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威權管教,捍衛兒少民主權利!

李傑米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臺灣以及全世界許多國家,威權式的家庭和學校制度,加上沉重的學業壓力,導致許多青少年長期以來導致憂鬱傾向或自傷、自殺等行為,甚至有許多青少年受到來自家庭內部病態的精神虐待與情感勒索。根據臺灣自殺防治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約有15%~20%的國中青少年出現憂鬱症狀。

父母以權威嚴格控管子女的交友與行動,或在學校裡被僵化、不合理的校規管束懲處、乃至教師對學生的霸凌皆是青少年壓力跟不滿的來源。去年8月,有媒體報導高雄某國中的兩名教師對成績不好的學生體罰和公開羞辱,造成學生出現心理問題和自殺想法,校方雖然知情但也未制止。事件曝光後,兩名教師只是受到申誡,而且其中一人還升遷為學務主任,儘管台灣早已於十餘年前就立法禁止體罰。

北市一所高中甚至是像牧羊一般控制學生午休時間的自由,採用吹哨的方式強迫學生必須回到教室,以及不斷提起所謂「班級榮譽」來強制個人參加不擅長的比賽項目,導致部分青少年的學習自信受損。

校園民主

該校學生的民主權利也受到打壓,學生自治會議以不民主的方式進行討論投票,時常淪為主任教師的一言堂,不少提案最後不了了之。本校同學曾表示這猶如十八世紀法國的三級會議,對此感到十分不信任。父母和教師對青少年的威權管教扎根於整個不平等的社會制度。等級制的家庭和學校作為一種制度,被用來訓練一批歸順服從資產階級社會和文化的乖巧梁柱。子女被視作家庭中的私有財產,由父母支配掌握。諸如父母決定子女交友婚配、學職涯規畫等都是此現象的具體表現。

為了讓青少年得到自由、全面的發展,需要在學校和社區裡將青少年組織起來,挑戰威權管教。也需要將教育全面公有化,讓學生民主地參加學校管理(包括參與制定課程和監督教學),並且將投票年齡降到16歲。同時我們呼籲建立一個群眾性的工人政黨來領導學生與民主運動,反抗威權管教所賴以存在的不平等的資本主義制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