風萊斯利,這是自1842年來第二次有熱帶風暴吹襲歐洲,上一次是2005年。

兩極冰川融化導致海水上升,亦會增加沿岸低窪地區洪水的風險,並將會有更多社區將會被迫遷或流離失所。例如2018年夏季中國山東、印度東北部、菲律賓馬尼拉、法國西南部等地區的嚴重洪災。

氣候變化會對世界各地帶來更多極端天氣:風災、水災、旱災等。各地本來已經脆弱的生態會再受到破壞,繼而影響農業及食水供應。聯合國氣候大會預計,到2025年時,將有65%的非洲人面臨水資源不足或缺乏乾淨水可用,儘管非洲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比其他洲要低。為了爭奪這些匱乏資源,非洲、東南亞、南亞等更常發生極端天氣且經濟較落後地區更有可能爆發戰爭或者族群衝突。這一切首當其衝會付上代價的,必定是世界各地的工人階級和窮人。

資本主義下的解決方案?

聯合國在1988年成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嘗試協調各國實現全球性的減排目標。

各資本主義國家在1997年簽訂《京都議定書》,目標是要在2010年時,讓全球碳排放量比1990年時減少5.2%。不過,美國、加拿大先後退出條約,大多數其他工業化國家也沒有認真落實議定書的目標。

此外,隨著發達國家的企業紛紛將生產線遷移到發展中國家,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工業化使得全球碳排放量在2000年後以更急速的速度增加。《京都議定書》正式破產。

到2015年,全球197個國家在法國巴黎簽署了新的減排條約《巴黎協議》。根據協議,各國將自行訂立減排目標,目的是要讓全球暖化的溫度控制到攝氏1.5到2度之間(現已經是+1度)。

但問題來了。首先,各國所訂立的減排目標都是自願性質的,但也就是說《巴黎協議》根本沒有機制監督各國實現有效的目標,比起《京都議定書》更沒有約束力。

過去30年,我們見證了各資本主義列強為了國內有產者的利益而多番背叛自己的減排承諾,這次各國又能否真的能夠兌現目標承諾,十分令人懷疑。到目前為止,197個簽署國之中,只有16個國家訂立了確實的國家行動計劃來實現減排目標。

就算各國真的兌現了各自的減排承諾,現時把各國的承諾目標全部加起來,氣溫上升都會遠超過IPCC所呼籲的1.5-2度。根據《聯合國環境署》的報告,現時的承諾目標會仍會讓氣溫增加3度。

此外,隨著世界各國極右民粹抬頭,《巴黎協議》更加出現了夭折的危機。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宣布美國將於2020年退出協定。而去年新當選的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亦同樣可能退出協定,以重啟亞馬遜森林的伐木產業。

2018年全球碳排放量創下歷史新高,比去年增加2.7%。幾乎所有國家都有增加的趨勢,中國的排放量增加了4.7%,美國2.5%,印度則是6.3%,顯示《巴黎協議》與資產階級政府間達成的其他氣候協議根本不能夠解決氣候變化。

只有12年時間避免氣候變化的最壞影響

氣候變化所帶來的災害是世界性的。中國現時乃世界第一大碳排放國,至於香港的人均碳排放也是世界第7位。中港台群眾也需要成為全球反氣候變化運動的一部分。

聯合國IPCC在去年11月發表了最新一份報告,指要避免氣候變化的最壞影響,應該要讓氣溫上升控制到1.5度以內。而要做到這點,我們則只剩下12年。

根據報告,《巴黎協議》的2度目標,會讓海洋中全數珊瑚礁滅絕。全球三分一人口會面對熱浪及旱災的威脅。冰川融化會讓海平面上升6米,預計1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兩個泰國)將會消失,今天這些地方居住有的人口超過3.75億人。當中受海水上升影響最嚴重的地區就是人煙稠密的東亞沿岸,包括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香港、高雄、河內、胡志明市、曼谷、仰光、達卡等大城市。

IPCC的報告指出要將升溫控制在1.5度,則必須要在2030年之前,也就是12年內將碳污染減少45%。我們需要比現時至少增加5倍對低碳科技的投資,而再生能源的使用率要比現在增加14倍。另外,還包括以綠色的低碳公共運輸系統取代私家車、大量植樹來吸收二氧化碳、整頓現時的畜牧業並大幅減低肉食生產並以豆類及菜蔬取代等。

實現以上所有的可能性有嗎?倫敦帝國學院教授Jim Skea表示:「我們已經展示了在物理及化學定律下這是能夠做得到的。最後只差的是政治意志。」這個「政治意志」其實就是政治制度。全球資本主義國家對於這份新報告視若無睹,包括那些自以為是綠色的國家。被視為非常環保的德國政府,正在砍伐樹林來開發煤礦。另一個「環保大國」挪威,亦在推動北海及北極圈的石油勘探。

有些人可能會寄望中國,因為中國是世界上可再生能源的最大生產國。但是資本主義的無序生產導致嚴重的產能過剩,地方政府和國企官僚為了保護既得利益一直阻撓可再生能源技術取代傳統的化石燃料。中國的太陽能電板的產能一度是世界需求的兩倍,雖然中國的碳排放在早幾年因經濟放緩而有所穩定下來,但去年又再次增加4.7%。

自相矛盾的是,這部分原因是中國當局再度興建更多的火力發電站,通過大規模投資和建設來避免經濟崩潰,而沒有全面使用那些可再生能源的科技。由於害怕加劇經濟放緩,習近平政府已經放鬆了之前對高污染行業的限制。

制度問題制度解決

Thunberg在去年於波蘭舉行的聯合國世界氣候變化大會中的演講提到:「如果這個制度內不可能找到解決方案,那或許我們應該改變這個制度本身。」這道出了我們全球現時的資本主義制度不可能解決人類當前氣候變化的重大危機。

資本主義不斷宣傳大眾應該以個人行為減少碳排放。最近,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亦呼籲市民減少吃雞翼來減排。但實際上,自1988年以來全球71%的碳排放是由100家企業所造成的。這些企業相互爭奪市場及利潤,而各國政府則只是代表各自的跨國集團的利益。在這個矛盾下,要短視的跨國財團(尤其是財雄勢大的石油企業)犧牲自己的利潤,去實現有意義的國際性合作和必要的措施去解決氣候變化幾乎是不可能的。

面對人類空前的共同危機,全世界的工人階級應該將政治權力從資本家的國家手中奪取過來,實現資產階級評論人士所說的「政治意志」。據估計要落實IPCC報告中的方案,每年成本大約要9千億美元。要資本家自願承擔起這個成本是不可能的,雖然這個金額只是全球生產總值的2%。在公有制和民主計畫的經濟政策和生產下,我們是可以在不打擊一般大眾的生活水平的同時解決氣候問題。就像金融危機一樣,氣候危機也不是工人和窮人造成的,所以不應該讓工人為氣候危機買單。

部分工人群眾會擔心減排的成本會轉嫁到自己身上,尤其是化石燃料相關產業的工人可能會擔心失業。社會主義者提出向財團徵以重稅,將主要經濟部門公有化,來應付減排政策的所需,同時也用於大幅提升基層群眾的住房、醫療、教育等保障。這需要終結資本主義,代之以社會主義制度,污染產業的工人可以轉到可再生能源產業中工作,並不會削減工資和工作條件。

建立民主社會主義,按照人類需要而非利潤去構建經濟,才是解決氣候變化的唯一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